独立三团狙击战

激动争吵

激动争吵

等大家到了安全的地方。阿福下车,对猴子说:“先回去,我去接应程落。”

猴子也跟着跳下车:“我也得去啊!”

“不用去了,我……呼呼……我回……回来了……”有人跑进,气喘吁吁地拉住阿福的斗篷。

大家一同看去,看见程落吐着舌头,喘得厉害。脸上、身上都是血痕。

猴子一脸快哭的样子,心疼地看着程落:“你怎么弄……弄成这样了?”

程落指着阿福:“他……他开得太……快……快,我……跑不动……动……了”

阿福左右看了看,没有鬼子跟来。阿福动了动嘴角,没有理会程落:“上车。”

回团部的路上,大家安静得很。猴子也安静得很:

回去了,不得不面对很多问题。雷爷现在想必很为难吧。上官大嫂一定会为难雷爷吧,不,不是雷爷,应该叫哥!只是叫了这么十几年的雷爷,突然叫哥,很不习惯。不过,猴子很高兴。每次叫这一声“哥”,他都兴奋得很。

猴子偷偷地看看有些狼狈不堪的程落。其实,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何况跟着雷爷出生入死那么多年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。只是刚刚……刚刚才和自己的亲妹妹团聚。这会儿真的对人世有着很深的眷恋。自己是真的,真的很想活着,为这个失散多年的妹妹,活着。还清这些年,自己欠她的。

团部办公室里。

雷子枫,上官于飞,石敢当,玲珑等人已经坐了一夜。

雷子枫一直低着头不说话。一动不动,就像个雕塑一般。

“嘿~~我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?”石敢当看着大家,就他的脾气,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,“这都坐了一夜了,你们倒是说个话呀!团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雷子枫抬头看看上官于飞,上官于飞一直看着他,询问的神情。

门被推开了。

“我来说吧。”猴子走进来。脸上少有的毫无表情。只是眼神,小心地看看雷子枫,雷子枫背对着他们坐着。

“当是……当时我不想死,弄了块儿牛皮,在里面装了些猪血,又弄了几块铁板塞在衣服里。所……所以雷爷那一枪没打死我!”

“不是这样的。血袋是我弄出来的,铁片儿也是我找的”雷子枫站起来,“猴子是我亲弟弟,我不会让他死!”

猴子看着雷子枫,眼里尽是泪水,颤抖地喊:“哥……”

阿福站在猴子身侧,一直将枪拿在手里,似乎谁要敢轻举妄动,他定不会姑息。

“子枫,你这是违反纪律!”上官于飞忧心地说。

“什么纪律?”雷子枫打断上官于飞,“我是跟老刘约定,进入团城之后,我跟他兵合一处!但是现在老刘扔下一切走了,没有人来跟我履行这个承诺!我不是八路,八路的纪律关我什么事?”

“你……”听了雷子枫的话,上官于飞气急败坏,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程悦博关上门,从后面走上来:“大家别激动,先听我说。我们暂且不管猴子有没有犯错。但我要先跟大家说一个事情。鬼子还驻在团城的时候,林康伯为鬼子做了不少事情。而且他那个蒋秘书,是敌军特务——狄野惠子。林康伯就是受了荻野惠子的挑拨,不断的和我们作对。”

“但是政委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猴子的确害死了那林家小姐。”石敢当插嘴道。

程落实在是看不顺眼石敢当:“为了给汉奸一个交代,要亲手杀了我们的英雄。这是什么道理?”

“猴子害死的,是一个平民百姓,又不是汉奸。”不知道石敢当是就事论事,还是故意找茬,不停地跟程落抬杠。

“那猴子救的人呢?”阿福眼神冷酷的盯着石敢当。

石敢当无奈又委屈地看着阿福:“师父,我说的是事实啊!”

“今天谁要敢动猴子,就是跟我作对!”雷子枫露出一脸痞子样,右手紧紧握住绑在裤子上的长鞭。等雷子枫说完话,程落也拔出枪来,站到猴子的另一边儿,与阿福背对背:“雷子枫,我加入你!”

程悦博一拍桌子:“落落,把枪放下。你们统统给我住手!侯春来已经上过刑场,执行过枪决。现在谁说要对猴子怎么样了?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办公室里瞬间地安静。程悦博继续说道:“这件事情告一段落,谁也别提了!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没时间在这瞎扯。大家都累了,统统回去休息!”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激动争吵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