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恋人交心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“三、二、一!阿福,时间到了啊!”猴子一声一声地数着,上蹿下跳的,生怕阿福把这事儿给忘了。

阿福看看猴子,又看看程落:“好,过关!”

阿福双手环于胸前,右手拇指指腹轻轻擦着下嘴唇:好吧,他的确有点儿佩服程落的耐力,那会儿石头学枪的时候,练了三五天,都还很难坚持。这程落在这站了三个钟头,几乎可以说是纹丝不动。

然而,程落没有动。猴子跑过去:“妹子,时间到了!”

这一看不要紧,却把猴子惊得不小。他家妹子居然……居然抬着枪,睡着了!

阿福也走过去,顿时无语。

“啊?啊!”程落从梦中惊醒,看着阿福和猴子,眼神奇异地看着她,“怎么?时间到了?”

猴子还没从吃惊的劲儿上缓过来,张大嘴巴地点点头。

程落被猴子逗笑了,继而又转头对着阿福,摆出一张胜利的笑脸。

最近,雷子枫都刻苦得很。整天地在办公室里研究地图和作战计划。

上官于飞进来了,给他倒了杯水:“子枫,不要太辛苦了。你最近总是不眠不休,在办公室里工作,到时候没精力,你怎么带大家去应付以后的事情。”

雷子枫不说话。从猴子的事情过后,雷子枫就一直和上官于飞赌气。

“子枫!”

雷子枫转过身体,背对着上官于飞。

“子枫!”

“别管我!”雷子枫大吼一声,委屈得很,“我带下山的兄弟,几乎通通战死,你们到现在,还要为难猴子!”

上官于飞心痛地看着雷子枫:“我不是……我不是想为难猴子。只是,只是当时政委,石头他们都在,你也知道石头那个人,什么都藏不住。万一不小心说出去,你怎么办?猴子怎么办?”

雷子枫转过头看着上官于飞。

“虽然现在知道猴子活着的人更多,但毕竟猴子戴罪立功,也没人敢说什么。”上官于飞继续说道,“我也不是想要为难猴子,但是我当时不那么做,以后根本没有帮猴子说话的余地。我要怎么帮你保住猴子?”

“我……”雷子枫顿时哑口无言。

上官于飞有些委屈,泪水汪在眼眶里,继续解释:“是,我知道你不容易相信。我那么做,理所应当。但是,经历过那么多事情,我也会改变。你为我牺牲那么多,我不是根木头,我不是……不是不会感到。”

雷子枫走上去拥住上官于飞:“我信,我当然信你!”

“子枫……”

“上官,我只有你,猴子和阿福了。无论如何,你们都要好好的,一定不能比我先死!”

上官于飞捂着雷子枫的嘴巴:“乌鸦嘴!我们都要好好活着,活到胜利的那一天!”

雷子枫笑起来,像个小孩儿似的:“上官,等我们把鬼子赶出去以后,我们就走,好吗?我们回狐牙峰去,不当土匪,我们学古人,在那里隐居,好嘛?”

上官于飞看着雷子枫殷切又期盼的眼神,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心里有顾忌。你不用急着回答我。”雷子枫笑笑,没有追问,“我等你,我等你想清楚以后,再回答我。”

上官于飞点点头,看着雷子枫:“我一定会好好考虑。”

“雷爷!阿福答应教落落狙击……”猴子推开门,闯进来。正巧看到雷子枫抱着上官于飞。一看,赶快蹦了出去。

猴子到这会儿,还管雷子枫一会儿叫哥,一会儿叫雷爷。

雷子枫和上官于飞分开,上官于飞拉了拉自己的衣服: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雷子枫点点头,上官于飞走出去。在门口遇到猴子,猴子还想开句玩笑。

“猴子,进来。”雷子枫恰到好处地叫了一声。

“雷爷,哥、哥!”猴子说话急,经常出口才发现自己说得是什么,赶快用自己的五齿钉耙抓抓自己的嘴巴,又挠挠脸。

“好啦好啦,叫不惯那还是叫雷爷吧,”雷子枫看着猴子的样子,觉得好笑得很,拍着猴子的肩膀,“反正你是我弟弟,叫什么无所谓!”

“嘿嘿,雷爷。”猴子听着雷子枫的话,开心得很。

“你找我干嘛?”

猴子想到他来的目的,又笑起来:“嘿,我那妹子,多、多厉害呀,她抬着枪、枪都睡着了,然后坚持了三个小、小时,阿福最后还是答、答应教她狙击了。雷爷,你说落落有没有天赋啊?”

雷子枫看着猴子高兴的那副样子,也打心底儿为他高兴:“有!咱家猴子那么聪明,妹妹肯定不差。”

这家伙,自从阿福出事以后,就一直没笑过,直到遇到他这个妹妹。猴子确实重感情得很,那么多年没见面儿。两兄妹才相认没几天,感情居然能那么好。

雷子枫笑着,无奈地摇摇头:他那个妹子,干什么都是好的!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