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猴子受伤

独立三团狙击战 猴子受伤

猴子把枪挂了一身,指着那几座大炮:“这个要、这也要!都要,统统都要。=金==榜=”

程落一掌拍在自己脸上,真想把自己给拍死算了。程落将装炮弹推进战壕,又回来拖猴子:“把迫击炮,枪和子弹拿上,先走!”

四个人推着七个箱子,艰难地在战壕里前行。才走过大概一成的路,刚刚的阵地上,便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响起了枪声。猴子惊讶地睁大眼睛,吐了吐舌头,不好意思地看着程落。刚要开口说话,程落便竖起指头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猴子点点头,却不安分地抬起头,想看看鬼子有多少兵力。程落被猴子的动作吓得,一把将他的头按下了。导致猴子以一个撅着屁股的姿势站着。

“呃啊……”猴子突然叫一声。

“哥……哥……你怎么了?”

猴子微颤颤地抬起头来,脸都皱到一个点儿上,压低声音愤恨道:“奶、奶、的小鬼子,居然敢打你猴爷爷我的屁股,哎哟喂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张有信口渴的很,正想咽口口水,听猴子这么一说,呛得直咳嗽。金榜小说

“咳什么咳啊!小心我回去收拾你!”猴子捂着屁股,瞪了张有信一眼。

韩城本来笑着的,但张有信被猴子这么一吼,努力憋回去,变成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。

猴子看程落没笑,很是安慰地说:“还是妹妹好,妹妹心疼哥。”

“哥……”程落很为难地看着猴子,“我快憋出……内伤了……”

因为鬼子援兵的来到和猴子受伤,撤退的工作进行得异常困难。程落不忍让屁股受伤的猴子再继续爬行,非让猴子趴在箱子上,拖着走。{金}{榜}

又听见了枪声,雷子枫迅速召集人马。又接了一根电线过来,站在照明灯后面,雷子枫估计了一下时间。

“他们应该撤退了!”阿福张口,肯定了他的想法。

探照灯打开,鬼子来的援军,被灯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。

雷子枫皱眉:这是什么打法?之前只来炮兵,全都是步兵?

“雷爷,他们在那里!”阿福给雷子枫指了指,雷子枫沿着阿福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他的眼里没有阿福的好,隐约看到四个人影。

阿福颦眉,心下有些慌:“猴子好像受伤了!”

雷子枫赶快拿出望远镜,猴子身上的确有血迹,还是躺着箱子上,被韩城和程落拖着走的,雷子枫紧张起来,怒道:“妈、的,把来的小鬼子给我全部毙了,一个不留!”

又一场激战开始了!

战火在第二天清晨时,停歇下来。鬼子的步兵拖着猴子他们剩下的六座大炮和几箱炮弹逃跑了。猴子他们经历一夜,也穿越火线。都瘫倒在城门口。

雷子枫下令休整,自己却带着阿福跑出城去。刚打开城门儿,就看见猴子活灵活现地蹦到他眼前。三兄弟相视,无语凝咽。

“猴子,受伤没?”想到作夜看到的情况,阿福问起来。

猴子好像也突然想起来,捂着屁股跳起来:“奶、奶、的,那些个龟孙子,把我的屁股打烂了。”

雷子枫大悲大喜过后,无奈地看着活蹦乱跳的猴子,哭笑不得。

“雷爷,挺能跳,没事儿!”阿福看猴子那副样子,忍不住想抬杠。

“你、你让我打一下儿试试!”猴子哭丧着脸,正巧看见在城里忙碌的玲珑,便一瘸一拐的走进去,“玲珑,玲珑,哥受伤了。”

程落本来瘫坐在地上,看见雷子枫和阿福出来,扶着墙站起来,指指身边的一堆枪械:“战利……品。我先去睡一下。”

程落步履艰难地走进城,进过阿福身边的时候,苦哈哈地抬头:“那阿福……不是,福老师,今天什么时候练枪啊?”

阿福嘴角抽了一下,因为那声“福老师”,还有程落这以退为进的偷懒方式。又看看瘫成烂泥的张有信和韩城,大发慈悲:“睡醒来找我!”

程落走进城,一路捏着鼻梁。她不是闻不得这股血腥味,只是,看着这样惨烈的场面,鼻子酸得很。捏鼻梁,是她很久以前就养成的习惯,她只是不想哭,因为哭就是认输,眼泪会影响士气,打击勇气。

[叁打不六点E3更G好H看K点康母:独立三团狙击战最新首发就在三打不溜点E3更G好H看K点康亩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