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制作伤药

制作伤药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团城医院乱成一片,所有的休班医生都匆匆赶回医院。护士忙里忙外,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。

雷子枫和阿福,带着一部分没有受伤的战士们守在医院里,忙忙碌碌地帮忙。玲珑指挥着几个战士,帮着一些伤势较轻的战士,清洗伤口,上药包扎。

“团长,药不够了”用完最后的一点药,玲珑找到雷子枫,一脸难受,“医院里的药物也不足,得留着给伤势较重的同志。我们的药,已经用完了。”

阿福想起程落曾经给过他一瓶伤药。以防万一,他就一直带着,有备无患。从怀里掏出药瓶:“雷爷,这儿有点儿药,先用着。”

雷子枫点头,将药递给玲珑:“玲珑,省着点儿用,其他的我再想办法。”又想起进了手术室的猴子,嘱咐一句,“看着猴子!阿福,我们走。”

雷子枫和阿福先回到团部。当时夺回团城的时候,直接利用鬼子原来的指挥部做团部,之前他们曾经送药进来,雷子枫抱着侥幸心理,希望还能在团部找到点儿药品。

然而,整个团部能存放东西的地方,都被雷子枫、阿福翻了个底朝天儿,只是找到了几小盒盘尼西林,雷子枫叹口气,气得很。

只是他是气自己,气自己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做不了,团里那么多弟兄伤成这样,自己连药都拿不出来:“我们先把药拿过去吧。”

走到团部大院儿里,却听到医务室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。阿福迅速将背着的枪换到手里,和雷子枫交换一个眼神。雷子枫也拿好枪,微微点头。

两人一齐靠近医务室,分别贴靠在门两边儿的墙上。再交换一次眼神,雷子枫指指门,阿福点头,雷子枫快速转身,一脚踢开医务室的门,枪已经对准屋子里的人。

阿福侧身,上膛。

程落茫然地抬起头看着被踢开的门。医务室里光线太暗,雷子枫和阿福又是逆光而立,程落就只能看见两个剪影,不过从衣着打扮上,还是能认出来人。

“程落?你在这儿干什么?”雷子枫危险的眯起眼睛,有时候程落的行为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早上在城门口,这个中央情报调查员竟然用手捂住鼻子!这一个早上,医院里面一直在谈论这件事儿。她难得不知道,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?而且,没受伤的人,几乎全部在帮忙,她却说她要回来睡觉,要不是她是猴子的妹妹,雷子枫真想立刻把她撵出去!而且,对于猴子这个妹妹,雷子枫在这一刻,很是怀疑!

阿福微微转动枪口,没有对准程落,却易攻易守。他也觉得程落是个古怪得很的人:她听到猴子死讯的时候,比自己都冷静。后来,又想杀雷爷。然后胡闹跑去官县侦查,却从那被鬼子围得想铁桶似的官县安全逃脱。猴子和她大伯去青城执行任务,那么危险的情况,她居然完全不担心,呼呼大睡。而这一次,团里死伤惨重,她却无所谓得很,竟然说她要回来睡觉?然后呢,又在医务室里面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她到底想做什么?

“呼先把门关起来。”程落眼睛酸得很,见到光线异常难受。凭一个情报员的敏感,她知道她不被信任。

雷子枫抬脚往后一划,把门关上。阿福很默契地打开灯。灯下,玲珑平时采回来的草药四处摊放着,程落拿着铜冲子和研钵在捣药,程落没看雷子枫和阿福,只是解释道:“我估计药不够用,原来和大伯学过一点儿东西,就找了些可以治外伤的草药,先配些药出来。”又扔过去几个瓶瓶罐罐儿,“这些是大伯带来的伤药,很好用。”

药捣得差不多了,程落将药倒在一大块白布上,将药汁拧到一个瓷缸里,又将药在另一缸水里泡了泡,两缸水混在大缸里,又把所有的棉球儿统统扔进去,用手混合一下,递给雷子枫:“给玲珑的。”

那个被染得绿茵茵的药包,被她泡在另一个缸里,瓷缸放在一个小火炉上烤着。老半天不见雷子枫拿药,程落自嘲地轻笑,想了想,又把药递给阿福:“我救过你,我不会拿药害人。”

程落并不是想提醒阿福,她是他的救命恩人。但是现在那么多同志还在医院等着药救命。她承认她的做法让人没法相信,如果是她,遇到这样的事情,她也很难相信。不过现在不是怀疑的时候,她也不想解释。

阿福抿嘴,甚至希望当时自己死掉来得干脆!然而阿福一向冷静异于常人,一瞬间的怒火之后,仔细思考一下:程落的行为虽然匪夷所思,但就单看她在青城引敌救人的时候,却毫不含糊,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。阿福选择先相信她,接过那缸药棉:“雷爷,医院的事要紧。”

“你看着她,我去送药!”雷子枫接过药,瞪了程落一眼,离开。

阿福将枪放在身旁,倚在墙边。程落瘪嘴,去看放在炉子上的药汁,用勺舀起一点儿闻了闻,坐在旁边儿等了一会儿,又舀起药汁闻了闻,赶忙将药汁端下来。却烫得双手拉着耳朵直跳。阿福看着程落这副样子,嘴角竟然在这种尴尬紧张的气氛里面,微微上扬。连自己都没发觉。

“上次给你的绷带还有没有?”程落转头问阿福。

“给玲珑了,你看看柜子里有没有。”阿福回想,玲珑一向把这些东西收在柜子里。

程落嘴巴一歪,她早就找过了,什么都没有。眼瞥到身前的两张病床,伸手掀起被单,“哗哗哗”将被单撕成条状,从水壶里取水,倒进锅里。又将被撕破的被单扔进去煮。

阿福看着程落的动作,知道她要干什么,便动手帮忙。

锅里的水本来就烫,很快滚了起来。程落想下手捞布条,被阿福制止了,阿福瞅她一眼:“别找借口偷懒不练枪!”

阿福从院子里找来两根儿比较干净的木棍,在滚烫的水里涮洗一下,将布条一条条捞起来:“放哪儿?”

程落把那罐子药汁抬过来,接着阿福捞起的布条。

推荐小说

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,希望您能喜欢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