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众人误解

众人误解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雷子枫带来的药,解了玲珑的燃眉之急。玲珑看到那几个形状特别的瓶子,想起程悦博当时给程落止血那一幕。程悦博用药很少,止血却很快。依葫芦画瓢,对每个伤员用量都不太多,一是为了节省药物,再一个原因,是因为这药的效果的确很好。

药棉浸了药汁,绿油油的。雷子枫看着这些药棉都觉得不舒服。玲珑拿起一颗药棉闻了闻,却赞不绝口,雷子枫无奈地颦眉看着玲珑,难得刚才真的误会程落了?或许是因为今天早上程落捂鼻子的那模样,把自己给气到了吧。雷子枫暗暗批评自己,还是很冲动,这种时候,居然还想着借题发挥。如果上官在,一定会提醒自己要冷静。

阿福和程落带着那罐子药赶来,阿福率先走进去。阿福知道雷子枫担心上官于飞那边儿,上官于飞带着一个班的战士在收拾战场,万一小鬼子再敢来袭

“雷爷,我们来帮忙,你去看看上官那边儿吧。”

雷子枫看看阿福和端着药罐的程落,点点头。

程落看了一眼,右边儿走廊里面儿,两个小战士在处理,便径自走过去。在一个蜷在走廊入口的伤员旁边儿蹲下,开始做事:“你忍一忍!”

程落抽出靴子里的匕首,划开伤员手臂上的衣服——这个战士是被炸伤的,衣服黏在伤口上,根本没法儿褪去。程落从药罐里扯出一块布条,拧干些,轻轻擦拭伤口。然后拿出另一块布条,拧干包扎。

阿福蹲在程落旁边,学着程落给其他的战士处理伤口。只是片刻功夫,就上手了。程落对他笑笑:“学得很快!”

两人尽快处理战士们的伤。约莫后边儿走廊上,还有三分之一的伤员还没包扎,程落加快手上的动作,却也小心,只是布条快不够了,只能一块布条扯成几块,当做药棉清理伤口。

又包扎好一个,阿福和程落又挪挪位子。

程落刚蹲下,却被面前的一个老兵一脚踢开。几乎要摔倒,被阿福扶住。

“老子才不要你这臭丫头帮忙呢,你不是怕血吗?你来干什么?作秀啊!滚,老子才不吃你这套!”老兵扯开嗓子地吼,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过来。

程落站稳,挣开阿福扶着她肩膀的双手。低着头,一句话不说。

“怎么啦?心虚了?哼!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,怕血你滚回家呆着去!看看人家玲珑,炮弹打着都要去救人!你呢?才来就惹了团长!我告诉你,是团长脾气好不跟你计较!反正老子看不惯你,平时疯疯癫癫的,一到打仗就躲得人都找不到!什么东西!”

老兵话音一落,整个团城医院的走廊都一片沸腾,大家都开始议论程落。

“是啊,昨天晚上就没看见她!”

“今天早上她往我旁边儿走过,我看到她捏着鼻子了!”

程落低着头,深吸一口气,退了一步,跟旁边的阿福说:“你先帮他包扎吧。”

阿福看了程落一眼,走到老兵面前:“大叔,我先给您包扎一下。”

阿福在团里虽然没有担任什么要职,但他那点儿枪法,可是人人敬佩得很。老兵看是阿福,倒也不多说什么,坐下来让阿福给他包扎。

程落没有停下,继续给下一个战士包扎。程落很奇怪,刚刚那么大的动静,现在这个战士居然没有刁难,安静地让她包扎。等包扎完了,她才抬起头来,却看见韩城:“韩城?你这伤是”

“取探照灯的时候,踩着的椅子腿儿断了,摔下来被压到,没事儿!很丢人啊!”韩城不好意思地笑笑。其实昨晚和程落并肩作战,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勇敢,但是医院里那么多同志都怨程落得很,他一个人也解释不了什么。

“呵,小心一点儿,别沾了水。”

阿福给那个老兵包扎好,去帮其他伤员包扎。老兵转头却看到程落在和韩城说话,怒道:“死丫头,滚出去!别在这假惺惺的!”

“就是!滚出去!”

“滚!老子才不要你包的呢!”最前头的伤员,将手臂上之前程落包好的布条一把扯掉,砸在程落头上。

程落转身,看着那个战士因为扯掉了布条,手臂鲜血淋漓,又一脸痛苦的样子。实在是无奈:“手是你自己的,是要保家卫国的手。要是为了骂我,废在我这种人身上,划得来吗?”

又重新拿出一块儿布条,给伤员包上。这一会儿,这伤员也不闹了,走廊上的声音,也渐渐小了。

程落不再给其他人包扎,而是在一旁协助阿福,递上布条和匕首,时而接着阿福手上的工具,偶尔给阿福提示一下包扎的技巧。

包扎了百来个人,到最后,阿福也可谓称得上是娴熟,动作极快,下手的力道也控制的很好,不轻不重,包扎的时候也很注意包扎的松弛,既不能太松,它会掉下来,也不能太紧,导致血流不畅。

推荐小说

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,希望您能喜欢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