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危险快撤

危险,快撤

冬夜霜重。

青城外的几群黑影,行动悄然无声。大家有序的跑动,找地方藏身,掩护。

石敢当、温国宏都选了制高点作为狙击点。郑凡选择的狙击点,正对城门,易于狙击两边儿炮楼上的机枪手和狙击手。地方微低,虽然不是绝佳的狙击地点,却左右逢源。

阿福选的位置有些怪,位置几乎偏低,却有一片树林做掩饰,方便移动、掩护、撤退。

但毕竟青城东面儿一马平川,是个完全不适合打狙击的地方。

阿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虽然他说不出所以然,但这次任务,总让他觉得很悬,只是他还没发现什么问题,其实这几天他总想找雷爷商量商量,但是出于纪律,他不能说。而且,阿福担心更多的,并不是任务。或许他的不详,是来自于那些事情。阿福知道,一个狙击手在战场上,如果不能保持冷静……

阿福握紧手中的枪,他很乱。脑子很乱,心里也很乱。其实好多次,阿福都想要退出这个任务,只是,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而且团里狙击手本就寥寥无几……

阿福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,只是现在他发现,原来他也很彷徨,当有些事情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,他犹豫得可怕,比任何人都找不到方向。

猴子和谭乐怡抓紧时间休息。天亮以后,他们两个就要进入青城,开始他们的侦查任务。

猴子睡着了还不高兴,天知道他有多希望和程落一起完成任务。只是当他提出来的时候,程落竟然硬邦邦地说了一句:“关心则乱。”

但程落是他亲妹子耶,不关心她还关心谁啊?

第二天清晨,天蒙蒙亮,猴子和谭乐怡装扮成两夫妻,摸进城去。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约定了时间,便分头行动。

由于出发的时候,雷爷勒令猴子,要听从侦查经验丰富同志的安排,即使猴子百般不愿听那个,他觉得和阿福一个脾气的大冰块儿谭乐怡的话。但介于他给雷爷和政委下了军令状,保证完成任务,还是乖乖去调查青城的西南面儿。

猴子记得,上次和政委进青城的时候,就是在城西见到的那些个箱子。猴子先是绕了几圈儿,仔细观察观察鬼子的布防和流哨的动向。又小心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,心里暗念:谁说猴爷爷我没经验的!

慢慢挨近城西,猴子弓腰驼背的样子,让人看起来,有些猥琐。或许是猴子在刻意营造这种感觉,走起路来都越来越有那气质。

终于绕到那个大门前——上次搬出八个大箱子的大门前。猴子站得远远儿的,没有一直盯着,只是偶尔瞥一瞥那个方向。

什么动静都没有,猴子有点儿急。他猜测,鬼子的秘密,肯定就在那大门里边儿,但是他却不能进去,进不去怎么知道里面儿有些什么馅儿呢?

买了个饼子,蹲在街边儿的小台子上吃着,猴子的脑子急速运转。

程落从天亮以后,就坐立不安的。

她担心得很。或许是因为对手是程悦川,那个从她没桌子高,就整天抱着她,教她侦查探秘,行军布防,拳脚枪法的四叔。所以每次跟程悦川对阵,即使只是下盘棋,她都从来没有赢过程悦川。

猴子已经进青城一整个上午了。又经过了上次大闹青城,劫了鬼子的卡车。按理说鬼子绝不可能没有一点儿动静的。但是这几天,鬼子除了攻打过一次团城,就再无动静。程落并不是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,敌人越是安静,总会让程落有些不安。更何况这次对阵的,是程悦川。

谭乐怡在青城东北一片晃悠了好久,其实青城里面,东北片区的守卫并不很森严。什么地方,老百姓都可以自由出入。谭乐怡觉得奇怪得很。正当谭乐怡疑惑的时候,她斜眼看看身旁,只见右边儿那间大院儿,大门没有关紧了。刚刚谭乐怡斜眼看过去的时候,一个穿着带血白大褂的鬼子军官,往门缝晃过去。

谭乐怡整个人瞬间紧绷起来,但是为什么,这里都正常的可怕。依旧是喧闹的大街,没有安静的气氛,更没有任何可怖的嘶吼声。如果这是七、三、一、部、队,为什么这里一切都那么正常?

突然,一个人跑过,撞了谭乐怡一下,又立刻跑开。谭乐怡惊恐地张大眼睛,看着跑走的人。

那个人撞她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:危险,快撤!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