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奇怪邀请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堂本正一看着手里电报文,嘴上挂着阴狠的笑意。又将电报文递给程悦川:“程桑,和你预料的一样,今天上午,皇、军已经发现了青城的东、西、南面有八、路埋伏。我们大部队已经赶过去了,这一次,我要通通消灭他们!”

“堂本将军,话不要说得太满。”程悦川依旧是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,“来打狙击的部队,必然精锐,山本上校确是将才,但是一个脑子,对十几个脑子,我看这一仗,也悬。我不过是想,能吃多少吃多少。一口吃撑了可不好,堂本将军。”

“你是说皇、军都没有脑子嘛!”堂本正一猛地一拍桌子,怒斥道。

程悦川笑笑,没理会。口气却毋庸置疑:“堂本将军,时间到了。你该带我去见她了!”

猴子吃完饼,正想离开。这事儿还是回去和雷爷、政委从长计议。如果这么莽莽撞撞冲进去,到时候什么都查不到,不小心还暴露了外面儿埋伏的人,那落落和阿福他们就危险了。

转过巷口,猴子被一只手抓住。

猴子没太大反映,不着痕迹的抽身出来,拔腿就跑。才迈步,便停了下来。因为他听到两个字:“程落。”

猴子牙咬切齿地转身,身后站着一个面目狡猾的家伙:“跟我来!”

那人把猴子带到巷子深处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那人拍拍手,两个人从墙头跃下,对带猴子进来的人使了个眼色,那人跑出小巷,放哨。

“转告程悦博,下月初一,峡口村见!”

“我妹妹呢?我为什么帮你带话?”猴子瞪着面前的两个人,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“她又没进城,我也没见过她!”其中一人轻蔑地笑笑:“你们的行踪一早就被发现了,现在没那么多时间跟你磨叽,我们送你出城,记住,往东面儿或者北边儿撤,那边儿有林子。鬼子的部队会从南面儿、西面儿过来。”

猴子沉默了,他看看眼前的人,又低头想想,信也不是,不信也不是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们?”

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,我的话已经带到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我老伴儿还在里边儿呢!”猴子本来想叫谭乐怡的大名来着,顿了一下,别扭地说出这么一句。

“她已安全出城!”

猴子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他们,如果信错了,那也就是他一个人出事,如果是真的,那大家都有危险。

出了城,猴子疯了似地是往狙击点跑,他要尽快通知温国宏他们,而且还要小心被人跟踪。如果那两个人说的是真的,那么阿福那边儿应该已经开始准备了,而且他们并没有说,北门那边儿有发现,那么落落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。

之前为了侦查,猴子把身上的信号弹都扔在西城门外的狙击点处。现在只有等到了狙击点,才能发信号弹通知石头他们。

然而,猴子还没撤回狙击点,青城东面儿,已经传来一片枪击声。

“落落,你原来答应过我的事儿……”

“我们现在是在执行任务!”程落呵斥郑凡。

郑凡轻笑:“我只想知道你记不记得?”

程落无奈地叹一声,转过去看着郑凡,刚想说话,却看到东城门上空,出现一颗火光——这是信号弹!

“糟了,东门那边儿出事了!”程落纵身跃起。郑凡一脸抓狂。

“大家准备!去救援!”程落说道,又对郑凡说了一句,“这事儿改天说!”

郑凡点头,和程落一起,带着大家往身后的树林悄声撤退,迅速向东侧靠过去。

温国宏已经带着小队赶去,与阿福一队汇合。

猴子发出信号弹,留在西面儿接应石敢当一行的小队。猴子在想,在青城里让他带话的那两个人,他们让猴子带人往东撤退,但现在,东面儿却早早响起了枪声。

猴子耳朵动了动,一皱眉,趴下。一手贴地,耳朵贴在手上。

猴子一个激灵,跳起来。迅速躲藏起来——那是鬼子汽车的声音,从响声儿看来,鬼子来的人不少。

那两个人,到底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?

还有石头那个愣小子,不知道他们到哪儿了,可别傻愣愣地冲过来。

程落、郑凡的小队进军迅速。只一炷香的功夫便赶来,与阿福、温国宏的两个小队汇合。三个小鬼形成三角夹击之势,将鬼子的两个小队围在中间。程落拔出手枪先毙了面前的两个鬼子。

郑凡和温国宏都出手稳定,一枪都不落空。

在温国宏和程落他们还未赶来的时候,阿福一小队一直处于下风。鬼子逼得太近,阿福根本没办法狙击。然阿福本不擅长近距离作战,现在竟有些措手不及。

阿福抬起手肘,打倒已经攻至面前的一个鬼子。程落看着阿福、谭乐怡一队被鬼子逼得一直后退,拔起靴子里的匕首,左手反握。从手臂上扯下包着飞镖的布袋。只身冲到鬼子堆里。郑凡没有料到程落那么胆大,刚刚打出一枪,差点儿伤到程落。

阿福将枪甩到背上,以拳脚相斗。虽然阿福极少动拳头,但身手还可以称得上灵活。因为其他战士,用的都是手枪,并不受距离。所以攻至跟前的鬼子,都往阿福那边儿扑过去。一对一的时候,阿福应付起来倒还是绰绰有余,只是六七个鬼子一起围过来,阿福渐感吃力。刺刀擦着胸口,割破阿福前襟的衣物。

程落甩出几支飞镖,出手快准狠。放倒了抬刀刺向阿福的三个鬼子。阿福趁机挥拳打倒其他几个鬼子。

“小心!”阿福看到程落身后,一个鬼子悄悄摸过来,枪声在程落身后响起。

说时迟那时快。阿福话音刚落,程落便提前左手,露出手中匕首。起手转身,一刀割下,在她身后放冷枪的鬼子捂着颈子,恐惧地倒下去。

程落突围过去,和阿福背对背站在,摇头轻笑:“你近身战……不行啊。”

阿福没理会她,只是抬手按住腰间,血从指间涌出来。刚才只顾着程落那头,程落倒是转身躲开了那一枪,子弹却打中了阿福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