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误解枪声

误解枪声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第二天一早,程落悄悄溜回房去。猴子正睡得香,倒是没察觉。

程落就奇怪了,这平时有点儿啥,猴子就拉着她问长问短的,昨晚她这大半夜没回来,猴子居然睡得那么香。而猴子是这么回答的:“不想去打扰阿福拜祭老太太,反正狐牙峰安全,又不用担心你们会被野兽吃了。”

纠结,程落这会儿彻底不懂猴子了。

等大家的伤都好得七七八八,便启程回团城去。

雷子枫在团城城头上望了好几天了,这什么消息也没有,该死的老程又不肯告诉他,这次的狙击的计划。让雷子枫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。这猴子也是,是死是活都该来报个平安嘛!对,就是报平安,猴子精得像个猴儿似的,肯定不会有事儿的!

终于,在行动的第六天傍晚,雷子枫终于看到了归来的部队。只是雷子枫这些天还发现了一件事,这老程虽然表面上放心得很,但好几次半夜里偷偷跑出去,可都被雷子枫看得清清楚楚!糟老头子还真是表里不一呢!

程悦博也看到阿福、猴子一行人,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。不过瞥到雷子枫奸笑的表情,又立即收住的脸上的神情,瞪了雷子枫一眼。

“我说老程,还是诚实点儿好,别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。”因为看到猴子他们,雷子枫轻松起来,还跟程悦博开开玩笑,“如果真得道了,我可让弟兄们给你一日三餐都省了。团里人多,该节省点儿。”

“嘿!我说雷子枫,团长要有团长的样子,功臣回来了,你怎么也给弄几只山鸡回来犒劳犒劳吧!”程悦博顶雷子枫一句,不再理会,下城楼去迎接他的小侄女落落去。

猴子和谭乐怡给团里做了工作汇报。

“大伯,你说他是什么时候,知道您已经来了呢?”除了提出疑问,从劫车以后,所有事情都透着诡异。

程悦博皱眉,冥思苦想。

雷子枫站起来:“老程,就劫车一事,我们都能猜的**不离十。如果是我,我很难会那么冷静。也许会跟学长联系,然后攻打青城。但是你不一样,你处事太冷静,是你做事的风格,如果那个人像你说的这么可怕,那应该是劫车之后。”

“那鬼子炮轰团城,又是为什么?”上官于飞疑惑,那场仗来势凶猛,却又能说几乎赢得轻而易举。

“警告!”阿福坐在最外面儿,插了两个字,言简意赅。

“对,他是不想让我们有精力去对付青城!”程落一拍桌子,阿福的话点醒她,“他有意放我,就是为了误导我们的视线,让我们集中精力去对付官县。然而我们大闹青城的时候,劫了那辆车,鬼子的秘密泄露,所以他们攻打团城,是为了削弱我们的力量,让我们没精力顾及青城的事。”

“等等,那我们去青城的时候,他完全有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,他为什么要找人把我送出来,还告诉我鬼子援兵的事儿啊?”猴子提出疑问。

大家又陷入沉思。

程悦博看着大部分人都一脸倦意,打断大家的思绪:“不用猜了,再过三天就是初一,去峡口村看看便知道了。先去休息,养足精神,才有力气面对后面的事儿!”

“大伯,万一是个陷阱”

“龙潭虎穴都该闯闯,这你是你经常说的吗!”程悦博笑笑,打断程落。

谭乐怡等所有人都离开,走到程悦博跟前:“程伯伯,我有事儿要给您汇报。”

“这几天不幸苦啊?还有精神呢?”程悦博拍拍谭乐怡的肩膀,把门关上,谭乐怡既然留到最后,肯定是有什么机密的事情要说,“坐,说吧。”

第二天早上,猴子跑到医务室里找玲珑。

“妹子,来。这是哥在青城的时候看到的,哥想你会喜欢,就给你买了。”猴子从怀里拿出一只钗,钗头上是一颗水滴状的翠红珠子。

玲珑笑着接过来:“谢谢哥。你给程落姐姐买什么了?”

被玲珑这么一问,猴子的表情顿时就变得苦恼的很,抓耳挠腮的:“我我、我倒是想买来着,就、就是不知道她喜欢什么。”

“玲珑,带上看看呗。”突然,门口传来一个声音。

猴子瘪着嘴巴转过身去,程落一脸嬉笑的站在门口:“落、落落,我”

“哥,没事儿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,你别这样。”程落看着猴子满是愧疚的样子,赶快解释解释,“你说我这来团城以后,你就都护着我,给玲珑买个礼物,那理所应当。别搞得好像你妹妹我那么小气!”

玲珑看着程落,突然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来,玲珑,给你带上看看哈!”程落绕到玲珑身后,理了理发丝,将猴子送的钗给插上去。又绕到前面儿来,“挺好看的,哥,你真有眼光!”

“那是,我们玲珑本来就天生丽质,当然好看了。”

这么一夸,玲珑羞得低了下头。

三人正闹得开心,阿福风风火火地走进来。抬起枪就对准程落的脑门:“为什么?你答应保密,为什么要告诉别人?”

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愣住了。程落顿时搞不清楚状况:“我我说什么了?”

“政委亲口告诉我,是你说的!”

程落想了半天,终于知道阿福在质问什么。她赶忙解释:“我没说过,我绝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!”

“阿福,你这是干嘛,把枪收起来!”猴子看着枪口指着程落的脑袋,就慎得慌。

“阿福哥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“闭嘴!”阿福呵道,又对着程落,“只有你跟我知道,难得政委还能陷害你!”

“我没有说过!”程落对阿福的不信任,很是抓狂,双手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紧皱着眉头,恳求地看着阿福,“我回来到现在,还没单独跟我大伯说过一句话,你相信我好吗,我没有说过!而且而且我发给毒誓,就算我不怕自己被天打雷劈,我能不担心我大伯被雷劈吗?”

“”看着程落,阿福稍稍有些动摇。

“什么事儿啊?什么事儿要让落落发毒誓?阿福,你是不、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?”猴子一脸迷惑,随口问出。

但这句话彻底点燃阿福的怒火,阿福牙咬切齿地对程落吐出几个字:“我不相信你!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!”

“呵。”程落几乎有些绝望地笑起来,往前走了一步,拉住阿福的枪,把枪口抵在自己脑门儿上,吼道,“好!你不信,那就开枪啊!开枪啊!”

几乎没有犹豫,右手拉动枪膛,扣动扳机。

推荐小说

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,希望您能喜欢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