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需要筹码

正文 需要筹码

阿福回房。把枪放在身边,躺在**,看着屋顶。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。

??今天一大早,政委就把他叫了去。

??程悦博开门见山:“阿福,出任务前,你答应过我,要是你想起什么,一定会告诉我。”

??阿福隐隐觉得事情不对:“政委,你想问什么?”

??“哦,是这样,听说你已经想起原来的一些事情,我呢,想向你了解一些关于七、三、一、部、队的情况。”

??“政委,我想知道是谁告诉你的?”

??“这个……你不是就只告诉过落落嘛。”政委笑得有些勉强。

??阿福突然坐起来。对,政委说是程落告诉他这些事的时候,那个笑容,确实有问题。而且在院子里,谭乐怡也承认了,那些事情是她说的。但是她怎么会知道呢?

??“阿福,阿福,是我。”

??是雷爷敲门,阿福呼了口气:“雷爷,我睡了。”

??雷子枫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低头叹了叹,走开。

??阿福继续回想:

??他冷静地给程悦博说完他所知道的七、三、一、部、队所有的情况。即使走出办公室的那会儿,他都冷静得很。只是,他看见医务室里的程落时,他就把冷静统统抛掉了。

??要不是猴子,那程落……

??阿福习惯性地去摸枪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摸到枪以后,他的手就一直在抖。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这杆枪在他的手上,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。无论什么时候,运用自如的程度,甚至超过其他人对自己手的掌控。

??但是一想到程落,他的手就开始颤抖。阿福知道,他在后怕。

??阿福看着自己的右手,当时愤怒到做什么都不经大脑,他竟然真的开枪了。如果猴子再慢一点儿……

??虽然如果都是不成立的,但阿福实在不敢再想下去。

??阿福今天用枪对着的这个人,救过他三次。是除了老夫人、雷爷和猴子以外,他难得愿意信任的人。

??猴子,程落是猴子唯一的亲人,猴子肯定怪他。而且今天,还因为他,猴子和程落居然吵架了。

??那一天后,除了工作以外,程落再没跟任何人说过一句闲话。猴子也憋着一肚子气,就是不理程落。好几次程落想给猴子道歉来着,只是看看猴子生气的表情,也就放弃了。

??猴子总以为程落会来哄他,但是却出乎意料的,整整两天,程落一句话没跟他说。

??整个团部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氛。

??“子枫,你倒是想想办法,程落和猴子、和政委这样下去,也不是个办法。”上官于飞实在是忍不住了,猴子平时闹闹呼呼的,这几天谁都不愿理。程悦博可是一个极为冷静的人,但是一看到程落,就气冲冲的。

??雷子枫看看上官于飞:“我在想啊,但这又能怎么办?你看那程落,谁都不理。要不你去给她做做思想工作?”

??“试试吧。”上官于飞想想,也没别的什么办法,“哎,你说阿福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“我也不知道,这几天我想找他聊呢。算了,阿福不说,由他不说的理由,我们也别打听。”

??上官于飞微微点点头:“子枫,你看明天政委就要去见那个程悦川,你有没有和政委安排些什么?”

??“明天我,老程和程落过去。”雷子枫靠上官于飞近点儿,“放心吧,我们会做好准备的。”

??除掉程悦川,是上面儿派下来的保密任务。所以这个任务,又划分出雷子枫,程悦博和程落组成的一个小圈子。

??“你们三个,太危险了吧?”上官于飞忧心道。

??雷子枫希望上官于飞安心,又俏皮起来:“你不看看我是谁。怎么会有事!而且程悦博和程落也是高手,我们要撤退也方便,多带人倒显得累赘。”

??“要小心!”

??“知道知道。”雷子枫把上官于飞的双手包在自己的大掌里,嬉皮笑脸地,“记得你那句话呢,我们要一起好好活着,活到胜利的时候。我还得照顾媳妇儿呢!”

??“子枫!”

??几天后,前往峡口村。

??“妹子,哥不该生你气……”

??“哥,那天是我先对你吼的。是我的错,对不起。你会原谅我的是吧。”第二天清晨出发时,猴子终于忍不住了,先去哄程落。看到猴子的态度软化,程落笑起来,这是她三天以来,第一次笑,“哥,我要出发了,耽搁不得。”

??“那你要、要小心!”

??“放心,哥,我一定会把自己好好带回来的。”

??“雷爷,你得照顾好自己!”猴子又对着雷子枫喊一句。

??大部队送雷子枫,程悦博和程落到团城门口。终于程悦博勒令,就此止步。三人骑马离开。而一直想跟程落说声“对不起”的阿福,却始终没找到机会。

??到了峡口村,只有两个人守在村口。

??“雷团长,程政委,我们在此久候了。请!”

??雷子枫和程悦博交换个眼神,跟着面前的两个人往里走,程落跟在后面。

??走到一个院子,程悦川正坐在桌前,悠闲的饮茶。程落抢步走过去,拿出腰间的手枪,在食指上转了几圈儿,抵住程悦川的后心。

??“落落!”程悦博叫住她。

??程落没理会,自顾自地对着程悦川说:“我来飞狐岭,就是为了杀你。你就不担心,我随时开枪?”

??“如果来的不是落落,我倒真会担心。”程悦川笑意盈盈,全然没有丝毫担忧,“大哥,你不想听听我找你何事?”

??上官于飞、猴子在团部担心得要命。猴子几次想跟了去,都被阿福拦住。因为那件事儿,两人心里本来就有些疙瘩。现在阿福越是拦住猴子,猴子越固执。

??“你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?你现在去,是救他们还是害他们?”阿福拦住猴子。

??猴子嚣张地瞪着阿福:“合着就你对!你拿枪指着我妹子的头就是对的!老子关心雷爷他们就是错的!我告诉你,要是雷爷或者我妹子出事,老子找你拼命!”

??“猴子!”上官于飞听不下去了,猴子句句抬杠,字字带刺儿,“阿福也是希望你冷静一点儿,你这样冲动也无济于事!”

??猴子更不舒服了:“上官大嫂,我说你就、就不担心雷爷啊?”

??“这担心归担心,我们也不能乱来呀。你要相信子枫他们,你这样贸贸然去了,倒还打乱他们的阵脚。”

??猴子气极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恰不巧是坏的。猴子一用力,噼里啪啦就散了。猴子顺势就跌到了地上。

??“哎哟!”怕是屁股上的伤口还没好完全,疼得猴子龇牙咧嘴的。上官于飞实在忍不住笑起来。

??猴子爬起来,踢了那些个破木头两脚:“丑板凳儿,连你都欺负我。”

??阿福其实也被逗乐了,只是这样的气氛,最近发生的事情,他实在是笑不出来。

??阿福也是担心的很,只是以一个狙击手的素质,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,有任何冲动的行为。战争,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,阵脚稳,则挡千军;自乱阵脚,必遭压制。

??这个时候,阿福最大的优势,就是耐心。然而耐心,却是最磨人的。在这样的煎熬里,无时无刻保持同一个状态,那需要惊人的意志力。

??其实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阿福都很不平静,然他却依然比绝大多数人都冷静。只是,有个人总能触及他布防最严密的地方,那个人能敏锐的察觉到,阿福各种深藏不露的情绪。甚至轻易地不露声色的改变他的情绪。所以,他对这个人有着极大的抗拒。但是他的抗拒,有些讽刺的像是,一条鱼在抗拒水。

??这时候,阿福对自己说:等她回来,应该去道歉,应该去承认错误。

??“大哥,所有的事,我已合盘托出,至于合作与否,就看你了。”程悦川十指交叉,放在桌上。神情轻松,眼神却热切。

??“为什么我们要相信你?”程落问道。

??程悦川轻笑,并没有回答。

??雷子枫看看程悦川,再看看程悦博,答案已经猜的**不离十:“老程,答应吧。”

??程悦博看看雷子枫,对程悦川点了点头:“好!我再信你一次!”

??程悦川笑起来,颇有些如释重负的味道。但是:“我需要一个人质!”

??“什么意思?”程悦博的脸突然冷了下来。

??“鬼子那儿,我也要交代。不然这场戏,我怎么演下去?”程悦川依旧是那标志性的自信的微笑。程悦川有意无意地看看程落。

??程落看懂了程悦川的意思,讽刺地冷笑:“好,我配合你!”

??“不行!”

??“不行!”

??雷子枫和程悦博同时反对。

??“这是合作的诚意。”程落打断,双手一摊,“团长,政委,这是一场豪赌,你们需要运筹帷幄。我愿意做这个筹码。”

??“落落……”

??程悦川没理会程悦博担忧的眼神,拍拍程落的肩膀:“不愧是我侄女儿!”

??程落不动声色的躲开:“你是现在带我去交差呢?还是改天?”

??“自然不是现在,我要在堂本面前演出好戏。”程悦川喝了口茶,“你们组织一次任务吧,我来抓人,落落可别想跑啊,你才是最大的筹码,否则就玩不下去了!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