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外出打猎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本来打定主意去道歉的,但是听到那段对话后,竟没有勇气再去面对程落。

阿福背着枪,到处闲逛。团部后面儿有个小巷子,停着雷爷攻打团城时,缴获来的坦克。前一段时间,心绪烦乱的时候,自己就会来这边儿坐坐。这里清净,没人打扰。

然而,说巧不巧。却在这儿遇上了程落。

阿福刚走到巷口的时候,发现坦克边儿上有人,回神仔细一看,竟是程落。顿时呆住了。

程落看见阿福,也是一脸惊讶。转瞬笑起来,拍拍坦克:“这可是好东西啊,怎么不用呢?”

阿福掩去尴尬,走过去:“是好东西,就是没弹药。”

“呃……”程落无奈,脸抽抽地抽笑了两下,然后又恢复无奈的神情。

阿福看着程落那纠结的表情,竟弯了弯嘴角,笑起来:“那天的事,对不起。”

“啊?啊?什么事?”不知道程落是装傻,还是没反应过来。抬起头一脸茫然地问。倒把阿福搞得不好意思:“那……那天……”

“哦!”程落不知是不是顿时“恍然大悟”,笑得灿烂,“没事儿,过了就过了。”

阿福微微偏头,呼出一口浊气。顿时觉得自己这句道歉,是多麽多此一举的事情。瞬间被程落弄得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了。

程落低头偷笑,微微抬起眼睛来,偷看阿福脸上隐忍抓狂的神色。

“你老耍我!”阿福看见程落得逞的模样,气笑了,咧着嘴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对程落抱怨。

程落稍微有点儿呆,她还真是第一次看见阿福这样笑啊:“哪有?我哪儿敢啊!”

“刚做了就不认账?”阿福装得很严肃,逼问程落。

程落用食指刮刮自己的鼻子:“你要老像刚那样笑着,我就敢耍你了!”

阿福真不想让程落得逞,却实在憋不住,瞅程落一眼,偏过头有笑起来,眼里满满都是笑意。

眨眼的时间里,两次看见阿福那么灿烂的笑。要是雷子枫和猴子在这儿,铁定要被吓死。倒不是说阿福笑起来很可怕。阿福笑起来的时候,其实真的挺俊朗迷人。面部刚毅的线条,变得柔和,浅浅的酒窝和盈满笑意的眼睛,几乎要把他这一刻所有的快乐都显现出来。

程落试探着去拿阿福的枪:“教我狙击吧,你答应过的,福老师。”

阿福倒是干脆,直接把枪递给程落,靠在坦克边儿上:“以后叫师父,福老师,好难听!”

“那可不行。”程落一边摆弄着阿福的枪,一边说,“这么一来,那臭石头就变成我师兄了。坚决不行!”

阿福看着程落,瞪了程落一阵:“让你做师姐行吗?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

“你拿枪没什么问题,我跟你讲讲狙击要领……”

程落静静地听阿福说完,提出了一问题:“拉膛有什么要领吗?”

“怎么这么问?”阿福疑惑。

程落把枪里的子弹取出来,试着拉了几下枪膛:“我见过你、郑凡和温国宏用狙击枪,你开枪的速度,几乎是他们的三倍。”

阿福有些惊奇的看着程落。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程落有些不自在,问道。

阿福摇头,拿过枪来拉膛,给程落表演了一下:“观察力不错。拉膛的速度就是狙击手对枪的熟悉度。这是练出来的,偷工减料不得。还有一点,是食指的敏感程度。否则没办法收放自如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程落讪笑,“练!”

“还有,以后摆姿势不许睡觉!你在战场上睡着了,我还能去叫你啊?”阿福教训道。

程落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:“是,师父!谨遵师命!”

阿福和程落两个人,并排坐在履带上。

“其实那些事本就是事实,你没必要跟谭乐怡立军令状。”阿福想了好一阵,还是把这件事给说了,他并不希望别人为他背负什么。

程落愣了愣,才反应过来,笑谈:“你居然偷听,没看出来你那么不磊落!”

虽然是责备,却没有怪阿福的意思。

“无意的。”

“我知道你无意的。那些事是不是事实,都没必要世人皆知。”程落食指交叉放在脑后,靠着坦克看天,“一个军令状而已,又不会掉块肉。”

阿福看着程落一脸轻松,竟说不出话来。虽然阿福本就不喜欢说话,但说不出和不想说,还是很有区别的。

“要不我们去打猎吧?”程落提议。

阿福抬头,看看天色还早,微微点了一下头,表示同意。然而跟着程落出了团城以后,阿福突然觉得,自己在跟着这丫头胡闹!算了,胡闹就胡闹吧,反正都已经出来了。

飞狐岭一片,阿福熟的不能再熟了,轻车熟路地带着程落走。大冬天的,虽然已经快到冬末,但是到处都还比较荒凉,程落一路发呆一路担心,这个时候会不会有傻鸡、傻兔跑出来,让他们猎。

“不会让你空手回去的。”阿福站住,把背上的枪换到手里,动作一气呵成,没有丝毫瑕疵。嘭一声儿。

“哇,野猪耶。”程落惊叹阿福的速度,那头野猪她还没看到呢,就拜倒在阿福的狙击枪下。好吧,她承认,她不专心了。

阿福把枪递给程落:“专心点,看看你学得怎么样。”

程落微微挑眉,无辜地看了看阿福,。极不情愿地接过枪,嘴里还嘟囔着:“懒不死你!”

阿福看程落的样子,竟又笑起来。

程落虽然抱怨,倒也认真起来。回想阿福给她说的各项要领,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。右边儿的枯草发出嗖嗖的声音,程落迅速转身,转身的功夫,就事先拉好枪膛。

转过去以后,才发现什么都没有,是风吹动枯草的声音。程落一脸气憋的样子,又慢慢转过身来。

“进去看看。”阿福把刚猎到的野猪拉到一棵大树下面儿,叫上程落往林子里走。

两人微微侧身,有点儿背靠背的样子。小心挪步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

“嘭!”程落开了一枪,阿福应声回头看过来。看了半天,就看见一直小麻雀倒在地上。甚是无奈地收回视线,看看程落:“你能不能……别费我子弹!”

“那……打大物件儿,技术含量不高,打这你才应该给我高分儿!”

阿福吐口浊气,不打算理会程落,果断把枪收过来,大步前进。程落故意气憋气憋地跟在阿福后面,轻轻松松做甩手掌柜,眼里却尽是笑意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