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是担心你

独立三团狙击战 是担心你 凤舞文学网

团城门口。

阿福拖着头野猪,抓着一只野鸡。程落帮阿福扛着他的m109,还提着仨野兔。两人极没形象地走进城里。

不过守城的小战士,马上叫来几个人,把野猪野鸡和野兔都给接了过去。

“告诉弟兄们,今晚加菜!”阿福拍拍离自己最近那个小战士的手臂。

“好嘞,阿福哥!”

大家伙儿吃完晚饭。程悦博就把雷子枫和程落叫到办公室里,讨论早上的事。

“老程,出什么任务?”雷子枫骨子里还是反对这个计划,却压着自己的脾气,尽量心平气和的讨论。

“我也没想好。”程悦博的声音里,少了些沉稳,多了些沉重。真是应了那句话,关心则乱。

“反正是个假任务,干嘛想那么多。”程落插了句嘴,显得很是没心没肺,“你们不用那么担心,他也说了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”

雷子枫看了她一眼:“你当鬼子傻呀?什么事儿都得顺理成章!莫名其妙地就让你给鬼子抓去?”

“雷爷……”阿福恰巧此时冲进来,应该是听到了这句话,阿福看了程落一眼。

“阿福,我们在谈事儿呢!”雷子枫皱眉,阿福一向不莽撞,今儿是怎么了?

“猴子和谭乐怡吵起来了,差点儿给人一耳刮子。”

“啥?”

“什么?”

雷子枫和程悦博一起站起来,赶快往外面儿走,程落也赶快跟上去。走到阿福跟前的时候,感受到一股灼的目光,而她却不敢抬头。

“你才是野、种呢,你全家都是野、种。没教养,你才没教养呢!”

才走到院子里,就听到猴子的声音。雷子枫一皱眉,加快步伐走过去:“猴子!”

“……雷爷。”猴子听到雷子枫叫他,还是规规矩矩地转看看雷子枫。

“大晚上的,闹什么呢!”雷子枫斥责猴子。稍微看看谭乐怡,怒光四溢呀,瞪了瞪猴子,又瞪了瞪雷子枫。

“她说、她说我妹妹是野孩子,她、她才是野孩子呢!”这一提,猴子脾气又上来了。手指都快指到谭乐怡鼻梁上去了。

谭乐怡一抬手,抓住猴子的胳膊就拧。猴子怎么会吃亏,子灵活得很,弯腰一转,手就脱出了谭乐怡的钳制,顺势一带,谭乐怡便失去了平衡,往猴子上扑去,猴子一闪,笑起来等着看好戏,还以为谭乐怡会摔个狗、啃、shi。

雷子枫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谭乐怡。

“猴子!”

猴子看着雷子枫怒气冲天的样子,不敢再造次,委屈得很。嘴上却不消停:“是她先动手,她还想打我来着!”

谭乐怡站稳,立刻退了几步,与雷子枫保持距离。

“哼,雷爷好心扶你一把,你还了不得了!”

雷子枫大步走到猴子跟前:“你再给我说一句!说啊!人家是女孩子,你一个大老爷们儿,在这儿吵,你也不嫌害羞!还有本事打起来了!”

猴子低着头,静静听着雷子枫训斥,啥也没说。

程落看着猴子那样子,不舒服了:“雷子枫,够了没啊。是谭乐怡先动手的呀,你得公正点儿,我哥听你的,你就可以这么说他?”

“程落!”阿福对着程落喊停,又走过去,“雷爷,算了。猴子这也有可原。让他回屋反省去。”

雷子枫看看阿福,又看看被自己骂得狗血淋头的猴子:“听见没有?回屋去呀!今晚给我好好呆着,不准出来!”

阿福朝程落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把猴子拉回屋去。程落虽然憋着一肚子火,还是点点头。走过去拉猴子。

猴子被程落拖着走了一步,突然甩开程落的手又跑回来:“雷爷,我妹妹不是野孩子,她不是!是我不好,当年把她丢在路上,她是我妹妹,不是野孩子!”

猴子的声音不大,却坚定地很。执拗地想要让雷子枫认同他的话。雷子枫被猴子弄得说不出话来。猴子却以为雷子枫还在生气,转而又看看阿福,看看程悦博:“阿福!政委!”

程落被猴子的话,弄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索再去拉猴子:“走啦,哥!”

雷子枫、程悦博、阿福三人在办公室里,各怀心事。

程悦博还是想着,要怎么计划这个行动,其实他忧心得很。这一天下来,落落做的各种事,都几乎像是在交代后事似的。今晚又闹这么一出。他还真不想让落落去冒这个险。他宁可被抓的人是他自己。但就像落落说的,他和雷子枫得在团部里主持大局,如果他都乱了方寸,那该怎么办。

雷子枫脑子里一直是猴子走的时候,对他喊的那句话。这还真是猴子第一次那么严肃的跟他说话呢。看来猴子对这个妹妹,真是在乎得很。如果程落真在这次计划里出点儿什么事,他真的没法儿跟猴子交代了。老天真是给他出了个好大的难题。好吧,就不说猴子,程落这丫头虽然平时闹腾得很,但也从来不瞎折腾,除了跟谭乐怡有点儿矛盾,不管对谁都好。就这么把这丫头拱手送到鬼子手上去当人质,要他怎么做得出来。

阿福的枪靠在边,他一直在回忆刚才鲁莽闯进办公室那会儿,听到的雷爷说的那句话:莫名其妙地就让你给鬼子抓去?阿福想到白天在团部后巷,坦克边儿上那会儿的形,又想到程落打下还没掌心大的小麻雀是的样子,程落偷懒成功的时候,那贼笑贼笑的样子。

“雷爷,我想知道你们的计划。”在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。阿福终于开口,打断了办公室里的沉静。和平时说话的口气无差,平淡的陈述,全没有试探,没有请求之意。

雷子枫和程悦博对视一眼,两人又看看阿福。

程悦博慢慢启口:“可以告诉你,但这事儿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,特别是猴子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阿福走近雷子枫和程悦博,三人轻声商讨起来。

“暗杀吧。依阿福的推断,七、三、一、部、队撤离后,一部分人留在青城里,而且有了上几次交手,我们安排暗杀,也说得过去。”雷子枫提出自己的意见。

办公室里,除了本来的三个人,还多了阿福。

程落挑眉,轻松笑道:“我同意,如果真能毙掉两个,也赚了!”

程悦博瞪给程落一眼:“万一把鬼子急了,其他人撤不出来怎么办?”

“擅自行动就好了。”程落想了想,回答,“准备撤退的时候,我一个人去。不是更顺理成章。”

阿福想说什么,却又什么都没说。只是深呼吸几下,继续静静听着。

然而大家都不说话了,擅自行动,似乎是最好的说辞。也最能蒙蔽鬼子的眼睛。

“好好休息两天。”雷子枫打破沉默,“按照跟程悦川约定的时间,就两天了。养足精神,才有力气应付。”

深夜。

阿福失眠了。想起那些事以后,除了在山寨的那晚,阿福就没睡踏实过。

然而今天知道了这个计划以后,阿福彻底失眠了。他根本无法跟别人形容,七、三、一、部、队究竟有多恐怖。而且,阿福不得不承认,他真的很担心程落——超乎寻常的担心。

阿福起,很不安。他不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这一刻那么想见到程落。即使他很明确,现在是半夜,他也很清楚,程落应该已经睡了,但阿福还是背好枪出去。

阿福没有去找程落,他需要安静,需要冷静。然而即使手扶着枪托,阿福还是觉得心悸,甚至是没有来由的心痛。

阿福走出团部,跟门口的岗哨打了个招呼。

“阿福哥,那么晚还出去?”

阿福走近岗哨:“我出去巡视一下。”

小战士看了看四周,压低声音对阿福说:“阿福哥,今晚是不是有什么行动啊,怎么你们都去巡视啊?”

阿福皱眉:“还有谁出去了?”

“就程落,她还给我送了只兔腿。”小战士嘴唇,似乎在回味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不知为何,阿福突然变得有些急切,问道:“她往那个方向走的?”

小战士以为真有什么任务,也不追问,赶快给阿福指了方向:“那边儿。”

阿福谢过,便朝着那个方向赶过去。但是,阿福把整条街走了整整两遍,都没有看到程落。阿福有些泄气地呼出一口气,放弃寻找。低头看着脚下的路面,去他的老地方。

阿福真不知道,是不是该用柳暗花明来形容他现在的状况。又是后巷巷口,从坦克开着的一个窗口,阿福看到星微的亮光,亮光映照出坦克里面的一些构造,还有阿福急切想要见到的面孔。

原来她在这里。

阿福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愉悦。他几乎想要马上冲过去,却又努力克制后,才慢慢走过去。

程落听见脚步声,转移小电筒的光线,从窗口照出去。

被电筒的光到眼睛,阿福闭上眼睛,把头偏到一边。

看到阿福,程落收起手电筒,爬出坦克: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

“想来。”

程落无奈于阿福的言简意赅,瞅了他一眼。阿福坐到履带上:“你呢?”

程落轻轻拍了拍坦克:“你不觉得这里很清静吗?睡不着,就过来研究一下这个大家伙!”

阿福把枪靠放在边儿,闭上双眼,整个人以放松地依靠在坦克上:“这次行动,很冒险。”

程落有些讶异阿福提起这件事,干笑笑:“不会有事的,凡事应该乐观点。”

“你是在骗自己吧。”阿福微微张开眼睛,看着程落的侧脸。

“我……”阿福一针见血,程落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阿福坐起来,语气严肃:“千万别进去,你根本无法估计七、三、一里面,有多危险。”

“嘿嘿,我这次的任务,是被程悦川抓到。你放心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“……我不是担心任务,我是担心你!”阿福想了想,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。

程落突然有些不自在,她觉得自己的脸突然烧起来。不过庆幸这里够黑,阿福肯定看不见: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两人沉默了一阵,竟然又是阿福先说话:“自己小心。别……别让你哥太担心你。”

话到了嘴边,又变成了另一个意思。阿福轻叹,有些无奈。

夜深人静,程落把阿福的叹息,听得真切。?...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