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阿福心意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一大早上,阿福和程落从外面回来,都没回房间休息。两个人闲坐在院子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雷子枫刚刚走出房间,看到这一幕,甚是惊讶。

“雷爷,看啥呢?”猴子打着哈欠走过来。雷子枫抬抬下巴,示意猴子往院子里看。

猴子一伸脖子,楞楞地看着阿福和程落坐在院子里的背影,“嘿,我说雷爷,这又什么好看的?”

雷子枫瞥他一眼:“你见阿福什么时候,能跟人说上三句话?”

猴子眯起一边的眼睛,看着雷子枫:“他教石头狙击的时候,不都一堆一堆的话嘛!”

雷子枫瞬间无语,却歪头对着猴子,斜眼看着院子里的两个人,难得耐心的解释:“你信不信,阿福喜欢你妹子。”

“啥?”猴子这一声,差不多惊动了半个团城。

阿福和程落一齐转头,看过来。雷子枫瞪猴子一眼,假装没看见阿福他们,搂着猴子的肩膀,把猴子往房里拖。

“我哥……这是咋了?”程落茫然地看着这一幕,指着雷子枫和猴子原本站着的地方,问阿福。

阿福摇头,还多加了一句:“不知道。”

雷子枫把猴子拉近房里:“你瞎叫个什么?”

猴子胆怯地看着雷子枫:“这不、这不雷爷你、你先瞎说的嘛。”

雷子枫猛一抬手,假装要打下去。猴子也微微缩了一下,嘟着嘴巴,像个被抢了糖,还要被打的小孩儿。

假装终究是假装,始终没有打下去,用大拇指指指身后的门:“不信,你去问问阿福!”

“好!”猴子还真就不信了。

“喂喂喂,回来。”猴子才走了两步,雷子枫就赶紧抓住他,“你可不能直接问阿福,他肯定不理你!”

“那、那我要怎么问啊?”

“这么的……”

“阿福,阿福~~~”

“阿福,阿福~~~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阿福被猴子搞得头大。猴子从吃了午饭就一直围着他转,就一直“阿福,阿福”的叫,这都一个多时辰了,猴子也不嫌臊得慌。

“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阿福抿嘴,看着猴子等他说话。猴子盯着阿福观察一阵,才慢慢问道:“你说,我妹妹是个怎么样的人啊?”

问的时候,猴子也不知为何,心虚得很,眼珠子到处看,就是不看阿福。

“问这干嘛?”

“你说就是了,废、废话什么呀!”猴子一瞬间就挺胸昂头,好像心虚的人应该是阿福。

阿福呼出一口气,他有时候真是想给猴子屁股上踢两脚,这丫的猴子,有时候就是找抽!

阿福想了想猴子提的问题,然后说道:“你和她组合一下,就是只完整的猴子!”

说完了,留下发愣的猴子,背上枪就走人。走了七八步,竟又突然转过头来,补充一句:“猴子,你把坏的那些,全占齐了!”

猴子想了想,突然觉得阿福在骂他:“你个死阿福……”

转过头去,却连个人影儿都没了。

猴子气嘟嘟地去找雷子枫。把阿福的话重复了一遍,又气嘟嘟的坐在一旁。

“哈哈……”雷子枫却笑得有些抽。

“我说雷爷,你就是让、让我去找不痛快,你还笑、笑得那么开心。”猴子委屈得很。

“哈……哈哈……”雷子枫尽量憋住,“你没明白?阿福在夸程落呢!”

猴子皱着眉,把脑袋往后一缩:“这也叫夸?他说落落是猴子都算夸?”

雷子枫拿了张纸,拿了支笔递给猴子:“你把猴子的特点都写出来,再把你的圈出来,不就知道了!”

“雷爷!你是跟阿福一起埋汰我呢!你知道我就会几个字儿!”猴子更不乐意了,委屈的要死。

雷子枫咧了咧嘴,吐吐舌头:笑太开心,给忘了。

“好,我来给你写!”雷子枫跳过椅子坐下,“说着吧。”

“猴子……挺聪明的,精得很……”

雷子枫打断:“你别老挑好的说呀。”

猴子一屁股坐下,苦哈哈的:“雷爷,我真说不来,要不你说吧!”

雷子枫看看猴子的样子,窃笑着。抬笔把他能想到的都给写到纸上去……

等罗列完,猴子拿着那张纸,稍微有那么点儿赞同雷子枫。但是还是惆怅的很。五官都快纠结到一处了:“你说我妹子,那、那么活泼可爱的,那阿福像块大木头似的,怎、怎么看也不对啊。他跟那谭乐怡都两根儿大木头,他们还顺眼点儿。”

“呵。”雷子枫轻笑,看着猴子,“别看你妹子整天跟缺心眼儿似的,这丫头细心得很。阿福确实冷冰冰的,就是像程落这样的人,才会主动去靠近他。而且程落这丫头,容易让别人快乐。再说了,要真是谭乐怡和阿福两个人,那一年到头都说不上两句话。”

猴子挠挠耳朵:“雷爷,你这是夸落落呢?我咋听着这么怪呢?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后巷的坦克几乎变成了阿福和程落的根据地。

两个人在坦克里坐了整个下午。程落睡得香得很。

阿福却一个下午都在思考,猴子中午问的那个问题。时而偏过头去看看熟睡的程落,有稍许发丝滑下来,搭在额前。这么一个闹腾腾的家伙,靠在副驾驶座椅背上,静静的睡了一个下午。眼睛闭着,阿福看不到那双偶尔贼笑的,滴溜溜的眸子。偶尔不自觉舔舔嘴皮,大概是梦见什么好吃的。

看着程落睡着了还很嘴馋的样子,又想起昨天晚上站岗的小战士说兔腿的那副样子,昨晚兔腿也就留了那么三两只只,才端到饭桌上程落就早早塞了一只到自己碗里,却一直没吃。石头还唠叨了好半天。阿福温和地笑起来:跟猴子说漏了一点儿,这丫头还挺善良的。

突然间,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,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。阿福端坐起来,移开留在程落脸上的视线,透过小窗,看向外面的那堵灰墙——难到自己,喜欢她。

阿福想要偏头在看程落一眼,偏了一半儿,又克制住自己,把头转回来。然而,所有关于程落的记忆,却似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,在脑子里翻转:

他从昏迷中醒来,却摔下床。一个着装精干的女孩儿扶起他,毫不避讳地说给他包扎伤口。

饿了,肚子咕噜噜直叫。他第一次那么丢人。不过,程落烤的鸡,确实极品。

天下第一简陋的小马车;差点儿杀了雷爷的那把枪;还有……墨汁加犀牛角粉。这会儿阿福想起来,还有点儿恶心。

然后呢?她把雷爷气得半死,然后满身是血地被吊在官县城头上,回来以后几次昏迷。想到这儿,阿福忍不住转过头去看着程落,竟有些心疼。

“啊,哪啥,那个阿福是吧,图画的不错,继续努力啊!”

阿福脑子里想起这句话,他都不知道怎么能把这句话记得那么真切。其实自己当时,差点儿被气疯了。但是回了自己房间,想着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模样,竟画了幅猴子的画像送给她。

她把雷爷亲自埋下的地雷引爆,竟然能毫发无伤。只是那会儿灰得很,像个灰球儿似的。她还懂枪械,做起事来挺认真的。只是那颗弹簧飞出来,他右手的手心,至今还留着当时被弹簧丝割开的几道痕迹。

猴子突然冒出来,大家都有些懵了。程落担心,慌得几乎全身颤抖,却急中生智让猴子戴罪立功。然而伏击的时候,这丫头真是命都不要,最后伤痕累累的回来。好在都是擦伤,只是现在脸上还有一些淡淡的、不易察觉的红痕。

这些红痕让阿福停住了思绪,想到程落完成任务的那股拼命劲儿,阿福越发担心,这次任务危险异常,她会怎么样啊!

阿福微微自嘲,刚刚那个想法……国未定,何安家?处在如此危机关头,七、三、一那个罪行累累,残、暴至极的部队就在眼前,他怎么会……怎么能想这些?

阿福轻叹,他突然发现,最近自己总是在叹气。

看着程落睡得香香的,阿福觉得自己也有些累了。如果有面镜子,或者谁站在阿福面前好好看一下,会发现阿福眼里,满满都是血丝。

阿福就这么看着程落,慢慢慢慢睡着了。很平静,很平静。嘴角有意无意微微上扬,那是一个几乎察觉不出的笑容。

“这都要吃晚饭了,落落跑哪儿去了。”猴子站在团部大门口,四处张望。天气还比较凉,猴子双手包在胸前,两只手都缩在衣袖里。

“猴爷,下午我看见程落往后边儿去了。”还是昨晚的小战士。

猴子冲那小战士笑笑:“小子,叫啥?”

“我叫段小宝。”小战士不好意思的笑笑,他还真没想到猴子会问他名字,顿时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脸都红了。

“嘿,那、小宝啊,我先去找落落,谢谢你哈。”

“哎!没事儿,猴爷慢走。”叫段小宝的小战士,笑得憨憨的,对着猴子敬个礼。

猴子在团部后面儿绕了半天儿,一个人影都没看见。有点儿上火:“嘿!这段小宝,耍我呢是吧!看我回去不收拾他!”

猴子气冲冲地往回走,路过后巷的时候,看见雷子枫缴获来的坦克。玩心一起,就走过去。他记得当时还是阿福把坦克给开回来的。当时雷爷重伤躺在医院里,猴子也没心思来捣鼓捣鼓这大家伙。现在看见的,还真是心痒痒。

“阿福?落落?”猴子也没注意看,就直接跳到履带上,抬腿就想往里爬。这一伸头,才发现里面儿坐着俩人儿。

阿福被吵醒,微微动了动脑袋,慢慢睁开眼睛,不快地瞪了猴子一眼。程落那儿动静就有点儿大,猴子一叫,程落也不知怎么的,顺着椅背往下滑,一屁股坐到地上以后,还舔了舔嘴皮,才转醒。醒了还四处望望,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。抬头看看阿福,再抬头看看猴子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猴子纵身跳进来,看看阿福,再看看程落,又看看阿福,又看看程落:“你们俩这是、干、干什么呢?”

“你在干嘛?”阿福稍有些冷冷地说。

“嘿,阿福,俗话说得好,兔子不吃……”

“猴子!”阿福喊了一声,眼神瞥了一眼还没搞清状况的程落,抬脚踏在驾驶座的扶手上,轻轻一跳,从坦克顶上翻出去,走人!

程落揉揉眼睛,再揉揉眼睛:“哥,这……传说中的轻功呢?”

“妹子,你这、这睡觉吃什么好的了?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”

程落徒然惊醒,跳起来一只手就盖在嘴巴上,用力擦擦。脸烧起来,红到耳根了。

“啪”一声儿打得猴子直皱眉头:“疼么?”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