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送军妓营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雷子枫有些燥,几乎要冲出去,却被一中山装男子拉住:“跟我走,她没事!”

雷子枫几乎是被半拖半拽,从一个秘密通道拉出了青城。

“你们要把程落怎么样?说好了只是抓人的!”雷子枫揪着中山装男子的衣领,拳头都抬起来了。

“雷子枫!”突然,有人在后面叫他。雷子枫转头一看,居然是程悦川,后面跟着两个人,绑着程落。看见程落没什么大碍,雷子枫吐了一口气。

程悦川却冷笑:“你们也太贪心了吧!伤了两个医生,又杀了一个医生,一个少校。”程悦川讲了讲程落那几支飞镖的战果,“就抓了落落一个人,你让我回去怎么解释?”

“程悦川!你……”程落看了雷子枫一眼,狠狠地瞪着程悦川。

“放心!我向来说话算话,不过计划有变,你们最好随时戒备,等我通知。”程悦川打断程落的话,转头对雷子枫说。

雷子枫看了程落一眼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没事!”程落笑笑,“让我哥别担心!”

程悦川让他们互相交代了几句,才说的:“走吧!”

官县外一个隐蔽的小房子里,程悦川拿出一把匕首,一卷绷带:“落落,手臂里的子弹,最后是取出来,官县不比团城,我没法儿送你去医院。”

程落抬起被绑着的双手:“我自己来!”

程悦川也不反对,将她手上的麻绳隔断,反手将匕首递给她,然后走出小屋:“这儿没药,自己忍着!”

程落看着右手小臂上的弹孔,子弹是斜着打进去的,没有伤到骨头。只是开枪的距离稍进,子弹的位置比较深。程落忍着痛,沿着伤口一路摸下,希望找到子弹所停留的位置。额上尽是细细的汗珠子。终于摸到了,程落一咬牙,毫不客气地在往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,力道刚刚好,子弹顺利被挑了出来。只不过,手臂上又多了道伤口。

“叮”子弹和匕首同时掉到地上。

程落痛得快晕过去了,汗顺着脸颊流下。流到唇边儿,嘴唇又痛起来——程落刚刚紧咬着嘴唇,整个下唇都汪着血沫子。随意扯过绷带,把手臂包起来。由于一只手不好操作,而且左手确实也不灵活,包的像个粽子似的。走出去,程悦川就站着门口。

“程悦川,我要先见兰姨!”

程悦川无奈地瞥程落一眼:“你得先去见堂本正一。我会让你见芷兰的。”

程悦川挥挥食指,中指。身后的两个人走过来把程落绑起来。

“绑紧了,不然堂本正一又有话说了。”程悦川转头离开,露出一丝的不忍。

程悦川站在程落前面:“堂本将军,我抓的人,应该由我处置!”

“她是谋害皇、军的凶、手!”堂本正一握着武士刀,指着程悦川身后的程落。

程落冷笑,一脸不卑不亢的神情:“你们才是凶、手,你们才是最让人不齿的侵(、)略(、)者!”

“堂本将军,我有我的计划。她不在手里,怎么压制团城那些人?”程悦川瞪了程落一眼,示意她闭嘴。又转而对着堂本正一说话,从容得很,“而且,堂本将军,你不是来质疑我的,请你清楚,虽然你是将军,但上级明确指派我全权负责这次的任务!而且你已经坏过几次事,请你好自为之!”

“程桑,你不要仗着上头的指派令,就指手画脚!”

程悦川冷笑着,往后退开:“那就随便你了。”

看到程悦川这个笑容,堂本正一心里冷颤一下,竟没有了动作。但堂本正一觉得就这么轻易被程悦川压着,气愤异常,两步跨到程落面前,抬手就是一记耳光。

堂本正一可是日本数一数二的武士,这一巴掌下去,程落几乎被打的飞出去。踉跄几步,倒在一边儿,还顺带撞倒了几把椅子。椅子也毫不客气地砸在她身上。

程落蜷起来,整个脑袋嗡嗡作响,眼前的东西全都是重影。半边脸瞬间肿起来。

程悦川有些怒意,却全然没有表现出来:“堂本将军可消气?”

堂本正一狠狠瞪了程悦川一眼,看到程悦川眼里的不快,突然笑起来,指着程落:“来人!把这个女的,给我送到军妓营里!”

程落听到后,顿时全身僵硬,几乎全身血液都凝固了。一咬牙,悄悄从袖子里滑出一支镖,往自己颈子上划去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