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蹦跶蹦跶

蹦跶蹦跶

一个人被丢进小黑屋。

不要多的,只是开门和关门的瞬间,阿福已经看清来人——是程落。

程落趴在地上,离阿福很近。然而她一动不动,吓坏了阿福。等鬼子关上门,屋子又陷入了黑暗,阿福赶快移到程落身边,扶起她,低唤:“程落!程落!你醒醒……”

其实程落没有晕,只是刚刚跟那几只狗大战一场,而且身上伤痛得很,她只是想睡会儿。倒是全然忘了程悦川最后交代的那句话了。

听到有人叫她,程落依然闭着眼睛,嘴里嘟囔答道:“我没事,没睡好,我睡会儿。”

阿福被程落弄得哭笑不得。黑暗里看不见她有没有受伤,刚才也只顾确定她是不是程落,但是他靠近程落的时候,突然觉得血腥味浓重起来,阿福确定,程落肯定是受了伤了。

“先告诉我,伤哪儿了?”阿福拍了拍程落的脸,叫醒她。阿福怕得很,怕程落这一睡,就没个头儿。

程落打下拍她脸颊的手:“不要吵我,睡醒了我给你蹦跶蹦跶。”

阿福无奈,听着程落的呼吸渐渐平稳,阿福实在不忍心再吵她。一动不动,让靠在怀里才人睡得安慰。

阿福估计着时间,屋子里一片漆黑,根本很难知道是白天或者黑夜。这样黑暗的环境,竟让他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。阿福食指中指抵在眉间,食指轻轻敲打额头。是记忆,那种昏昏欲睡的无力感,来自于那段记忆。同样的黑房间,同样的血腥味。

自己还是没办法走出来吗?手指轻轻敲打,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,要保持清醒。已经不是几年前了,他是阿福,是阿福!

怀里的人动了动,程落估计是醒来了,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开。阿福突然觉得,有些冷。

“计划是什么?”程落与其并排坐着,低语。

阿福吐了口气,正色道:“猴子他们在外面接应,郑凡他们在林子里等着。你走得了嘛?”

“应该……”程落暗**了摸小腿上的伤,疼得倒吸一口冷气,“没问题。什么时候?”

“深……”

阿福话还没说完,铁质大门被打开,光射进来,让屋子里的人都有些无所适从,抬手挡住光线。一个小鬼子走进来,用蹩脚的中文说着:“谁是程落?出来。”

程落瘪了瘪嘴,扶着墙站起来。却不料阿福也猛然站起,拦在她面前。

程落被阿福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,后面一只手拉了拉阿福的衣服:“你要干什么?坐下!”

“叫山本宇出来!”阿福没有理会程落,而是对着门口的小鬼子说。

小鬼子没反应过来,却听到外面儿一串脚步声:“哪位找我?”

说话的人出现在门口,大门长时间的开着,让屋子里的人都渐渐习惯的光线。程落看着走进来的白大褂,咬牙切齿:这个人,和那个什么山本佐长得一模一样啊!都挺让人恶心的。

白大褂山本宇背着手,看看阿福,惊讶笑道:“原来是叛逃k、机、关的少将阁下,多年不见。”

程落从山本宇嘴里听到“k、机、关”三个字,顿时怒意直冲,但是看看挡在她面前的阿福,又冷静下来。阿福脸色稍有变动,有恢复平常:“确实很久不见。”

“哈哈,想当年我剖了你身边儿多少人,都没剖开你的嘴。不知道今天,可不可以?”山本宇的视线落到程落身上,竟让程落打了个寒颤。

阿福把程落护得更紧,却面不改色的对着山本宇:“即使现在我说了,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。有意思吗?”

“对别人就没有。而你,少将阁下,对于你来说,当然有意思!”山本宇笑得阴邪,“来人,把程落带过来!”

阿福拦住来捉程落的人,转而对山本宇说:“山本宇,我们决斗吧!我记得那会儿,你很想跟我打一场的。”

程落一惊,拉了拉阿福的衣角,担忧道:“阿福……”

“不会有事。”阿福偏头低声说。

山本宇一脸阴谋家的表情看着阿福:“看来为了这个人,你还真是什么都愿意!你以为,你打得过我吗?”

程落顿时无语。

阿福自信笑道:“赌一把,打赢了,你放人!”

“他们不可能公平跟你决斗的!”程落颦眉对阿福吼道。

山本宇一笑,全然不理会程落:“好,请到院子里。”

程落硬要跟出去,门口的两个小鬼子把枪架在她脑袋上。阿福看了一眼,又看看山本宇。

“让她跟出来吧!”山本宇朝那俩小鬼子挥挥手。

阿福和山本宇站在天井里。一个小鬼子把武士刀交给了山本宇,退出天井。

阿福没有武器,这样打根本就很吃亏。而且依程落对阿福的认识来说,阿福近身战,根本就……

程落皱眉,但又没有说话。她怕惹怒了鬼子,这些阴险下流的东西,不知道会想出什么损招。

山本宇脱去白大褂,着一身军装,拔出武士刀,便向阿福砍去。

程落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,终于在武士刀快要碰到阿福的时候,阿福一个侧身,毫不费力地避开,刀身擦着阿福前襟滑下。程落才终于吐了口气。

程落倒不是觉得阿福会躲不开,或者是怀疑阿福真的是弱到极致。她就是担心,心里却还为自己找了个借口:他受伤了,谁救她出去啊?

阿福借力使力,抓着山本宇握刀的手,就往前一拉。山本宇踉跄地往前铺了几步。阿福连转几圈闪过,不与山本宇正面冲突。

拳头渐渐上抬,阿福摆出战斗的姿势。

程落顿时惊叹了一下,这阿福还真是深藏不露啊。上次他怎么就受伤了呢?

等山本宇转身过来,阿福已经踢出一脚正中山本宇的胸口。山本宇也不是吃素的,虽然被踢中一脚,但撤了两步,立刻调整姿势,一刀刺向阿福。

侧身闪开,武士刀穿过阿福的衣服刺过去,冰冷的刀面贴着阿福的胸口。正当阿福准备退开的时候,山本宇冷笑,一翻刀口,往后一拉将刀扯出。刀子是划过衣服割伤了阿福,程落看不到阿福有没有受伤,却可以看到山本宇武士刀上面的血迹,顺着刀锋流下来。心下一紧。

山本宇收刀的动作还未完成,已被阿福肘击头部,整个人失去平衡,踉跄了几步。山本宇恨恨地抹去嘴角的血,有端起武士刀。

几个回合下来,阿福身上又被割开几个口子:脸上一刀,手臂上三刀。儿山本宇受的都是硬伤,是阿福一拳一拳打出来的。头上被打了三拳,山本宇彻底有些晕了,站在阿福面前,就像是个醉汉。

山本宇怒得很,而且气憋。甩了甩头,看看四周,发现他离程落比较近,猛然转身就刺过去。阿福一惊,连想都没想,大步冲过去,抬手就握住刀柄,鲜血顺着刀锋往两边儿流去。

程落因为腿伤,动作慢了点儿,等刀尖儿到了眼前才往后退了一步,却往后倒去。这一倒也好,身体为支撑点,抬起没受伤的右脚,踢在山本宇肩上,山本宇往后倒去。只是山本宇握刀太紧,往后倒的时候,刀锋划着阿福的手心拉出去。

程落被阿福扶起,阿福看了看程落受伤的腿:“撑得住吗?”

程落咬牙点头。

阿福和程落几乎同时出手,打倒身边儿的几个小鬼子,缴过枪。往门口的岗哨开了几枪。

程落很挫败,四个岗哨,阿福一口气解决的三个,她解决的那个,还是最后倒下的。

前院儿传出枪声,山本佐带着人连忙赶过去。

“走!”阿福朝着山本宇的肩上、手上开了两枪,拉起程落就跑。

“哥哥!”山本佐赶到前院儿,正好看见阿福拉着程落往外跑。本来要掏枪的,却听见山本宇的惨叫。山本佐顿时有点儿乱了阵脚,先跑过去观察山本宇的伤势。见伤势不至于致命,然因为程落腿上的伤,这会儿工夫,阿福、程落两个人才跑到门口,山本佐怒火冲天,“给我打!”

噼里啪啦!噼里啪啦!

子弹铺天盖地朝着阿福和程落飞来。

“小心!”阿福惊呼,把程落整个人护在怀里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蹦跶蹦跶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