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你是混蛋

你是混蛋

猴子着急,看了看张有信。询问的眼神,想知道张有信有没有什么办法。

张有信也是皱着眉头,想了半天,对猴子点点头:“打!”

猴子和张有信极是默契,两人同时用脚勾着树枝,往后倒去,倒挂下去。抬枪就往林子边儿上打!两人虽说不长使枪,但都精得很,枪法还算准。

张有信开了两枪,毙了鬼子队长身边儿的两个小鬼子。猴子朝着鬼子队长打了三枪,两枪打中,一枪打中手臂,一枪打中心脏。

“弟兄们,给我出来!打!”猴子吼一声儿,又对躲在乱石堆中的两个弟兄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护好两个小孩儿周全。

躲在树上的四五个战士一齐跳下来。鬼子因为失了指挥官,被猴子们打了个措手不及。不过,打得鬼子措手不及,也不见得是个好事。小鬼子胡乱开枪,子弹横飞,没有一点儿套路,让大家全然不好躲避。

“噗!”子道穿过身体的声音。猴子躲到树后,猛然回头,张有信按着心口跪下去。

“有信!有信!”猴子不顾危险,跑过去把张有信拉到树后。此时,张有信胸口全是血红,已经奄奄一息了,猴子拍拍张有信的脸,“坚持住啊!有信!”

“猴……猴子,帮我……都杀几个……鬼……鬼子……”张有信把手里的枪塞给猴子,头一歪,却还睁着双眼。

“有信!”猴子悲怒大吼,跳出去一边儿开枪,一边儿步步逼近鬼子。如此极怒之下,竟一颗子弹一个准儿。

“猴爷,小心!”卧在乱石堆中的一个战士李小虎,曾在战场上被猴子救过。看着猴子就这么送死一般的冲过去,实在憋不住得很,跃起身朝着猴子跑过去。横着一扑,两个打滚儿,把猴子掩到树后去。然而,他保护的那个小孩儿,早被枪声吓哭,只是之前,小虎掩着孩子的嘴巴,怕孩子哭出声儿,暴露了位置。现在竟茫然地站起来,哇哇大哭。

“去保护孩子!”猴子喊到。正想推开李小虎,却看到那个哭闹的孩子,一颗子弹正中脑门儿,哭闹的表情还没变化,便直直向后倒去。猴子张大着嘴巴,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,“李小虎!你、他、妈的混蛋!”

另一边儿的枪声也越来越近。

郑凡一行八人,在暗道出口因鬼子的扫射,已经牺牲了两人。一路退过来,鬼子两个小队追击,郑凡一边儿只有六人,几乎是被压着打。亏得出发的时候,雷子枫给他们每人塞了几个手榴弹。然退到现在,六个人又牺牲了两个。

“我们还有多少手榴弹?”郑凡问旁边儿的韩城。

“用得省,还有五颗。”韩城一笑,有些气喘吁吁,“鬼子也不多了,应该够。就算今儿交代了,老、子也够本儿!”

郑凡瞅他一眼:“胡说!鬼子还没死绝,我们都不能死!”

韩城笑笑,递给郑凡一颗手榴弹,有给了其他俩战士一人一颗:“不说了,来,干!”

郑凡小心偏头看了看,又看看周围的环境。深呼吸一口气,移步跑出去,拉保险,一抛。手榴弹正好扔在鬼子中间,郑凡解气一笑,又立刻躲到另一棵树后面儿。

爆炸声后,枪林弹雨又接肘而至。

韩城全不顾如雨般的枪声,侧手将手榴弹抛过去。又是一声炸响。

又过了好一阵,郑凡一行人终于跟猴子他们汇合一处。郑凡留了最后一颗手榴弹,解了猴子他们的危机。韩城常和张有信一起出任务,两人的感情亦是极深厚。这会儿看到张有信死不瞑目的尸体,抱头痛哭:“老张!老张……”

“韩城,走!”郑凡拉起韩城。在前面儿围堵猴子一行人的鬼子,因失了指挥,像没头苍蝇,已经被解决,但是他们身后还有追兵。猴子覆上张有信的眼睛,自己也闭眼深呼吸一下,挥手招呼:“撤!”

躲在废墟里的另一个战士陈桥,抱着被吓昏孩子走出来;李小虎忍着不哭出声儿,把被爆头的孩子茫然无措的眼睛蒙上,跟着大家一起撤退。

林子外面儿的枪声由远到近,再由近到远;稀疏到密集,又从密集到安静。阿福和程落都揪心得很。但又能怎么样,如果俩人回去,枪又没有,武器也没有,除了拖累猴子他们,什么都做不了。而且,难说鬼子不会对他们穷追猛打。毕竟阿福和程落,才是他们的目标。

阿福一路都有意捏捏拳头,让手上的伤口渗出血来,滴在地上。似乎有意暴露自己的踪迹。程落一直看着眼里,她知道阿福在诱敌。却看得担忧,或者是心疼。但却有意无意地忽略那种感觉。

大约走了六七里,两人终于看见一条溪水。阿福闭上眼,疲惫地吐了口气:“你在这儿等我一下。”

没等程落回答,阿福往下游走去。一路走,一路握紧拳头,让伤口渗出血,沿路滴淌。

看着阿福的样子,程落皱紧眉,内心翻江倒海。但是,她有些站不住了,腿从剧痛,变成了麻木,到现在毫无知觉,也毫无力气。程落找块干净地儿坐下,脱下靴子、袜子,将裤脚卷起。伤口的血黏住了裤子,卷起裤腿儿时疼得程落直哆嗦。

程落将腿泡入溪水中,水有些凉,倒是让发烫的伤口降降温。咬咬牙,自己伸手去洗伤口。程落自娱的笑笑:被鬼子养的疯狗咬到,会不会得狂犬病呢?

程落洗伤口洗得极用力,虽然疼得很,但一想到是被鬼子的狗咬到的,程落就咬牙切齿地加大力度。然后又洗了洗靴子上,被咬破的地方,穿好。坐着等阿福:也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是混蛋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