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面对往事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程悦博在纸上写着,他列出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:

程悦川是故意的,故意来通知他们,故意来惹怒他们。这么看来,程悦川那边儿,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。又或者,程悦川到底想干什么呢?

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三年多了……他失去她的消息三年多了……

郑凡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儿上,谭乐怡却躲在角落里,一直看着他。终于鼓起勇气想要走过去,郑凡却起身离开。随着郑凡身影的移动,谭乐怡又看见的程落,气得牙痒痒。

郑凡走近程落:“你的伤……好些了嘛?”

程落淡笑着点点头:“谢谢关心。”

郑凡突然不知道怎么搭腔,程落一向冷脸对他,突然给他个好脸色,郑凡无所适从了。他发现,他就是犯贱!

“谭乐怡在那儿看你半天了。”程落指指郑凡身后,无奈叹笑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程落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。刚刚和阿福回到团部,程落突然想起她的兰姨。有些事情必须赶快告诉程悦博,所以便急急忙忙去了。

“大伯,四叔做这些,其实都是为了兰姨。”程落的语气里,颇带一些求情的味道,“我见到兰姨了,她很好,也没什么大的变化。”

听到何芷兰的消息,程悦博微微笑了笑。但即刻转变话锋:“不管怎么说,悦川毕竟还是做了很多错事。我们要听从组织的安排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程落解释道,“其实我只是想要说,这件事情上我们不要采取极端手段,就当是给四叔一个机会,组织上要怎么处置他,我会接受的。”

“放心,他不仅是你的四叔,也是我弟弟啊!”程悦博叹息,拍了拍程落的肩膀。他的四弟满腹才华。若是没这些事儿,现在定已成大器。是他这个大哥的错,造成了今日的局面啊。程悦博调整了心情,又说道,“如你所说,那悦川应该是被控制了。最好是能里应外合,帮他取得鬼子的信任。”

已是天明。又一个不眠夜过去了。

阿福想起他对雷爷说的那些事儿,很是犹豫:要跟雷爷说清楚吗?

但是,他真的很不想再提一次。那些事情,包括他的身份,他的名字,阿福多希望这些东西可以全部消散了去。就像程落说的:他是阿福就好了。

然而,他的房门却被敲响了。

是雷爷吗?如果雷爷问起,那就说吧。阿福吐了口气,起身开门。

门外的人,让阿福心里一松——是程落。

“你以为是雷子枫?”程落看着阿福微微紧张的样子,笑着说,“刚才,大伯让我叫他去商量事情去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只是办公室里的两个人,被程落弄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。程悦博压根儿没说过这话,他正想去歇一会儿,就又被雷子枫拉进办公室。

阿福侧身让程落进来,关上门。心情稍愉悦,却责备道:“浑身伤,就好好休息!”

程落自动忽略这句话,拉过椅子坐下:“我帮你说吧。”

阿福没懂,讯问地眼神看着程落。

“如果必须告诉雷子枫,我帮你说吧。”

懂了程落的意思,阿福深深注视。继而释怀,坐在程落旁边:“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。”

程落被阿福看得不好意思。也不纠缠,低头说:“那我陪你一起。”

要面对的事情,终要面对。面对,放下,才能释怀。阿福突然间明白:他再怎么一味的逃避,终究不是个办法。他要战胜山本宇,首先要先战胜自己。他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无能为力的少将,他是阿福!就要用阿福的身份,去面对那段历史。而且现在,有个人一直陪伴,他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阿福的大掌轻轻握住程落撑着椅子的手。

团部办公室。程悦博和雷子枫两个人恨恨地仇视程落。

“我也不是故意耍你们的。”程落捂着脸解释。但这句解释却让程悦博很想拍她几下。

阿福看着程落的样子,几乎笑出来。咳了一声,正色道:“雷爷,政委。我有事跟你们说。”

阿福将他想起来的事情,巨细靡遗的告诉雷子枫和程悦博。程落坐在阿福身边,竟没有发觉阿福的情绪有一丝变动。担心地看看阿福,不知道他是把自己掩藏得太深,还是他真的能够,或是已经看开的那些事情。

“阿福,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?”雷子枫听后震撼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。随意问了个问题。

“上次侦查青城的时候。”阿福回答。一切都平静得很。

“给我们说说山本宇吧。他现在暂代堂本正一的位置,可是我们的头号敌人。”程悦博本来也就知道一些事,没有像雷子枫那么震撼。

阿福想了想,挑出有用的信息:“山本宇的确聪明,又出生军旅世家。但是好斗!征服欲和控制欲极强。自尊心强,容易被激怒,不然他也不会答应跟我决斗。”

“他太把你当对手了。所以容易被你激怒。”雷子枫稍有不赞成,“或许换一个人,他就不会这样了?”

程落想到山本佐,那间房子和那几只狼犬,接腔道:“我不否认阿福对山本宇的影响,但是我还是赞同阿福的话。山本佐和山本宇是兄弟,两个人做事的风格很像。征服欲、控制欲都很强。如果不是他们尊严之上,阿福打伤山本宇的时候,周围还有十来个鬼子兵,如果不是山本宇不让他们插手决斗,我们没那么容易逃出来。而且后面赶来的鬼子,是等到山本佐下了命令以后,才向我们开枪的。”

“那在军事方面,你了解多少?”程悦博又问。

阿福摇摇头:“没交过手。我不清楚。”

大家陷入沉默状态。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现在呢?他们对对方,并不了解。但是对方,有个程悦川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