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学习跳舞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程落窝在坦克里,舒舒坦坦地坐着。就是累了猴子,整个团城都差不多翻过来了。

阿福翻进来,语气温和:“你哥找你找疯了。”

“你知道我在这儿,为什么不告诉他。”程落一脸料到的样子。她在逃出团部的时候,就见到阿福在看着她。那会儿他没有拆穿,现在肯定也不会。

阿福没说话,把枪靠在一边儿,坐下,放轻松来靠在椅背上。两个人都不说话,气氛安静又清闲。

但阿福有疑惑,一直等着程落解释。可这个时候,程落却定力十足。阿福再一次主动打破安静:“为什么逃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程落爆笑起来,“你知道吗?每次你憋不住先说话的样子,特别有趣。”

阿福冷脸看着程落,眼神里装出威胁,却伴着挫败。

“好了嘛,别生气,我错了。”程落柔声道歉,却是满口吃定阿福的语气,再次让阿福,无奈地吐了口浊气。

程落还在笑,只是现在笑得收敛了些:“我不喜欢,所以就逃了。”

“不喜欢?还是不会?”

程落说话的时候,眼神一直在飘。阿福果断拆穿程落的遮掩,程落瞥他一眼,死要面子地把头歪朝一边儿。

又安静了一阵,这次轮到程落缴械投降:“你知道吗?那气氛实在是太闷了!我就想不通了,你说雷子枫那种比我哥还猴子的人,怎么就会希望开舞会?那反正有他们撑场面就够了嘛,就不要拉我下水了,你说是吧。”

阿福没有接话,转个话题:“以后有事,就说出来。别总跟拉锯战似的。”

程落挑眉看着阿福,有些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头发,用力地点头。又做了个敬礼的手势:“遵命。”

阿福微笑,起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:“来,我教你跳舞。”

程落顿时有些不自在,脸“噌”地一下红了个遍,阿福突然的动作,弄得她紧张得很。阿福看着程落的反应,轻笑,霸道地拉起程落的手:真没看出来,就她还会害羞。

“我……你还是教我狙击吧……”程落低着头,吞吞吐吐地。

阿福坐在座位的扶手上,让自己比程落矮一点,微微抬起头看着程落努力藏起来的脸。有些使坏语气:“你都主动抱过我,还害羞。”

程落抬起眼睛,狠狠瞪了阿福一眼。

其实阿福也有些惊讶,自己怎么会这么说。只是看见程落的反应,阿福也就没有纠结太多。不再逗她:“雷爷他们肯定会让你参加!”

程落苦着一张脸,认命地点点头:“那好吧……但是你不准说我笨!”

阿福轻轻把程落的右手,托在左手手心。右手拉着程落的左手,搭在自己右肩。再揽住程落的腰。

“不要紧张,一种礼仪而已。”感受到程落的紧张,阿福低声安抚着。程落还是不敢直视阿福,微微点点头。

“退左脚……”

“右边儿……右脚……”

“又错了……你真的不聪明。”

程落甩开阿福的手:“平时怎么没发现你有那么多废话!”

阿福只是看着程落,没有说话。他只是觉得程落太紧张,难得他多说几句话,想要活跃一下气氛,程落竟有些恼羞成怒了。阿福很委屈,阿福很无奈。

“好吧,我错了。我好好学。”程落低头,承认错误。

“好好学!”阿福稍稍严肃。

程落低头,跟着阿福的脚步,虽然总是慢半拍,但总算没有像刚刚那么笨手笨脚的。

一开始是跟得上,不过慢慢的,步伐开始有些乱。程落一着急,阿福就看出来了,有意放慢步调。只是程落急着跟上阿福,一不小心,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。阿福眼疾手快,右臂一使力,把程落拉进怀里。

程落的手撞在阿福胸口,两个人都皱起眉头。阿福胸口的衣服,程落右臂的衣袖,瞬间都染上了血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很痛吧?”程落退开,微微慌张。担心地看着阿福,“我们先回去吧,让玲珑给你看看。”

阿福闭着双眼,捂着胸口微微摇头:“不碍事。”

本来看着阿福闭上眼睛,程落才悄悄伸手去揉揉右臂上的伤。不料正好这会儿,他正好睁开眼睛,正好看到程落衣袖上都是血。拉起程落的手,轻轻挽起来,看到血红的绷带。心疼地皱皱眉:“怎么伤的?”

“没事……”程落缩回手,“不小心碰到而已。”

阿福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丝怒意。再一次霸道拉过程落的手,一圈一圈解开满是血的绷带,眉皱得更紧,微怒:“你骗我!这明明是枪伤和刀伤!”

“不要生气嘛……”程落看着阿福,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反握阿福的手。

“你对我都不肯坦诚一点吗。”阿福抿嘴,有些挫败,有些心疼。程落向来坚强,一天傻乐傻乐的,谁看见她,都觉得她没心没肺的,甚至自己也总是这么觉得。

阿福知道程落不告诉他,不是不坦诚。她只是不想自己担心。但就是这样善意的谎言,更不能让他接受。

“我的事,你不管我乐不乐意,开不开心,固执己见的一定要打破我的防线。你的事呢?也不管我的想法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阿福挫败地说,拉着程落的手微微放开。

“阿福……”程落有些慌,回握阿福,“我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阿福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,但是他又没办法克制自己。他承认,他失控了。他在改变,但是这样的改变,好吗?他不知道。他依赖程落,也希望程落能给他同样的回应,但是希望和现实的落差,让他无从接受。

“伤是那天执行‘暗杀’的时候,四叔为了阻止我打伤的。已经没事了。”程落咬着嘴皮解释,“在战场上,受伤在所难免。我会保护好自己,你不要生气好吗?”

阿福看看程落,微微点头:“回去吧,伤口都这样了。”

程落乖乖点点头。阿福先跳上去,伸手下来拉程落。程落低头笑了一下,乖乖把左手递过去:阿福真是很霸道啊!

程落将衣袖弄下来,阿福颦眉看着她:“小心碰到伤口!”

“不会。血淋淋的招摇过市,万一被吓到人就不好了。你说是吧?”程落调皮地皱皱鼻子。

阿福不语,对于程落的顾左右而言他,他已经实在习以为常了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