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醋缸雷爷

醋缸雷爷

阿福的伤先包扎好,却执意留在医务室里。

阿福坐在程落左边儿,看着玲珑洗伤口,他觉得自己手臂都是痛的。但是程落却一脸面无表情。他甚至可以看到汗水顺着程落的脸颊流下来。

“玲珑你轻点儿!”阿福着急,语气微重了一点儿。玲珑的手微微一抖,一不小心几乎按了下去。

程落转头看着阿福,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,摇头说:“不疼……”

看着程落一脸隐忍,一脸汗水,阿福叹一声。也不再多说,轻轻握住拉着他衣袖的手。这会儿阿福突然想到,那天在那个黑房子里面听到的狗叫声,难得程落的腿伤……

程落感觉,阿福握着她的手,突然有点用力。

听说阿福和程落回了团部,雷子枫就坐院子里等着。好吧,其实他并没有很强烈的意愿,要去为难程落。只是上官于飞交代了,团里要去一定有几个人参加舞会。但整个团里,也就这么五六个女同志,他也很为难。

这会儿,上官于飞领着那些个选出来,要去参加舞会的同志,走到院子里。正巧不巧,阿福和程落从医务室里走出来。

“阿福、程落,你们过来!”雷子枫叫道。只是马上,他就有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。

阿福和程落听到雷子枫的声音,阿福看了看程落,程落认命地瘪瘪嘴,跟着阿福走过去。

“雷爷。这是干嘛?”

雷子枫很暧昧地瞥阿福和程落一眼,说道:“学跳舞啊!你们可都是要去参加舞会的。”

阿福没说话,站到一边儿。

“大家先静一静,我先给大家讲解一下,这些跳舞动作的要领……”上官于飞很仔细地向大家讲解,如何迈步,退步,并步。最后说道,“我和阿福示范一下,让大家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雷子枫不乐意了,这就是为什么,他会有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。他刚刚为什么叫阿福过来呀,嘴贱!

上官于飞看了看雷子枫:“阿福比你跳得好啊!”又转头看看阿福,“阿福,来,我们给大家示范一下。”

阿福第一反应,是先看看程落。程落笑笑:“快去啊!”

不过程落这一笑,倒是遭来雷子枫无数个白眼儿。

阿福抿抿嘴,轻吐了一口气。把背上的枪拿给程落,由她保管。

阿福绅士地做了个邀请地动作,轻轻托起上官于飞的手。两个人舞步之间,都控制得很好。像一对极好的拍档在舞池间,翩翩起舞。

程落还真是个闲不住的主儿,因为她站在最后面儿,看不到阿福和上官于飞跳舞,便蹦跶到石桌子上去站着。或许是程落神经比较粗,她只是单纯的觉得:阿福和上官配合得挺好的。

雷子枫就不舒服了,左瞅阿福一眼,右瞅阿福一眼。真像是想把阿福身上射出个洞来。

阿福是觉得雷子枫吃醋的样子很好玩儿,只不过他这次没有使坏地跟雷子枫闹。反而不太专心跳舞,总时不时回头看看程落。

终于一支舞跳完,阿福再一次绅士地回礼。

雷子枫双眼突然轱辘一转,然后雷子枫邪恶地笑笑,转身对着身后,站在石桌子的程落说:“程落,学会没?我们俩给他们表演一个?”

程落看看雷子枫,突然没反应过来:“啊?”

“你不会?笨死你啊!”雷子枫一挑眉,转个身。激将法开始运用了。

程落不乐意了,蹦跶下地,跟雷子枫杠上:“谁……谁说我不会了?”

阿福一挑眉:雷爷这是想干嘛?这是要报复呢?

“会的话,来吧!”雷子枫伸出一只手,一脸不屑和偷笑。

“好啊,那就给你表演一个!”程落头一歪,把阿福的枪塞到雷子枫怀里,拉起他伸在半空的那只手臂,按在枪上,“保管好了!”

本来,听到程落答应跳舞的时候,稍稍有些不舒坦的阿福,这会儿又被程落弄得满头雾水。

“你一个人怎么跳?”雷子枫抱着枪,茫茫然看着程落。

程落转头看着雷子枫:“谁说我一个人跳,我不相信你的水平,还是我师父比较靠谱。”

雷子枫张着嘴巴,食指指着自己,一脸不爽:“我……”

还没等他把话说清楚,在场的所有人都通通爆笑起来。

阿福稍带同情地看看雷子枫,眼底却都是窃笑。又转过眼神去看着程落,满满地宠爱。看着程落心虚地走近他,又很小声地说:“我不会,你别让我出丑啊。”

阿福微笑,退了一步,微微弯腰,右手在半空完美地划了半圈,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。

程落的动作稍显笨拙,阿福耐心小声地指导提示,也稍微放慢舞步,让程落跟上。慢慢地,程落终于能够比较自如地跟上阿福的脚步。

阿福微微弯着嘴唇,偏头看看雷子枫,稍带炫耀的意味。雷子枫奸计未得逞,气憋气憋地歪着脑袋。

一舞完毕,全场鼓掌。阿福担心程落不懂得谢礼,自己也没有谢礼。放开程落的手,站在她身边。

程落趾高气昂地走到雷子枫旁边:“看到了吧!”

“哼!”雷子枫没有理会程落,就对着阿福哼了一声。把手里的枪扔给阿福,转身就走人。

好吧,雷子枫吃醋了。阿福和上官于飞跳舞,雷子枫吃醋了。看着雷子枫委屈气憋的背影,程落瞄了上官于飞一眼:“去哄哄呗。”

上官于飞脸红,却没有听程落的。只是组织大家学习跳舞。

猴子从外面儿回来,他当然没有真的去找程落。在团城了绕了一圈儿,没看见程落。他就知道他那妹子肯定是躲在后巷子里。反正没事儿,猴子也不急,就在团城里晃悠。这会儿晃悠到团部门口,站岗的段小宝告诉他,程落已经回来了。猴子嘿嘿一笑,准备回去。

正巧不巧,猴子才踏进团部,就遇上了一脸气冲冲的雷子枫。

“雷爷。”猴子笑呵呵地叫了一声。结果被雷子枫狠狠瞪了一眼。

被雷子枫这么一瞪,猴子莫名其妙的委屈起来:雷爷这……又是咋了?

“阿福,如果我今天跟雷子枫跳舞了,你会不会生气啊?”

晚上,阿福和程落溜达到团城外不远处的小河边儿。跳了一整天舞,程落还精力充沛得很。不过突然想到,今天阿福把雷子枫气得半死,程落就觉得好笑:雷子枫就是个大醋缸子。又想起站在身边的人,程落突然很想知道,如果自己和雷子枫跳舞,阿福会怎么样。

阿福偏头看看身边的程落,没搭理。好吧,阿福承认自己听到程落答应雷爷跳舞的时候,是有那么点儿不舒服。但是,他不是雷爷呀……他也不能是雷爷呀……

程落跳到阿福前面,看着阿福,拉着阿福的手臂晃了晃:“会不会嘛?”

“……”

“会不会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再不说话,我就不理你了!”程落朝着阿福做了个鬼脸,装佯要走。

“会。”阿福一把拉住程落,说话的语气有些别扭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醋缸雷爷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