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伪军六子

独立三团狙击战 伪军六子 凤舞文学网

团城里,这一次的军民互动准备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。虽然忙得很,不过大家都开心的。还有一天,舞会就要开始了。

但正当一切事都进行得很顺利的时候,几个守城的小战士拖着一个浑浴血的人,走进团部办公室。

程悦博不顾全是血的人的阻挠,坚决先让玲珑给他治伤。

玲珑毕竟不是外科医生,就让猴子赶快去团城医院请一个外科医生过来。然而,跑团城医院的这一段,猴子遇上一个人,一个猴子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人。

猴子才赶到医院,就看到了林妙瞳。

林妙瞳也是一愣,当时,她听林康伯说,猴子被处枪决。虽然她怪他,但是,也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。毕竟,猴子也是个英雄,战功赫赫。

“妙瞳……”猴子惊讶地唤一声。

林妙瞳几乎想逃走。却被猴子拦住:“妙、妙瞳。我现在又任、任务,你等、等我一下,我跟你解、解释。”

猴子咬咬牙,转往医院里跑。猴子都没跟医生说清楚,抓上医生就往外跑。结果,都快跑出团城医院了,又得跑回来,帮医生取些东西。

只是当猴子送医生回来的时候,翻遍了整个医院,却再也没找到林妙瞳的影子。

被小战士带进来的人,伤严重。却固执地不肯医治。

“程政委,我是六子,川哥让我告……告诉你……”

程悦博打断六子的话:“六子,你先休息,等伤好了再说。”

“程政委……政委……没时间了,您先……先听我说。”

程悦博倔不过六子,挥了挥手让玲珑和医务室里的其他战士都出去。

“川哥让我逃出来,引开鬼子的视线,他让你在……在鬼见愁埋伏,接应他把,芷兰姐救……救出来……”

程悦博皱眉,已经出了一次问题。他怎么还能带着团里的弟兄们去冒这个险?

“程政委,我求求您……您,相信川哥……”六子疼得直哆嗦,“川哥做这些,只……只是想把芷兰姐救……救出来。”

“时间?”程悦博看着六子那龇牙咧嘴的样子,不忍心。不管信不信,还是先让他安心,帮他取了上的子弹再说。

“三天后。”

程悦博走出来,赶紧让医生进去。六子的伤势严重,肩膀、腰腹、背部、腿上取出了六颗子弹。跟他的名字倒是登对的。

“受了这么重的伤,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。”医生给六子昨晚手术,走出来。一边擦着额上的汗水,一边儿说,“撑不撑得下去,还得看他自己。不过他求生意志很强,这很好。不过,最好是送到医院去,毕竟那边设施齐全,我们也好照看。而且他失血严重,我得回去化验一下,给他输血,这一来一回,怕耽误了治疗。”

程悦博赶紧找人来,将六子抬上担架,送往医院。

“猴子,在医院守着,他一醒来就赶快通知我!”

猴子猛点头:“哎,好的,政委!”

六子醒了,在当天夜里。猴子全速冲回来报告了程悦博。

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。川哥跟山本宇说,用芷兰姐来要挟你。趁机找个人代替芷兰姐,然后趁乱把芷兰姐偷偷送进团城。但是鬼子肯定会有伏兵,我赶来传消息,没办法知道鬼子的部署。”六子讲完这些话,渴得很,猴子递了杯水过去。

程悦博看了看六子,疑惑道:“你没被发现?你这一伤怎么来的?”

“自己打了一枪,后来又给补了几枪。”六子低着头,“川哥要找人出来报信,肯定不能让鬼子发现,我就装死。说是叛徒,鬼子不信,非着川哥再补上几枪,川哥使枪使得好,没伤到筋骨。”

“啊?他这么对你,你还、还叫哥?”猴子听得毛骨悚然的。

“川哥救了我一家老小,他对我们也是好得很。”六子说着,有些哽咽,“当汉(、)不像你们,敢敢恨,想什么能说出来。川哥苦,他恨鬼子恨得牙痒痒,但他啥办法都没有,鬼子让他干啥,他还得干啥。”

程悦博沉默了。不言以对。

只是猴子嘲讽地笑笑:“德行,就他那德行,就一彻头彻尾的汉(、)!”

“不准这么说川哥!”六子差点儿从上蹦起来。

猴子看六子浑上下都是伤,也不计较:“好好好,我不说,你躺、躺好了!”

“程政委,我给您跪下了!您一定要帮帮川哥啊!”六子爬起来,跪在上,满脸泪水。

猴子皱皱眉,他还真是能理解六子的心。

程悦博一惊,大步迈过去扶着六子:“你先躺下,好好养伤。”

一大早,的确有消息传到团城。程悦川邀程悦博,两后于鬼见愁见面。而他是否赴约,决定了何芷兰的生死。

程悦博召集大家开会。程悦博也烦得很,他不能为了芷兰而陷团里的弟兄于不义。但是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芷兰在鬼子手里,而无动于衷呢。

大家各持己见,以石敢当反对得最厉害。石敢当说着,还不时瞥瞥程落:“要不是那狗汉(、),老张他们也不会死。这都上了一次当,还要信他?”

猴子是真真的被六子感动到。而且听石敢当这么一说,还看着石敢当时不时,很不屑的往程落那边儿看看。当时就不痛快:“怎、怎么说话的?你小子出事儿的时候,我们没管?”

“切、这哪儿能一样啊?”石敢当又跟猴子杠上了。

程落拉拉猴子:“哥,跟他说人话他听不懂。先听听大伙儿怎么说。”

“嘿!有本事你再说一遍?”石敢当冲着程落就走过来,咬牙切齿,双拳紧握。

“石头!”阿福喊了一声,压住石敢当那副臭脾气。又对着程悦博说,“政委,我们可以声东击西!”

雷子枫挑眉看了阿福一眼,一笑:“对啊,老程。我们可以打炮楼。”

“雷爷,上次胖墩儿那胡、胡椒面儿炸弹还、还没用完呢。”提到打炮楼,猴子就激动起来。

雷子枫拍拍程悦博肩膀:“放心吧,老程!这狐牙峰谁还能比我熟?青城北面儿那林子,我还埋了设了防。就是撤退的时候,鬼子跟来,我也有办法把他们引过去!”

程悦博勉强笑笑。

“团长,就为个女人,就为个汉(、),我们就得跟着折腾?”石敢当不乐意得很。

雷子枫好笑地看着石敢当:“你小子脑子里在想什么?只要是我们的同胞,就得救!”

“哼,就像上次,为了救程落,害死六七个人?”石敢当在一边儿冷嘲讽地数落着。

石敢当的话还没说完,猴子就冲过去了。一拳就打在石敢当脸上:“你小子今儿起猛了是吧?脑子被门夹了是吧?再说一句给老子试试!”

“猴子!”

“哥!”

雷子枫、程落过去拉住猴子。但这不拉还好,石敢当才不管猴子是不是被人拉住了,抬腿就是一脚。石敢当下手本来就重,一脚踢在猴子肚子上,弄了猴子呕了半天。

“石头!”阿福挡在猴子和石敢当两人中间,阻止石敢当再出手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程悦博猛一拍桌子,声音雄浑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都给我住手!”

“哥,你没事吧?”程落扶着猴子,又狠狠瞪了石敢当一眼。石敢当才不当回事儿,头歪向一边儿。

阿福看了看程落,石头的话肯定刺激到她了吧。阿福有些恼,转头看着石敢当低吼:“站着干什么?该干啥干啥去!”

石敢当委屈了,委屈地瞥阿福一眼,还是走出办公室。

“老程,你这民主搞不得,人多意见杂,就看看那小子,以后开会还是找几个脑子好用的,乱得很!”雷子枫瞅着石敢当的背影,埋怨程悦博几句。

程悦博自行吐纳,调整心态:“那这事儿,你怎么想的?”

雷子枫斜眼儿看着程悦博:“管他们和谁什么关系,组织不是一直崇仰宽宏嘛。只要他能改,我们就应该给他这个机会。”

“政委,我赞成子枫的说法。”上官于飞说话,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不该看着,自己的同胞在鬼子手里,而无动于衷。”

“大伯,我有任务在,无论独立团怎么决定,我得要完成任务。”程落说了她的立场。听起来是很冲动。但其实程落并没有,上面儿交代的任务已经一拖再拖,她必须去完成。

雷子枫接腔:“就是,我们还得配合程落完成那个任务。”

程悦博点点头:“那我们得计划一下。”?...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