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团城舞会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经过早上这一出,晚上的军民互动,雷子枫他们几个人还真是没什么心情参加。而且,安排各种事情,一天下来,大家也很累了。

“大家别这样。大伯,上官,大伙儿都还等着你俩主持呢。你们得快点儿准备去呀!”看着办公室里死气沉沉,程落先站起来,拍拍桌子,发动气氛。

“对,大家都快去准备。我们的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。快点儿,大家都动起来。”程悦博看看程落,站起来附和。

无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,现在该做的事,还是应该要认真去完成它。

大家打起精神,各自去准备。

一边儿是露天搭起的大舞台。程悦博作为主持,先是打了场官腔儿,然后开始报节目。这不办这次活动,还真不知道这团部里,卧虎藏龙的。

瞧这节目单:有舞狮,有京剧的。老百姓也很积极参与,几个人组织起来演话剧的,竟然还有人演起了莎士比亚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……

舞台下面一直欢声笑语,掌声连连。

程落穿上那一身雪白的晚礼服,各种不习惯。

之前程落嫌太暴露,加之她手上、颈上还有狰狞的伤口。因此制作晚礼服的裁缝,赶紧修改,加上了一个一字领、一双及肘的长手套和一块丝巾。这晚礼服越改越稀奇,程落就越来越纠结。好吧,她还是小屁孩儿那会儿参加舞会,都穿着一套小男生的礼服。这会儿让她穿这个,真是好为难。更纠结的是,这裙子太长,她还真不是可以扮淑女的人,这么长的裙子,走路都得摔倒。

程落纠结小心地走出来,一脸气憋气憋的模样。看看外面,上官于飞、玲珑、谭乐怡还有几个医务室的小护士,大家的晚礼服都差不多,虽然或大或小有些差异,但也不像她穿的这个。程落突然觉得自己好招摇。

真是人靠衣装,平时顽劣的程落,本来五官也长得也很不错,这会儿更是出落大方。只不过程落的发型……她居然扎了个高高的马尾。上官于飞坚决把程落的发式重新弄过。只是时间紧张,只能简单地弄一下。上官于飞将程落的头发散开,披下来。从两耳边分别挑起一缕鬓发拉向后。在后脑处扎起来。

而让人堪忧的是,准备出去了,程落就从站着的地方到门口,不足丈许的距离,就绊了自己三、四下。程落无奈,还有些羞,只能低着头,低着头。她是真的想逃跑啊!就让她当个逃兵吧……老天啊!

雷子枫、阿福一行人等在门口。大伙儿都一身黑,就阿福穿着一套白色的晚礼服。虽然有些不礼貌,但是为了节约团里的开支,雷子枫、阿福和上官于飞的礼服都是之前的那一套,让裁缝给修改了一下,就当做是翻新了一遍。

看着程落走路笨拙的样子,阿福无奈地笑笑。也不避讳,朝程落走过去。站在程落身边儿,曲起手臂。周围人太多,程落挽也不是,不挽也不是。面红耳赤地看着阿福。

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阿福慢慢发现,其实程落害羞起来的时候,还真是蛮害羞的。那就自己主动一点儿吧,阿福轻轻托起程落的手放在自己臂弯处。阿福对着程落笑了笑,这个笑容似乎摄人心魂,竟让程落很快平静下来。

阿福今晚的所作所为真是惊艳四座,除了雷子枫和郑凡,大家都是一脸震撼。

团城的一个大会堂,已经布置得极精致。雷子枫和上官于飞以主办者的身份,迎接团城商会的人。和每个人一一打过招呼。

阿福和程落呆在角落里,阿福不喜欢热闹,程落不喜欢这种气氛。这一刻,俩人倒是颇有些心意相通的味道。

“还记得怎么跳舞吗?”阿福提醒了程落一下。这几天每次练习的时候,她都偷懒。

程落歪了歪头,轻轻挨着阿福的肩膀:“不记得也没关系,这不有你的嘛,我怕什么?”

阿福笑起来,程落这句话,让他的心里满满的。但是嘴上却是另一个意思:“我又不是神,你不会我也没办法呀。万一等会儿有人请你跳舞,你就丢脸丢大了。”

程落慎怒,瞪阿福一眼,嘟着小嘴不理会阿福。

阿福也不再说话,握住程落的手。饶有坚定的触感,似是在诉说:别担心。

终于,所有宾客都已到场。上官于飞挽着雷子枫的胳膊走上台。两人摇身一变,就成了主持人。

“各位嘉宾,晚上好……”上官于飞开始了她滔滔不绝地演讲。其实时间也不是很久,只是雷子枫这个哲学特差的人,实在听不得那些官腔,捂着嘴巴打了好几个哈欠。遭来上官于飞好几个慎怪的眼神。

“我们的舞会,现在正式开始。”

终于听到结束语,雷子枫几乎开心得飞起来。赶紧拉着上官于飞跑下台去。绅士地邀请上官于飞跳舞。

两个人和着音乐,有节奏地跳动舞步。

“子枫,你现在可是团长。不能总这样冒冒失失的。”上官于飞小声慎怪雷子枫。

雷子枫笑得像个孩子,却无赖地说:“你可是我媳妇儿,以后不准和别人跳舞!听见没!”

“谁是你媳妇儿?当时说好了是骗……”

“哼哼!”雷子枫皱眉皱鼻子,打断上官于飞。无赖地把脸转向一边儿。然后又瘪瘪嘴,示意上官于飞往那个方向看,“看看,看看。人家两小口,你还让阿福跟你跳舞。像什么话呀?”

上官于飞对雷子枫无奈,往那看过去。

阿福带着程落的步调,步子有些慢了,和音乐并不是很协调。但两个人的舞步却恰到好处。程落一不小心踩到了裙角,阿福不动声色地扶住程落,两个人距离稍稍贴近了些。程落有些不好意思,轻轻咬着嘴皮,竟对着阿福露出个娇憨的笑容。

上官于飞惊讶,看向雷子枫: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?都不告诉我!”

雷子枫突然就觉得自己高大伟岸了,努力直了直腰板儿:“阿福不是猴子,什么都不爱说。而且平时都低调得很,你要是看他哪天动作多了,说话多了。那肯定有问题。前两天我骂猴子,他还帮猴子来着。”

“怪不得,那天我让阿福和我示范以后,你要让程落和你跳。我还以为你故意耍程落呢,原来你是想气阿福啊!”上官于飞也笑起来,就着今天的容颜,有稍许的艳丽。

雷子枫想到上官于飞和阿福跳舞,就特委屈。又瘪嘴,又不理上官于飞。

“大醋坛子!”上官于飞娇声责备,颇有些撒娇的意味。雷子枫听到这一声大醋坛子,转过头对着上官于飞龇牙咧嘴地做了个鬼脸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