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两个枪声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为了不让程落丢人,阿福最终还是同意了程落的逃跑计划。只是他有些想不通,刚刚连走路都走不顺畅的人,现在怎么能跑那么快。

而程落的解释,还真让阿福无奈。

“逃跑和逃命差不多,跑慢了就没命了。”

两人一路溜出团城。团城外的小河边儿,跟团部后巷的那架坦克一样,都变成了他们的根据地。因为夜里天寒,阿福把外套脱下,披在程落肩上。

程落拉了拉衣服,柔声说道:“阿福,我好慌……我总觉得后天,不会那么顺利。”

阿福抬手扶着程落的双肩,语气坚定: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“答应我一件事,好嘛?”程落靠近阿福一些,“不管怎么样,不要杀他。不管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,但他毕竟是我四叔。不要杀死他,他的生死,留给组织上决定。”

阿福看着程落慌乱失措地样子,心疼地将其拥入怀中,用力点点头:“我答应你!放心,我们的任务,是去救人!”

程落伏在阿福胸口,闭着眼睛微微点头。

阿福的食指一下一下抚着程落的发丝,希望安抚她的情绪。想到早上石头说的那些话,和程落淡然的表现,阿福很不安。然而确定了他这种不安的,是胸口的触感。阿福微微觉得衣服有些湿:是她哭了吗?

“落儿……”阿福微微低下头,他的唇轻轻触及程落的额头。

自打那夜以后,阿福就再没叫过“程落”这两个字,他总觉得继续这样叫,很不舒服。而另一个称呼,几次到了嘴边,阿福都没叫出来。只是终于在这个时候,他忍不住叫出来。他是实在没有见过她这样,即使那天林老伯的死差点儿让她崩溃,她都可以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;即使手上的深可见骨,洗伤口的时候,她都没有哼一声。但是,现在的她却单薄得很,自己拥着她,既不敢用力,也不敢放松。

舞会完毕。团部的另一项工作,又紧张的开展起来。

雷子枫和猴子负责袭击青城炮楼的任务。挑选人手,准备胖墩儿发明的胡椒面儿炸药,计划进攻和撤退的路线。为了以防万一,雷子枫先让猴子先运送了些药品、子弹、炸药这类东西到山寨里,以备不时之需。等到了夜里,雷子枫带着选出来的一干弟兄,从小道绕回山寨里面,等待第二天的行动。

程悦博则是等到傍晚,开始大面积排兵布阵,到夜里组织部队,调动了三营一连二连的战士,分别安排在鬼见愁峡谷的左右翼埋伏起来。阿福、石敢当两人主要负责鬼见愁峡谷左翼一侧的狙击。郑凡和温国华负责右边。程落和谭乐怡负责左、右翼的敌情侦查。

上官于飞坐阵团城,无论如何坚守阵地。

第二天清晨,程落和谭乐怡在鬼见愁入口处侦查。见程悦川坐着摩托往这边儿来,后面儿跟着一辆卡车。卡车上人挺多的,但似乎来的人都是伪军。程落往山谷右边儿看过去,谭乐怡也正好往这边儿看过来。

程落给谭乐怡打了个手势:食指先指向谭乐怡,然后往回指了指;再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地下。意为你回去报告,我留守原地。

谭乐怡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猫着身子往回跑。

“郑凡,正主儿到了,让大家准备吧。”

郑凡听到,抬手一挥,示意大家散开掩藏,准备战斗。又对着对面山壁一直在等消息的石敢当打了个手势,让对面开始做准备。

“师父,人已经来了。”石敢当报告阿福。

阿福站直身子,往已经选好的狙击点走去:“让大家准备。”

程悦博到达鬼见愁的时间,整整晚了一个钟头。庭前信步,悠闲自在。程悦博刻意去营造一种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自信。

“大哥,你来得真是很晚啊!”程悦川冷笑,“你要再晚来两分钟,我就送车上的人去见阎王了。”程悦川指了指坐在卡着上,被蒙的严严实实的女子。

程悦博微微皱眉,看着车上的女子,心下隐痛:“我来了,放人吧。”

程悦川再冷笑了一下,一侧身从腰间摸出手枪:“你……”

“别开枪!”程悦川话音未落,便听到左侧山壁上传来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声。

程悦博和程悦川不约而同的颦眉,正想转过头去看。

“嘭!”

“嘭!”

几乎和程落的声音同步,两声枪响。一枪打在了程悦川右手握着的枪上,程悦川正想转头之际,枪飞了出去。然而第二声枪响后,从背后打中程悦川,分毫不差的击中心脏。程悦川一脸痛楚,慢慢倒下去。

“四叔……”程落站在崖壁上,看着倒下的程悦川,双手紧握成拳。

“悦川……”程悦博慌忙跨步上去,扶住倒下的程悦川,“悦川,悦川……”

卡车上的伪军顿时慌乱起来,举起枪就往崖壁上乱打一气。

程悦川使力睁开双眼:“大哥……我终于还是……遭到报……报应了………”

“别说话了,你坚持住,哥送你去医院。”程悦博慌得有些颤抖,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。

“大哥,没……时间了。给,这是官县和青……城的布防图,替我赎罪吧……”程悦川从怀里掏出一张染血的纸,塞给程悦博,“哥,如果有……有来生,把芷兰让给……让给我吧……”

程悦川握着布防图的手砸在地上,带着一脸解脱的微笑,闭上眼睛。

“石敢当!”程落看着程悦川的手砸在地上,那张带血的纸飘到一边,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才不管会不会暴露位置,怒吼地冲过去,掏出枪就指着石敢当的脑袋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