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失血过多

失血过多

||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

“落落落落”

阿福抱起程落,枪顺势掉在地上。阿福全然没顾得上理会,站起身就往山下跑去。

落落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!

阿福往团城的方向,一路狂奔。一辆摩托从身后呼啸而来,拦在他面前:“阿福,上来!”

是郑凡。

阿福看了郑凡一眼,坐上摩托:“开快点儿!”

郑凡用力转动右手手腕,摩托车后面扬起一片灰沙。

阿福坐在侧座,将程落紧紧抱在怀里。颤抖地左手,按着程落后腰流下不止的伤口。他甚至能感受到血涌出他的指间,流到手背,一滴一滴往下滴落。指间的触感几乎让阿福觉得,自己的心脏就快要停止了:不要再流了,停下来,求求你别再流了。

看着苍白如纸的程落,阿福的眼眶染上一层血红。阿福将头埋在程落颈间,掩住痛苦的神情。

郑凡余光瞥到阿福怀里的程落,心里异常不是滋味儿。但看着程落昏迷不醒的样子。又使力转动右手手腕,加快速度。他从来没有觉得一刻钟的路程,可以那么长。

到了团城医院,还没等郑凡把摩托车停稳妥。阿福抱着程落,踏上侧座前沿的铁面儿,就跳下车,冲进医院里。

程落被推进手术室,阿福和郑凡被隔在门外。

这时候的阿福,背上、前襟、裤子、衣袖和双手都沾满血。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,一定会以为他受了重伤。

阿福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气力,或许这时候谁随便碰他一下,他就会彻底倒下。阿福失魂落魄地面对着手术室的大门站立,双眼无神地盯着那扇门,毫无生气:你不会骗我,对不对?你一定不会有事,一定不会

阿福想握紧双拳,但试了几次,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力气。

郑凡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。直到程落被推进手术室以后,他看到阿福身上的血迹,他才知道程落伤得有多重。阿福根本像是个从血缸里爬出来的人。

几个伪军将程悦川的尸体,小心地抬上卡车。程悦博无力地站起身,却又强打着精神指挥大家撤退。拿着那张染满鲜血的布防图,程悦博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。他叹一口浊气,想把心里那股悲意叹出来,却效果极差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团城门口,站着几个人。统一穿着黑色的中山装。

而程悦博远远便认出,四个穿黑色中山装的人里,最矮小的那人,是芷兰。

程悦博快步上前,却在离何芷兰还有丈许的位置,顿住了。程悦博有些不敢靠近,这一切的一切,都仿佛是个梦境。

他有多久没见她了,三年多,一千多个日夜。她一消失便是一千多个日夜,天知道他满世界找她,天知道他快找疯了,却没办法和任何人说。天知道他失去她的时候,又失去了感情最好的亲弟弟。一个失踪,一个成了汉)(奸。

程悦博、何芷兰两人凝眼相望,颇有些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生无数”的味道。

直到过了好久好久,何芷兰抬起步子,向程悦博跑过去。一头扑进程悦博怀里,柔声唤起:“悦博。”

程悦博也不管身后的战士,也不顾前面站着的几个黑色中山装打扮的青年,紧紧拥住何芷兰:“芷兰。”

团城医院手术室。

几个护士忙进忙出,每次出来,都戴着鲜血淋漓的手套。把阿福和郑凡刺激得半死。郑凡实在忍到了极限,转身扯住阿福的前襟,将阿福抵在墙上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不保护好她?为什么?”

阿福没回答,也无力挣脱。双眼却丝毫没有离开手术室的门。

再一个护士出来,看见郑凡扯着阿福的衣领,不悦地皱眉:“这里是医院!”

郑凡气的很,却只是推了阿福一把,愤愤然放开手,转过身去。

“她怎么样了?”阿福赶快走到护士面前,询问程落的情况。

“情况很不乐观。子弹打中肝脏,导致大量内出血。现在子弹取出来了,但医生还在抢救。”护士说明,“现在急需输血,但现在医院已经没有库存了。你们有谁是a型血嘛?”

“我不知道我什么血型的。”郑凡拉起袖子就走过来。

护士看了看郑凡:“那你跟我去验血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阿福说道。

“那你们俩跟我来。”

等手术做完,程落被推到病房里。那张脸上,依旧苍白得毫无血色。

阿福再次给程落输血。

护士将两张病床推近。一根输血管,一头扎在阿福的手臂上,一头扎在程落的手臂上。

阿福好庆幸,他是a型血。现在可以躺在这里,输血给程落。

他偏头看着昏迷不醒的程落,心痛得无可救药。阿福回想起那一幕:石头冲到队伍最前面去,程落侧身与他背对背,为他做好一切掩护。那会儿她还冷言冷语。眨眼功夫,她却慌张地喊了一声“阿福,小心!”

然后她侧过身子,阿福亲眼看到程落打飞了一颗子弹,那时候他们腹背受敌:她是那时候受伤的吗?她是为自己挡了那颗子弹?

阿福心里一紧,顿时有些喘不过气。

郑凡回团部去通知程悦博。一路幽魂一般地走着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团部的。直到走到团部门口,站岗的小战士给他打招呼,才回过神来。

程悦博听郑凡说了程落的情况,把手里的事情交给上官于飞,同何芷兰一起急忙赶往医院。

“她失血太多,大脑、还有身体脏器长时间供血和供氧不足。虽然现在子弹取出来了,血也止住了。但是情况很不乐观。能不能撑得过来,还得看她自己。”

这句话像是魔障梦魇,一直回旋在阿福耳边。

病房里很安静,静得阿福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两张病床的距离也不是很远,阿福一直看着程落,却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。看得久了,程落的面容竟在他的眼前渐渐模糊。

他的手指动了动,几次想要移过去,想要拉住程落的手。而这一段不足三尺的距离,仿佛是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。阿福无力地叹息。

老天,你一定要把我所有的温暖都带走吗?你安排我的战友一个个死在我面前,老夫人也因我保护不力而被鬼子杀害,狐牙峰的弟兄,蛮牛和胖墩儿,现在又是她如果我罪孽深重,老天,你应该报应在我身上!你应该报应在我身上!

没有插着针头的那只手,紧紧握拳。阿福轻轻闭了闭眼睛,却还没闭上又赶快睁开。阿福满脸倦色。他好累,他好想就这么睡过去,但是他好担心,他不敢睡。他不知道他这么睡过去,醒来以后会发生什么。阿福一直看着程落,好怕眼前的人会突然消失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护士走进来准备拔掉输血管。

“我还可以再输点血给她。”阿福想阻止护士的动作。

护士礼貌的笑笑,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:“已经可以了,而且你的身体也受不了。”

等护士离开的时候,程悦博他们正好走进来。那个护士和程悦博擦肩而过的时候,程悦博瞥了护士小姐一眼,顿了顿。却没想到什么,快步走进来。

“政委。”阿福用手肘撑着身子想坐起来。

“快躺好,好好休息。”程悦博阻止道。

何芷兰坐在程落病床边上,心疼地捂着嘴巴:“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

刚刚才看到程悦川冰冷的尸体,现在程落也躺在病**,命悬一线。

阿福心里满是歉疚:如果自己在行动之前,先提醒石头,程悦川就不会死。这一切或许都是可以避免的。

病房里充斥着压抑。

何芷兰伸出手来,纤细的手指疼惜地划过程落颈部厚厚的绷带,哽咽地诉说:“都是我惹出来的祸,如果不是我,悦川他也不会落落也不用去做俘虏悦博,你知不知道,当时鬼子说要把落落送到军、妓营去,这脖子上的伤,是她自己”何芷兰捂着嘴巴,再也说不下去了。身后的程悦博也是一脸震撼。

阿福不知是惊讶亦或是呼吸困难,微张着嘴唇。睁大眼睛看看说话的何芷兰,又转头看着依旧苍白的程落,脸上尽是心疼和痛楚:她在鬼子手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,她怎么还能那么轻松的一笔带过?

病房又陷入沉默,除了何芷兰哭泣的声音,再无其他,安静得压抑。

阿福在被子里的那只手,缓缓上移,悄悄按住自己的心口。心里那种无法言语,无法表达的感觉。心一直急速地下坠,没有个边际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摔个粉身碎骨。阿福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,甚至整个人想要蜷起来,才能压制住那种痛苦。但是阿福没有,他只是悄悄地按着心口,静静地看着程落。虽然没有什么表情,但眉宇间,却是化不开的痛楚。

猴子和陈桥回来,报告了青龙阵那边儿的情况。

不出所料,鬼子在青龙阵吃了亏,死伤过半。就想着沿峭壁爬上去,结果准准儿的落进雷子枫设的另一个陷阱里——白虎阵。巨石滚落,鬼子再次损兵折将,落荒而逃。猴子要叫着陈桥,去地雷阵那边儿探探情况。等他们去到地雷阵的时候,已经失了鬼子的踪迹。只是有些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阵里。猴子抱怨了几句,拉着陈桥把那些尸体移到其他地方。

“猴爷,麻不麻烦,还给鬼子殓尸了。”陈桥无奈。

“你懂什么?这上面是老太太的清净点儿,怎么能把鬼子的尸体扔在这里?”猴子瞅了陈桥一眼,“省得雷爷等会儿再来收拾,麻烦!给我勤快点儿!”

陈桥咧嘴笑笑,也不多说,加快手脚。

处理完了,猴子和陈桥回到山寨。大家差不多准备好打算回团城。

“雷爷,还真把那俩小丫头带着?”猴子瞥了一眼司徒睿斓和司徒语静。

雷子枫偏头看着身旁的猴子:“人家想参加八、路、军,怎么了?”

“两丫头片子,打什么仗呀?”

雷子枫轻笑:“玲珑不是也参加八路了,你妹子不也是八路。她们就不行?”

猴子抓着耳朵:“这这个”

“回去,你向韩城打听打听。”雷子枫小声在猴子耳边说了一句。

猴子稍稍愣了愣,马上又笑嘻嘻地看着雷子枫,点点头:“好嘞,雷爷。”

看大家都准备好了,雷子枫让猴子带路,一行人往小路赶回团城。只是正巧不巧,雷子枫和猴子他们到达团城的时候,石敢当、温国宏一行人也刚好到达团城。

雷子枫正想和石敢当打招呼,却看到石敢当身后背着两杆枪,其中一杆是阿福的。雷子枫一慌,慌忙冲过去,一把拉过阿福的枪:“阿福呢?阿福呢?”

猴子也跟着跑过来,看看雷子枫手里的枪,朝石敢当吼了一句:“你小子快说啊!”

“我师父送程落去医院了。”石敢当看着雷子枫和猴子大呼小叫的,有些莫名其妙。

猴子一愣,一把抓住石敢当的胳膊:“我妹子?我妹子咋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应该是受伤了。”

猴子狠狠瞅石敢当一眼,撒腿就往医院跑去。

“把枪带回去。”雷子枫看着急,把阿福的枪交给石敢当,赶忙去追猴子。

猴子冲进医院,横冲直撞的想要推开一间病房房门。被雷子枫拉住:“别急,问问护士!”

猴子慌得很,被雷子枫拉住,倒也没反抗。雷子枫看着猴子一脸着急的样子,赶快找个护士打听情况。

推荐小说

小说所有的文字及均由书友发表上传或来自网络,希望您能喜欢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