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巧遇妙瞳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雷子枫坐在猴子面前,看着猴子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:“到底咋了,你说话啊!”

“雷爷……”猴子被雷子枫轻轻推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。抬起头看着雷子枫“雷爷,我看见妙瞳了。”

雷子枫皱着眉头,张开嘴巴。本来想“啊”一声儿,但是嘴巴张了老半天,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:啥?林妙瞳?她不是死了吗?

猴子本来是很不乐意跟何芷兰回团部的。何芷兰劝了老半天,猴子才气憋气憋地跟着走。

“兰姨,我说阿、阿福也太、太霸道了点儿吧。你说落落刚醒,他就把我撵出来!”程落管何芷兰叫姨,猴子也就跟着叫姨。

何芷兰无奈地笑笑,看着猴子:“你要不总说落落馋嘴,阿福能把你赶出来?”

猴子一愣,有些不好意思了,又挠耳朵又抓头发地笑起来:“这、落落醒了,我这不是高兴嘛!哎,兰姨,你说落落咋会跟阿福对眼儿呢?落落活泼可爱的,你看阿福呢。”猴子一闭最巴,装了一副严肃的样子,然后又继续说,“啥都不说,闷葫芦一个样儿。”

“你不赞成?”何芷兰看着猴子生动的表情,忍俊不禁。但听猴子这话,似乎是有点儿不太对劲儿,心里犯嘀咕,就问了一句。

猴子看着何芷兰,稍微甩了一下脑袋:“这哪跟哪儿啊,阿福是我兄弟,只要他对落落好。我肯定没话说。”

两人边走边聊,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。

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抱着一大束花站在医院门口。

“哟,这是唱哪出儿啊?”猴子看了看那束花,一脸惊吓的样子。

“这是情侣之间,表达爱慕之意的一种方式。在南方,特别是上海,送花是很常见的。”何芷兰给猴子解释,又想起多年前那些青葱岁月,温和地笑起来。眼角透出微小的皱纹,合着一身紫红旗袍和米色缀花披肩,更显出了她一身高贵的韵味。

“哎,我告诉雷爷去,让雷爷去哄哄上官大嫂……”

然而猴子的话戛然而止。何芷兰觉得奇怪,便偏过头去看看他。只见猴子楞楞地看着那抱花男子的那个方向,表情有点儿僵。何芷兰便也转过头去看着。

林妙瞳换下了一声雪白的护士服装,穿得休闲。跑到男子身边,甜甜笑着接过那束花,又抬手捋了捋拦住脸颊的发丝。

“妙瞳?”猴子有些木然地走过去。何芷兰看看猴子,拉了拉稍微有点儿下滑的披肩,跟了过去。

“猴子。”林妙瞳闻声抬起头来,看到猴子,怯怯地往后退了两步。身旁的男子扶住了林妙瞳的肩膀。

猴子看着林妙瞳躲他,有点儿慌地上前一步,解释:“妙瞳,那天晚上我、我不是故、故意的,我……”

“好了!不要再说了!”林妙瞳紧皱着眉头,喊了一声,打断猴子的话。躲到男子身后,“猴子,你不要这样。”

“妙瞳,你听我解、解释。我会、会负责任的……”

“猴子!”林妙瞳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,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!也不想我叔叔说的。那天……”林妙瞳说不下去,拉了拉身边男子的衣服。

“猴子是吧?”男子侧了一步,彻底挡在猴子和林妙瞳中间,语气带着浓重的敌意,“我是刘玄,我是妙瞳的未婚夫。那天我把你打晕的,林伯伯看妙瞳衣冠不整的,小题大做。我的未婚妻,不需要你来负责。希望你以后别纠缠她!”

刘玄说完,护着林妙瞳便快步离开。猴子呆呆地站在原地,歪着脑袋瓜子,嘟着小嘴巴,一脸难过的样子。

猴子大概地把整件事情叙述了一遍。

雷子枫挑眉点点头,突然觉得漏了点儿什么:“哎,她……她不是死了吗?”

“雷爷,我、我没问,我也不、不知道。”猴子被雷子枫问得有点儿蒙,茫然地抬头看着雷子枫。

雷子枫无奈,瞅了猴子一脸。猴子无辜委屈地低下头,看着地面。这个表情十足像是吃不到糖的小孩。

“哎,好啦好啦!”雷子枫看着猴子那样子,实在不忍心。坐到猴子身边去,搂着猴子的肩膀,“别这样!咱家猴子可是一等功的大英雄,那林家丫头没那福气。”

“雷爷,这个……”猴子被雷子枫一句话呛得说不出下文,为难和憋屈都堆在他脸上。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雷爷啥时候变得那么不靠谱了。

雷子枫心里却嘀咕着另一件事儿:得去调查一下,猴子这件事儿不是那么简单。林康伯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?除了蒋慧云,这团城里面,还有没有其他敌特分子?

“雷、雷爷?”猴子看了看雷子枫一副神游的状态,不知道雷子枫在想什么。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儿。

“啊?哦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没、没说什么。我就……我不难、难过,雷爷你团里事儿、事儿多,就别操、操心我的事儿了。”猴子还真担心雷子枫真给他找个媳妇儿,怕怕地说。

雷子枫又瞅了猴子一眼,站起来:“好好好,不给你找。这几天你也没好好休息,我就不吵你了。给我好好睡一觉,听见没。”

猴子傻呵呵地笑笑,点点头:“好嘞,雷爷。”

等雷子枫出去了。猴子关上房门,坐在炕上。双手揣在宽大的兜里,头一歪,眼睛不知道盯着哪出,本来就疲惫不堪的脸上,全是无精打采又抑郁的模样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