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他是阿福

独立三团狙击战

郑凡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程落趴在窗台上,微微徐徐的风有些凉意,却很清新。程落歪着脑袋,一脸甜蜜的笑容,刺痛了郑凡的眼睛。

这些天巡逻完了,郑凡都会过来看看程落。今天换班的时候,阿福突然说了句:“她醒了。”郑凡差点儿连汇报都忘了,就想冲过来。然而却看到这样的画面,郑凡着实有些后悔:他不该来。

“郑凡?”程落转头看到郑凡的时候,还鼓着腮帮子,“巡逻完了,就赶紧回去休息啊。”

郑凡强颜欢笑:“听说你醒了,就来看看。”

“嗯,我没事了。”程落也笑笑。

“有风,你才醒应该好好休息。”郑凡走近程落,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,“站在这儿,是等阿福哥?”

程落有些无奈,随即一挑眉:“恭喜你,答对了!”她不想这么刺激郑凡,但是郑凡总是带着些侥幸,让程落有些苦恼。

郑凡无力的叹一声,转过身子,倚着窗户边上的墙壁,偏着头看着被月光笼罩的程落,很柔美。有些不甘的问:“你……是什么时候对他……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程落打断郑凡的话,依旧趴着窗口。很多画面蹦进脑子里:

在团部,医务室,阿福送了一幅哥哥的画像给自己;

青城外,东门口,阿福惊人的枪法;

狐牙峰,山寨里,那些阿福残酷悲痛的往事。一个人,能背多少的往事,真不轻;

后巷里,坦克前,阿福拦住她,然后阿福受伤的样子和背影;

青城里,七三一,阿福奋不顾身挡在她前,因为自己,阿福选择去面对那些黑暗的过去;

……

“落落?”

听到郑凡的叫声,程落才回过神来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是他?”郑凡打破砂锅问到底。输,也要输个明白!

程落歪着头,想了好半天,最后吐出来几个字:“没有为什么啊,就因为他是阿福吧。”

“呵……”郑凡苦笑。

程落抬起头看了郑凡一眼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是八路,而不是**?”

郑凡看着程落,没有回答。

“我不否认你为我做了很多事,也很感动。”程落说得很是真诚,“但是……也没什么但是。阿福会照顾身边的每一个人,即使是那个又臭又硬的石敢当;他很厉害,但他绝不会因为他的强大而去欺负,那些比他弱小的人……”

“我已经改了,那时候不懂事……那么多年的事,你还要记得那么清楚吗?”郑凡打断程落的话,解释道。

“郑凡,就是有那么些特殊的位置,特殊的人。某个位置上,就只能是这个人。变不了,这将就不得,随便不得。”程落并没有收住话题,“其实,阿福的优点,很多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。而且,他并没有雷子枫的洒脱,没有我哥那么有趣,也没有你随和……”程落抬头看着月光衬着的黑色天空,“但是,他是阿福。”

夜色更深,郑凡坐了一会,离开医院回团部休息。程落有些愧,但毕竟不该给郑凡希望,所有话,就一次都说了吧。只是有一句话,到了嘴边程落又咽了回去:对于狙击,郑凡学得却是比自己好很多啊。抬着一杆狙击枪,上膛的速度就足够敌人送走自己好多次……

“这是练出来的,偷工减料不得。”

程落突然想起阿福之前说的那句话。稍带自嘲地笑笑,自己确实很爱偷懒。

阿福又一次带着人巡逻到这边,不经意瞥到病房窗户。里面亮堂堂的,程落伏在窗台上,杵着脑袋看着自己。阿福第一反应是想要回一记笑容,然立刻想起她的伤和那一团血纱布,便只是冷冷的瞪了程落一眼。

程落朝冷眼相对的阿福皱了皱鼻子,又钩钩手指,示意阿福过来。阿福没理会,继续巡视。然而快要巡视完这条街道,阿福无奈地吐了口气,有些气自己这么儿女情长,转头对着身后的战士说:“你们先走,我马上过来。”

走到窗口时,看见程落耷拉个脑袋的样子,嘴角不自觉地爬满笑意:“什么事?”

“你不是不过来嘛!哼!”程落嘟着嘴巴,皱着鼻子,头偏向一边,一副不理会阿福的样子。

第一次见到程落这个样子,带着小小的无理取闹,阿福有些惊喜,耐心地哄道:“好,我认错,到底什么事?”

程落笑盈盈地转过头,眼里却是皎洁:“我睡了一天了,现在睡不着。”

阿福挑眉,他差不多猜到程落接下来想说什么了:“不行!”

“什么行不行的!”被阿福戳穿的诡计,程落气急败坏地掩饰。阿福没有回话,看着她。

程落被阿福看得心虚,还是承认。硬着头皮提出要求:“你就让我跟着去巡逻嘛,走走路还是可以的。好不好嘛。”

“赶快休息,我过去了。”阿福摇头,说完话便转身走开。

“阿福,阿福!”唤着阿福,程落的声音一下比一下委屈。阿福终是没辙,吐了口浊气:“都听我的?”

“嗯嗯!”程落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,虽然脸色已经苍白,却还是笑靥如花。

阿福心下更是一软:“我在医院门口等你,不准跑!”

程落笑得更是开心,竟调皮地行了记军礼:“是!”

阿福转身,快步赶上巡逻的队伍。程落这样的依赖让他开心,却不知为何,还有一丝隐隐的不安。最可怕的是,这种不安总让他想起程落要去做人质时候的那些事情。

队伍走过团城医院,程落无声无息地加入到队伍里面,阿福陪着她走在最后。有些起风,阿福解下披风,给程落披上。程落暖暖地笑,任凭阿福为她系上墨绿色披风的带子。然后两人又赶了几步,跟上巡逻队伍。

程落偷偷伸手,拉着阿福的大掌。阿福一惊,又立刻微笑回握。不过,这只有月光的夜晚,并没有人发现这个灿烂的笑容,即使走在他身边的程落。因为此时,程落低着头,掩饰着心里不安的悸动,和面颊发烫的羞涩。

“我们这是因私忘公啊。”耳边传来低语,稍带纵容的意味。阿福无奈又掩饰不住喜悦的声音,只有他和程落能听到。

程落歪了歪脑袋,头轻轻靠在阿福手臂:“那就忘吧。”

即使如此,阿福依然警惕仔细地观察周围。程落只管跟着阿福的脚步。

只是在亮光充足的地方,两人会放开手,稍稍拉开一点距离。尔后,或是程落主动拉着阿福,或是阿福主动牵着程落。

巡视一圈,又一圈,期待天明的光华,来得晚一些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