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大电灯泡

大电灯泡

“大伯,我已经向上头报告过了,尸体……就葬了吧。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具体情况,等我回中央以后,再当面报告详细情况。”

程落和程悦博从通讯室走出来。

程悦博轻叹,点点头:“反正也耽搁了那么十来天,等伤彻底好了你再走。”

程落愣了愣,又回过神来:“好啊。大伯,听说林妙瞳没有死?怎么回事儿?”

“还不清楚。之前池田攻打团城的时候,林康伯被炸弹炸伤,好像是瘫痪了吧,脾气大得很。上官去了林家几次,都吃了闭门羹。”说道这事儿,程悦博就心烦得很。这都好些天了,什么都没查到。而且前些天出现的荻野秋子是个狠角色,而荻野惠子又跟林家有那么些扯不清的关系,还真是很麻烦。

“他是脾气大还是心虚啊?”程落嘲讽地笑笑,“他那会儿害我哥,不留余力!现在看我们要去查,铁定不敢见人嘛。活该他残废!”

“落落!”程悦博严肃。他知道程落气这个事儿,但不希望程落有这种幸灾乐祸的想法。

程落一副泄了气的样子看着程悦博,小声嘟囔:“我说的是事实嘛。”

程悦博无奈,也就装作没听到程落说的。

程落想了想,堆起满脸的傻笑,很是奸诈的模样:“大伯,要不我去查?这不我的专长嘛?”

“这是老百姓家!不管林康伯做错了什么,他不是鬼子!不能用你那套方法!”程悦博瞅了程落一眼,本来坚硬的语气稍微软化,“如果你真的想帮你哥,那你就跟着上官去做工作,但是你得听她的!”

“大伯……好吧!你说了算!”程落垂头丧气,还装佯地吸吸鼻子,一副要哭的样子,“我要跟兰姨告状去,大伯欺负我!”

“咳……”程悦博被呛了一下,随即边说,“去吧,从现在开始,你就好好在团部,不准出去!”

程落连忙抬起头看着程悦博,小跑地跟上去:“大伯,大伯。你对我最好了,你怎么会欺负我呢。好了,我得去找上官了!”

程悦博还没来得及说话,程落一溜烟儿地跑了。程悦博看着有些滑稽的背影,无奈地摇头笑笑:这个落落,真是拿她没办法!

程落跟着雷子枫和上官于飞后面,恨恨地瞪着雷子枫的背影,在思考:雷子枫跟来,是要干什么的呢?这可是去办正事儿!

“程落,走快点儿啊!”雷子枫发现程落不见了,转过头来,看到离了一二十米远的人,一边儿皱还一边发呆,叫了一声。

程落侧着脸,一脸痞子相,斜眼儿瞪着雷子枫,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:“这不是不想打扰你们嘛!”

上官于飞羞了,脸色微红,慎怪地瞥了雷子枫一眼。

雷子枫看着上官于飞笑了笑,又瞅了程落一眼:“去去去!找你的阿福去,别跟着我们!”

“你……”程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左手的食指指着雷子枫,一脸想揍人的模样。憋了半天,程落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:“懒得跟你计较!”

程落走近一点,拉着上官于飞,一脸讨好地笑着:“我们不要理他!不跟疯子雷一起走!”

“放开你的手!”雷子枫一把将上官于飞拉到身边,“她是我媳妇儿!我疯子雷怎么了?告诉你小屁孩儿,要不是看在阿福和猴子的面子上,我早修理你了!”

程落很不满那“小屁孩儿”的称呼,皱鼻子皱脸地瞪着雷子枫,又不知道说什么,急气攻心地吠了一声:“啊嗷!”

“噗!”上官于飞看着程落的样子,全无形象的笑出来。又连忙捂着嘴巴,轻轻拍了雷子枫一下:“你别欺负她!程落,我们走,不理他!”上官于飞拉着程落,两人走开。

“喂,我欺负她?明明是她先说我的!”雷子枫一脸委屈地跑过去,拉着上官于飞。程落在一边儿得逞的做鬼脸。

雷子枫狠狠地瞅了程落一眼,无意中看到了巡逻的队伍正往这边儿走。雷子枫奸笑,就拦在上官于飞和程落前面,自己不走,也不让她们走。

“子枫,你要干什么?”上官于飞看着小孩脾气的雷子枫,无奈。

雷子枫往巡逻队伍那边儿喊了一声:“阿福,过来!”

其实阿福老早就看见雷子枫他们,本来没打算过来,雷子枫却喊了一声。阿福交代了两句,走过来:“雷爷,什么事?”

站在程落旁边,阿福先看了看程落,再看向雷子枫。

“把程落带着!”雷子枫气鼓鼓地,一只手固执地拉着上官于飞。

“雷爷。”阿福无奈,半天说不出话。憋了半天,终于吐出几个字,“我在巡逻!”

程落对着雷子枫翻白眼:“雷子枫,我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“这都全城戒严十来天了,那个女人就前些天在南门那儿出现过。阿福,要不要改变一下策略。大家也都熬得挺辛苦的。”雷子枫倒也不只是为了找茬。这话老早就想问了,只是这些天看阿福累得很,不忍心打扰他休息。阿福难得乖乖去休息啊,前些天看他不眠不休的,雷子枫也无奈得很。

阿福稍作思考,然后说:“雷爷,我们现在确实很被动,但是撤了防御,就给了鬼子可乘之机。很危险。”

“我赞同,很难说荻野秋子可能一直待在团城里。全城戒严最大的好处,是阻止了她下一步的行动。相对来说比较安全。”程落插话,“但是她不行动,我们很难找到她!”

阿福看着程落,眼里有些笑意。程落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?”

阿福摇头微笑:“刚才以为,哪家的小狗跑出来咬人了!”

“哈哈!”雷子枫爆笑起来,“阿福,赶快抓走,不然我要被咬了!”

程落抿唇瞪了阿福一眼,拉走上官于飞:“上官,我们还是去办正事儿吧!”

看着程落的背影,阿福无奈地瞥了雷子枫一眼:“雷爷,我真是服了你了!”

“说话都一模一样!”雷子枫继续笑,“那这事儿就先这样,你巡逻完,我们再找老程和那丫头片子商量一下。他们跟荻野秋子也算是老对手,比我们有经验。早点儿把这麻烦解决了,省得闹得人心惶惶。我们先去林家,调查一下猴子那事儿!”

阿福点头:“雷爷,林家已经出了个荻野惠子,要小心。”

“放心!倒是你,累了那么些天。别老挂着那丫头,没事儿的时候就给我好好休息。”雷子枫拍拍阿福的肩膀,走人。

只是最后那句话,让阿福无奈了好一阵子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电灯泡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