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雷爷负伤

正文 雷爷负伤

上官于飞来了多少次,都被挡在门外。今儿雷子枫和程落一起过来,林家管家老余破天荒地没有拦着。把他们请进大厅,端茶递水伺候着。

??只是等了好半天,让人有些恼。

??雷子枫喝了一口茶:“这是把我们晾在这儿啊,人呢?”

??“雷团长请稍等,姑爷和小姐出去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老余讪笑着,一脸讨好的模样。老余看看雷子枫的盖碗茶杯,杯盖儿半搭在一旁,里面的水已经见底。老余回头朝着候在一旁的小翠喊一声,“小翠,赶快给雷团长把水添满了!”

??雷子枫正要发作,又看到上官于飞投来的眼神,憋着口气瞅了老余一眼,也没说什么。又看看程落杵着腮帮子一脸悠闲的模样,雷子枫自嘲的轻笑一下:合着就他自己在这儿着急呢?

??小翠弯腰行礼,快步退出大厅,赶往厨房去拿热水。

??小翠走进厨房,对正在烧火的丑丫头问道,声音有些发怒:“小茹,水烧好没有啊?雷团长等了半天不见小姐和姑爷回来,在大厅了发着火呢。余管家催我来拿水了。”

??“开好了。”丑丫头小茹大舌头地回话,声音粗糙难听。把“快”说成了“开”。

??小翠趾高气昂地一笑:长得丑也就罢了,连说个话都说不清楚。手脚不麻利,老害得我被余管家骂!真不知道老爷怎么想的,竟然让你留在林家。算了,估计老爷也是被炸弹炸傻了。

??小茹是这几天才来到林家的丫鬟,脸上长着一个巨大恶心的胎记,毁了大半张脸,像是被火烧过留下的烙印。也不知怎么的,就留在林家做了个伙房丫鬟。林家不管是长工、短工,都看不起她,本来就蓬头垢面的小茹,整天被人欺负,衣服盖着的手臂,青一块紫一块的。不过,令人不解的是,余管家总是护着小茹。到现在,已经有好些个欺负小茹的人,已经被林家辞退了。其他人也就不太敢造次。只是后面说说小茹的坏话。

??小茹站起来,把大锅里的热水往壶里舀。然后憨憨地笑着递给小翠:“小垂姐姐,好了。”

??小翠听到这声儿,一怒。猛地把水壶抢过来,瞅了小茹一眼,扭头就走:“死丫头!”

??小翠转过了身,没有看到小茹露出了阴狠地笑容,趁着那张可怕的脸,狰狞的样子,仿佛魔鬼一般。小茹的手一甩,一把匕首从袖子里掉出,落入手中。小茹拍了拍小翠的肩膀,小翠气急败坏地转过来,赶快抬手拍了拍被小茹碰过的肩膀,像是被什么恶心的东西碰到一样。对着小茹大喊:“死丫头,你要干什么?”

??小茹笑得残忍,用手勾起小翠的下巴,逼小翠看着自己。

??“你……放开我……你要干啥什么?”小翠看着小茹残酷的模样,想要挣开她的钳制,却不想小茹力气大得可怕。小翠被吓得颤抖起来,哭着求饶,“小茹,你放开我……我以后不敢了……我不敢了……”

??“真是可怜了,小翠。听老余说,你就要嫁人了?”小茹笑得狰狞,却有一种藏不住的妩媚,声音也变得清晰动人。然而小翠此时更是怕得很,哭得越发厉害。小茹怒斥,一把将小翠推到在地上,水壶掉了,里面滚烫的开水浇在身上,小翠疼得叫起来。然而厨房地处偏僻,任由小翠哭喊,都没有人知道。

??“别哭了,烦人!”然后蹲下,“我可是要给你送礼的,哭花了脸,还怎么嫁人!”

??话音未落,小茹一抬手。匕首快准狠地划破了小翠的咽喉。血喷涌而出,小茹闪身一躲,没有溅在她的身上。而小翠睁大着眼睛和嘴巴,想要喊救命,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,双手按着劲部的伤口,想要堵住血液,却是徒劳无功。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,一片死灰。

??小茹走到大水缸边,洗去了匕首上的血迹,又藏进衣袖。又从灶台下面摸出一个包袱,打来来,是一些金属质感的小管子。

??然而只一会儿,这些金属小管子便在小茹的手里,变成了一杆狙击枪。小茹走出厨房,绕到林家后院儿,将枪藏好。四周环视了一阵,又是狰狞地一笑。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,走回厨房。踢开小翠的尸体,让那死不瞑目的双眼翻向地面。

??小茹重新舀了一壶水,往会客的大厅走去。

??“哎呀!小翠,你怎么才来呢?看你,让雷团长等那么久。”老余看见人影,怒骂道。又赔笑地看着雷子枫。

??雷子枫看着老余这副奴才相,无奈地暗自摇头。程落也和上官于飞对视一下,嘲讽地笑笑。

??然而老余看到来人是小茹,惊慌一下。又赶快恢复神色:“你干嘛过来,这万一吓着雷团长怎么办,还有上官政委她们?小翠呢?”

??“小垂姐姐说她柱子疼,要出茅车。”小茹又换上了她那难听的语调。

??“噗……”程落喝着水,听到这一出,全喷了出来。想笑,却又努力憋着。

??雷子枫和上官于飞也憋得难受。

??“哎哟喂,我的小祖宗啊!赶快来加水,加完赶快下去!”老余脸上挂不住了,却继续赔笑,“瞧,雷团长,这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??雷子枫礼貌地笑笑,摇摇头。心里却闹腾得慌:敢情我雷子枫是小孩儿啊,这还担心我被吓着了?茅车?这也太……哎……

??小茹低着头,怯怯地上前给雷子枫添上茶水。

??程落挠了挠头,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这个小茹,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的,却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。想不通,程落懒得费神,低下眼眉四处胡乱看看。

??等等,那里是什么?血迹吗?她鞋缘上为什么会有血迹?

??程落盯着不经意间看到的,小茹鞋缘上的那一点暗红色发呆,颦眉苦想。却不料小茹转身的时候,脚下一滑,整个人往后倒去。雷子枫坐在旁边,看到这一幕,便起身扶了一把。小茹整个人倒进雷子枫怀里。

??程落看到小茹的手甩了一下,脑子里一个画面跳出来:在上海的时候,她执行任务去保护的一位“大夫”,实际上身份是党内的重要人物。在一间茶寮里饮茶的时候,就是这么一出滑到的戏码,她与荻野秋子第一次交手,荻野秋子也是这么甩了甩手,一把匕首就刺进“大夫”的身体里,那会儿幸好程落离得近,匕首刚刺进去,荻野秋子的动作便被程落制止,“大夫”只是受了轻伤。

??荻野秋子?

??程落大惊,吼道:“雷子枫,小心!”程落挥拳过去,想要攻击荻野秋子握着匕首的手

??雷子枫因程落的吼声,抬起头来,一个疑问的表情还没有出现,匕首已经整个没入雷子枫的胸腹部。

??雷子枫吃痛地放开手,小茹顺势转身,便躲开了程落的攻击。朝着程落狠辣一笑,便闪身跑出了屋子。

??林间管家老余,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。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??“子枫……”上官于飞被吓到,抬起一只手,触碰着因惊讶而微张的嘴唇,赶忙上前查看雷子枫的伤势。

??程落微微偏头看了一眼雷子枫,捂着伤口的指间,一阵阵往外涌出血来:匕首插进去那么深,可别伤到内脏啊!

??“我没事,别让她跑了。”雷子枫咬牙硬撑着,站直身板儿,想要跟程落一起追过去。

??程落颦眉,抬手按在雷子枫胸口:“你去找人支援,我去追!”说完,便追了出去。

??雷子枫气极:怎么能让一个丫头挡在他前面呢!

??硬是要追上去,被上官于飞拉住:“别闹了,你的伤口一直在流血!”

??“程落都跑出去了!”雷子枫被上官于飞拉着坐在椅子上,不满地对上官于飞喊了一句。又看着上官于飞担心的模样和泪水,无奈皱眉,“好了,我在这守着,你赶快去通知阿福!”

??上官于飞点头,随即问道:“可是,你的伤……”

??“我没事,这点儿小伤我可以处理。”雷子枫想让上官于飞安心,又挂着去追那个“小茹”的程落。雷子枫隐隐觉得,这个“小茹”就是荻野秋子。想到平时让上官于飞一个人来林家,雷子枫便一阵后怕。

??“呃……”看着上官于飞越来越远的背影,雷子枫终于吃痛地哼了一声。心里突然涌出一股生死别离的悲哀。雷子枫瘫倒在椅子上,染血的手掌伸直,想要抓住即将离开视线的那一抹倩影,却重重跌在桌上,昏死过去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