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追击小茹

追击小茹

上官于飞匆忙地跑出去,好半天才找到巡逻的队伍。

“阿福,阿福。快……”匆忙的奔跑,上官于飞喘着粗气,“子枫受伤了,林家……林家有敌特分子……”

阿福颦眉,转身正对上官:“是荻野秋子吗?”

“好像……叫小茹?”上官于飞忧心忡忡,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不确定地回答道。

小茹?阿福有些茫然。

“小虎,你带人继续训练。你们几个跟我走。”没有过多的犹豫,阿福转身对战士们说。

李小虎点点头:“好的。”

“上官,走吧。”阿福迈开步子,“雷爷伤得严重嘛?”

“被刺了一刀,伤口挺深的。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。”上官于飞挂心,说着说着,眼眶红了一圈。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些。

上官于飞、阿福他们赶到林家的时候。林家管家老余还坐在地上,整个人像是被吓杀了一般。身子和手抽筋似的颤抖着,嘴巴不停滴颤抖这,口角流涎,低喊着:“不要杀我……不要杀我……”

“子枫……”

“雷爷,雷爷……”阿福快步上前去查看雷子枫的伤势。却怎么都叫不醒雷子枫。

阿福瞥见伤口处新涌出的血迹颜色有些奇怪,用食指抹了一点仔细观察:为什么颜色那么暗,难到匕首上面有毒?

然而四周没有发现程落的踪影,阿福的心猛颤了一下。

“上官,程……先把雷爷送去医院!”阿福想要询问,却噎在喉咙里。指着老余,对着站得较远的两个战士说,“你们俩把他带回团部!”

其他的战士抬起雷子枫,赶往医院。

一行人走出林家大宅,阿福走在后面,右手紧拉着拴枪的麻布带子:你不可以有事,落落,你不可以有事!

快到团城医院的时候,上官于飞突然顿住脚步。

“上官,怎么了?”阿福也停下,问道。

“程落……程落去追那个人了。阿福,这里交给我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上官于飞因为太担心雷子枫,导致现在才想起程落已经去追那个叫小茹的人,慌张说道。

“我……”阿福两难,看看已经昏死,被抬着的雷子枫,他从来没有那么犹豫过,拉着麻布带子的手用力到发抖。

“快去吧,已经快到医院了,你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上官于飞劝说,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,“她们是往屋子后面跑的。”

“上官,照顾好雷爷!”阿福点点头,再看看雷子枫:雷爷,坚持住!

阿福抬手拍了拍身边一个战士的肩膀,像是托付——把雷爷交给他们。被阿福拍了肩膀的战士几乎挺了挺胸膛,一肩担当。

阿福强迫地笑了一下,转身往林家跑去。

程落追着“小茹”跑到林家宅子的后院。只见“小茹”往堆叠的石山后面拿出一杆狙击枪。程落往腰间一摸,却什么都没有摸到,赶快往墙后一躲。

狙击枪响了,子弹从程落眼前飞过。吐了吐舌头:真不该听大伯和上官的,来林家不应该带枪,什么理论嘛!

听到院子里,因翻越墙壁而发出的声音,程落也顾不了那么多,跑出去。正巧看到“小茹”从墙壁跃下,消失在她眼前。程落连忙跟上。

林家宅子后面地处偏僻,人烟稀少,只是偶尔会有一两个人经过。“小茹”像是在示威,或是在诱敌。程落一路随着枪声跟去,看到的竟是,用被射杀的尸体形成的“路标”。

已经是第四个了。面色茫然,死不瞑目!

程落气得牙痒痒,双拳紧握。

郑凡一队的巡逻队伍也被引过来。

“落落,这是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郑凡端着枪,小心戒严。

程落看了郑凡一眼,没有解释:“有没有手枪?”

郑凡取下腰间的手枪递给程落,追问道:“你给我解释一下呀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应该是荻野秋子。带你的人堵住这条路,不要再让人进来!”程落接过枪正要走,却看到郑凡身后的小战士背着一个袋子,也不知怎么地,就问了一声,“这里面装的什么?”

小战士动了动手,将袋子往身后藏一藏,生怕程落给抢了。怯怯地回答:“手榴弹……”

“给我!”程落一笑,脑子里跳出一个想法。右手一摊,向小战士要手榴弹。

“这是上次打仗的时候,雷团长交给我的!”小战士像是保护自己生命一般,护着那袋手榴弹。

程落翻了个白眼,也不解释。捍卫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思想,从小战士身上把袋子扒了下来:“先借给我,回来我我再还你。”

小战士不敢反抗,低着脑袋咬着嘴唇,嘴角颤个不停。

“落落!”郑凡无奈,看着小战士可怜的样子,想要制止。

“少废话!带你的人封路!还有这些尸首……交给你了!”程落瞅了郑凡一眼,严肃地说了一句。背上那袋手榴弹跑开。

“自己小心!”郑凡看着渐渐跑远地背影,喊了一句。然后转身分配任务。让人把四具尸体抬回团部,等亲属来认领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追击小茹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