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一触即发

独立三团狙击战 一触即发 凤舞文学网

无奈程落有椅子不坐,非坐在冷冰冰的铁皮上,阿福也和程落并肩坐下。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,两人紧紧相依。阿福不知道,程落只是觉得两个椅子之间的距离太远了一点,她是想离阿福近一些,即使坦克里也不过就那么大点儿地方。

阿福的手微握,抬到程落头顶,轻轻一放,一个小物件儿从阿福手里掉出来。链子拴着,长度刚刚好,垂到程落眼前。程落惊喜地睁大眼睛,抬起双手小心地捧着那把木头小枪,雕得很细致,甚至还用皮草包裹起来,程落仔细观察靠在椅背上的那杆m1903,手中的小木枪根本就是它的缩小版。

“你不是说你不会吗?”程落心里明明很高兴,却不承认。还捎带着质问的语气,看着阿福,眼里尽是藏不住的笑意。阿福移开视线,没看着程落,慢慢吐出几个字:“你喜欢,就会了。”

听了阿福的话,程落心里甜得像被蜂蜜浸过。咬着下唇笑起来,头靠在阿福肩上。

阿福偏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偷笑的人,也淡淡一笑。她开心,他也开心。

“你的手……”程落不经意瞥到阿福左手虎口上的伤口,又看看手里握着的那把小狙击枪,心生愧疚。

阿福歪头,腮帮子贴在程落额前,也不解释。阿福知道,解释只会更让她愧疚。

程落拉着阿福的手,伸出食指,小心翼翼地抚着伤口周围:“疼吗?”

阿福摇头。程落虽然看不见,但能感受到。

两人静静相依,过了好一阵。程落突然坐正子,看着阿福唤了一声:“阿福……”却言又止。四目对视,阿福眼中的询问之意,让程落逃避似地低下头,掩饰地轻笑,还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:“没什么,就想叫叫你。”

阿福也不再问,伸手将程落揽进怀里。程落的掩饰更坚定了阿福之前的不安,但是他不想她,如果现在不愿说,那么他等。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,等到的却是不辞而别。

临回团部的时候,程落将一直跟在自己边的怀表郑重地放在阿福手心。阿福挑眉看她,不知程落何意。程落笑得是那么腼腆又灿烂,惹得阿福移不开眼睛,愣在那里。

程落踮起脚尖,微凉的唇瓣轻触了阿福的脸颊,然后迅速跑开。阿福本来瞬间的呆滞,却让他久久站在原地。后巷本来就安静,阿福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,节奏紊乱。继而阿福自嘲一笑,对自己的反应很无奈。总觉得自己像个……傻小子。

又是一天早晨。

程落走进电讯室,上官于飞正在用雷子枫送给她的美式电台获取报。程落轻轻敲了几下门,引起上官于飞注意。

“程落,有事吗?”取下耳机,上官于飞微笑看着程落。

程落动了动肩膀,一副俏皮的样子走到上官于飞边:“我想借用一下电讯室。”

上官于飞随意看着某个地方,疑惑颦眉:她要干什么?

“我是中央特派员,有些事我不方便解释。”程落稍有些严肃地解释,“上官于飞同志,请执行命令!”

听出了程落发号施令之意,上官于飞也不纠缠,起敬礼:“我知道,这是规矩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上官于飞离开的时候,还特意把门关上,以方便程落的工作。

嘀嘀……嘀嘀嘀……嘀嘀……电讯室布满了这个声音。

“银狐待命,请求回巢”

“银狐待命,请求回巢”

程落调试了频道,连续两次发报,同一个内容。约莫二十分钟过去,电台发出讯息。程落再次带上耳机。

“欢迎回巢,问候狐王”

一切的电码都在脑子里翻译,桌上的纸笔都不曾动过。

听完电码,了解了上头的安排。程落轻叹,手肘撑在桌上,双手合十。两根食指偶尔夹一夹自己的鼻尖。

将频道调试回去,程落甩掉那些无奈,走出电讯室。

不知道怎么向阿福和猴子道别,程落漫无目的的在团部晃。听到院子里的嘈杂声,程落想着,反正想不出办法,倒不如去凑个闹。

但是,程落万万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幅场景。

“你就说说嘛,石头。那天你是咋杀了那汉、的?”

“也没咋地,既然你们想听,那我就给你们说说!”石敢当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,“那时候那狗、汉、用枪对着政委,我当然不能不管啦!我就瞄准,‘啪’一枪,就打中了那狗、汉、的心脏……”

“闭嘴,你这个坏蛋!川叔叔是好人,你是坏蛋,你是坏蛋!”坐在一边的林翔听到这番话,拨开人群,排出面前一切屏障冲到石敢当面前,一口就咬住石敢当的小腿。

“哎呀!”石敢当一把扯开林翔,“嘿,你这小子,好坏人你都分不清,滚一边呆着去!”

一个战士扶住差点儿被石敢当推倒的林翔。林翔转头看到扶他的战士,“哇”就哭了出来,说话的声音却斩钉截铁的坚定:“六子叔,那个坏蛋骂川叔叔,他是坏蛋!呜呼……他是坏蛋!”

六子让林翔站到一边,走到石敢当面前。握紧拳头,偏头喘了口气,却没把心里那团火压下去,一拳便招呼过去。只是六子手本就算不上好,没几下便被石敢当打趴下。又咬着牙站起来,石敢当嘲讽地笑笑,再一拳挥过去,砸在六子脸上。

六子再摔在地上,“啪”的一声响亮无比。

“六子叔……”林翔看着六子鼻青脸肿的样子,冲过去伸开双手挡在六子面前,不让石敢当靠近六子。

石敢当自认没错,是这个汉、先动了手。他一直忍着这些个汉、,现在可以好好教训一下他们,自然不会放过机会。石敢当走上前,却被林翔这个不足三尺高的孩子挡住,一个不爽,猛一甩手,就把林翔推得几乎飞出去。不过,石敢当倒没想要教训这个小孩,看着林翔飞出去,愣了一下,也止住了要继续打六子的冲动。

程落本来想快点离开,她也怕自己一冲动,和石敢当发生冲突。但是看着石敢当打六子的架势,却又实在怒极。这会儿既然居然把小林翔甩飞过来,程落右脚踏上走廊的栏杆,借力一跃,又一脚踢在边的柱子上,借力跳过走廊前面的花台,抱住即将摔在花台里的林翔,护在怀里,依着体的惯在地上滚了几圈,然后站起来。

程落惊叹,这个小孩咬着嘴唇,一声都没有叫过。

将六子扶到一边,程落转头,怒视石敢当。?...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