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批评石头

正文 批评石头

团部的办公室。程落背着手站在一边,一脸无所谓是模样。程悦博骂也不是,不骂已不是。

??“大伯,想骂就骂吧,我已经跟上头联系过了,明早就动身。”程落站累了,拉了张椅子坐下。反正办公室里也就他们俩,程落也懒得那么守规矩。

??“哎……”程悦博叹了一声,声音透尽了失望,“这件事情,我就交给老赵去处理。我也懒得说你,反正对错你自己清楚。回去整理你的东西,路上自己小心点。”

??程落没有立刻离开,趴在桌上把头埋在臂弯里。看着地板,眼睛滴溜溜地转,让人猜不透她的情绪。

??本想向程悦博解释,却又不愿解释。程落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。

??雷子枫和猴子赶回来,在团部门口就听说石敢当被程落给收拾了。战士们都在讨论俩人打架的场景,直接忽略了阿福和程落之间的事。

??猴子听了以后,得瑟了,一个劲儿地夸程落能干,完全忽略了雷子枫的白眼儿。雷子枫也淡然,猴子这人儿,对有些事情,就是想法浅了点儿,单纯了些。不过雷子枫也安慰,猴子还是在狐牙峰时候的那副样子,那么多事情,并没有让猴子折服。

??两人走到医务室门口,阿福坐在医务室外的栏杆上——安静又叹息。看阿福不对劲,又担心猴子乱说话,雷子枫打发猴子先去看看程落。

??“雷爷,那我就去了!”猴子手揣在兜里,乐颠乐颠地笑着。雷子枫也是笑起来,拍了拍猴子的肩膀:“去吧去吧。”

??看着猴子走远了,雷子枫也坐到栏杆上:“怎么了,阿福?”

??“雷爷,没事。”阿福轻描淡写,一笔带过。却什么都没交代。

??“因为石头?”雷子枫向来不勉强阿福,今儿却觉得阿福着实不太对劲,不免多问了一句。

??阿福低着头,右手拇指一下下扫过左手虎口上的伤。像是在怀念,像是在思念。再仰头望天,深深呼吸一下:“雷爷,我必须这么做。当时要不阻止她,她估计……要杀了石头。”

??雷子枫心里一震。就这么一句话,雷子枫清晰的知道整件事情有多复杂。他很能理解阿福此时的心情,即使他并不曾遇到这档子事儿。

??“她说……我和她,是敌人。”阿福平静缓慢的道来,然而却让人觉得,节奏稍微在快一点,阿福如此沉静的人,会马上失控。

??雷子枫偏头看着阿福,听得出说出这句话时候,阿福波澜不惊的声音里带着数不尽的无奈,理不清的痛苦。

??跟阿福说话,向来都是有问未必有答的。这是第一次,阿福主动跟雷子枫说道自己的心事。其实并不稀奇,毕竟他们之间,生死之交。

??“阿福,你这么做是对的。”雷子枫拍了一下阿福的肩膀,“都冷静一下,我相信她会懂的。虽然她冲动,但也不是不明事理。”

??“我知道她会懂。”阿福语气坚定,看着前方的目光,燃出热切的期盼。

??雷子枫惊叹,阿福用情深至如此。他是真心希望阿福和猴子,都能快乐幸福。

??医务室里。玲珑含泪抿唇,在帮石敢当包扎。药粉撒到伤口上,石敢当疼得龇牙咧嘴的,看在玲珑眼里,手下的力道顿时放轻很多。

??“落落怎么会下手那么重?”玲珑看着石敢当手上,几乎贯穿整个手掌的上,惊讶道。玲珑和程落本来岁数差异不大,程落便坚持让玲珑直接叫名字。

??“哟,轻点儿!”石敢当吃痛地吼了一句,“等我好了,看我不收拾她!”

??玲珑手中的动作停了停,又继续包扎:“石头,我也听大家说了这个事,明明是你不对。”

??“闭嘴,一个丫头片子,你懂什么?”石敢当在气头上,才听不进玲珑的话。

??“八路军是一支有纪律又宽容的队伍,你这么做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八路军!”玲珑还在劝说。

??“我……”石敢当理亏地挠了挠脑袋瓜子,却嘴硬,“但,是他们先动手的啊!”

??包扎完毕,玲珑到洗脸架那边洗手:“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先挑起的。石头,你应该成熟一点!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玲珑知道,自己这么说石敢当,他肯定会发脾气。但是这会儿,担心石敢当身上的伤,已经让玲珑很难受。她不想再承受石敢当的脾气,便撩开白布帘子,离开医务室。

??坐在医务室门口栏杆上的俩人听到声音,一齐转头看过来。玲珑赶快抹去眼泪。

??雷子枫翻身跳下来,走到玲珑身边:“他没事儿的,别太担心了。”

??“嗯,我知道,团长。”玲珑乖乖地直点头。又看向阿福,“阿福哥,落落有没有受伤?”

??阿福本来看着玲珑的,被这么一问,却茫然转开视线:她有没有受伤?自己不知道啊。更何况,她才刚刚出院……

??“阿福。”雷子枫看着阿福恍然失神的瞬间,叫了一声,“石头这边没事了,你去看看吧。”

??阿福点头,背起枪转身大步离开。

??“团长,阿福哥怎么了?”

??阿福的不对劲,连玲珑这么个小丫头都看的清晰。

??雷子枫看看阿福的背影,又转头看看玲珑:“没什么,你好好照顾石头。”

??“嗯。”玲珑依旧乖巧地点头。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