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岸芷汀兰

岸芷汀兰

“这是我截获了两封电报。”

“最近鬼子活动很频繁。”雷子枫先程悦博一步,把上官于飞手里的电文纸拿过来,“鬼子要把七三一的那些人护送回国。”

雷子枫看完了第一张电文纸,就顺手递给了程悦博。只是递到了一半,突然就顿住了。然后转头看看程悦博。程悦博扯过雷子枫递来的电文纸,专注地看着。他当然看到雷子枫的表情,却没做理会。

“鬼子要抓程落。”雷子枫精简了第二封电文的内容。

“我已经做了安排,你不用管。”程悦博一笔带过程落的事,却对手中的电文严阵以待,“我们不能让鬼子把七三一的人送回国。这些人都是我们民族的罪人!”

听着程悦博的话,虽然掩饰得很好,但雷子枫还是听出了一些不安:“老程,我带几个人去看看。”

“子枫。”上官于飞叫了一声,引起雷子枫的注意。然后又对雷子枫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管这件事。

但雷子枫还是放心不下:“老程……”

“这件事就到此为止,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到这个事情上!”程悦博打断雷子枫的话。其实这会儿程悦博比谁都着急,但他现在的身份,是独立三团的政委,他有自己的职责。况且鬼子要开始转移七三一残余部队,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阻止。

既然如此,雷子枫也不强求,不再询问。只是交代一句:“这件事别让阿福和猴子知道。”

雷子枫也在用自己的方式,保护着他狐牙峰上仅剩的两个兄弟,只是他也不知道,这么做是对是错。只希望是虚惊一场,这件事可以悄无声息的淡去。

“报告。”一个清秀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雷子枫和程悦博交换了一个眼神,警惕性高得有些杯弓蛇影之意。上官于飞看着有些好笑。

两人对这个事情确实过于紧张,一个是紧张亲人、紧张组织的暴露;一个是紧张他的两个兄弟。

“进来。”雷子枫调整情绪,朝门口喊了一句。

是司徒睿斓,雷子枫攻打青城炮楼是带回来的女孩子。

“有事吗?”雷子枫的眼神,客气又犀利,却掩饰的极好。

所以没有对司徒睿斓造成影响:“刚刚收到一二九师电报,杜司令希望我们独立三团能够密切配合,消灭七三一残余部队。”

司徒睿斓曾经参加过电报培训班,而且重新建立的独立三团在这一方面,确实缺少人才。于是司徒睿斓就成了上官于飞麾下唯一的战士。

收到电报,司徒睿斓心知情况紧急,也顾不得什么,立刻前来报告。

上官于飞接过电文,让司徒睿斓先离开。关上门转身告诉雷子枫和程悦博:“我截获电报以后,就通知了总部。”

“上官,你给总部回电,我们一定配合。”并不需要商量,雷子枫和程悦博在这段时间的合作中,有着难以形容的默契。

程悦博在团城,为何芷兰置了个小屋,房子不大,但光线极好,温馨得很。

程悦博帮何芷兰收拾了屋子,便要离开。何芷兰追到门边:“悦博。”

听到喊声,程悦博停下脚步,却未转身。

“你的未婚妻,我当了十年。悦博,你什么时候娶我过门?”脚步声靠近,何芷兰左手在胸前,拉拢披肩,柔声问道。眼神满是期待,声音里却透着不安。不同于一般的询问,这种不安里,还藏着哀愁。

“芷兰,我……团里还有事。”答非所问,没有任何解释或者是转折,直接扯开话题。

何芷兰微微一笑:“那你去忙,要注意身体啊。”

程悦博点头,大步离开。这十年,他何尝不是朝思暮想,他何尝不想娶她过门。十年前,他年轻气盛,国不定家不安誓不成家;三年前,经历生死,风雨飘摇中决定娶她,她却神秘失踪,杳无音信;现在,他的亲弟弟,为了保护自己的未婚妻而死,在死前又跟他说了那样的话……

那么多波折,他要怎么视而不见,他要怎么若无其事。

然而在何芷兰终于想要转身回屋的时候,程悦博转身几乎小跑着过来,将何芷兰的双手握在胸前:“我娶你,现在就娶你。芷兰,我……”

“我愿意,我愿意。”何芷兰抱住程悦博,“我什么都不要,有你就够了!从现在起,我就是你程悦博的妻子,无论贫穷富贵,生老病死。我都会在你身边,不离不弃。”

“芷兰,对不起。”程悦博也紧紧回抱怀里的人,似乎放松一点,就会消失不见。

“我自愿的。这场婚礼,胜利以后你要补给我。”何芷兰含泪而笑,“落落看见一定会笑我,都老了,还那么爱做梦。”

程悦博稍稍放松怀抱,捧起何芷兰的面颊:“你哪里老?对我来说,这世界全部的美好,都敌不过你的眼睛。”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岸芷汀兰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