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往树林逃

往树林逃

残阳如血。

太阳还挂着一丁点儿在山顶上,生灵万物的影子都被拉得诡异的长。光线昏暗得让人容易犯困。

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步,毕竟每个人的想法都各有不同。其实鬼子没有注意到破庙后面的那匹马,却在低头打哈欠的时候,发现了地上一个偷偷摸摸的影子。

“八、、嘎。”走在最后面的鬼子怒喊一声,转身看过来。

程落一惊,慌乱之中一甩手,就将握着的两支镖甩了出去。距离稍远,又没有做了足够的准备,虽然两支镖都打中的转身的那个鬼子,却都是皮外伤。而飞镖却让鬼子想到了他们的堂本正一将军。继而大叫一声:“程落!”虽是中文,声调却怪异的很。

危险一触即发。

闻声,所有人一齐转身,看向队伍后面冒出来的人。

“抓住她!要活的!”鬼子队长拔出枪喊道。

程落听不懂鬼子在说什么,但已经做好准备。朝着那堆鬼子冲过去,手滑过左臂上的布袋,四五支镖已经落在手里。目测着位置、距离,而后甩出手里的镖。

镖中心脏的位置,如时好时坏的水管,鲜血喷出一些,歇了歇,再喷出一些。就这样击倒了三个鬼子,有两个鬼子趁着程落甩手的那会儿,早早躲开。但程落出手快,躲得再早,还是被割破了皮肉。

谭乐怡摸到敌人后方,瞄准站在最后的鬼子队长,一枪爆头,干脆果断却瑟瑟发抖。鬼子队长的血液混浊着恶心又恐怖的脑浆,喷得站在他前面的两个鬼子士兵的身上,让谭乐怡极其恶心,作呕的感觉很强烈。却不得不忍着,再开枪。

听到身后的枪声,靠得最近的几个鬼子率先转身,而就是此时,又一个鬼子被谭乐怡击中心脏。其实不是谭乐怡枪法准确,是因为她实在站得太近,开枪杀敌便成为了只需要扣动扳机的游戏。然而这个游戏者,却不能够快速的融入到游戏之中,开枪的速度慢了,便被鬼子围了过来。

这是一场豪赌,程落押上了她和谭乐怡的生命。而鬼子刚刚进入赌局,还没等他们想好要下注的时候,就匆匆忙忙放了第一枪,轻松的让程落躲开了去,却还是被子弹的高速运转,灼得有着皮开肉绽的疼痛感。

鬼子分成了两队,程落看着谭乐怡即将被鬼子围在圈中,也顾不得许多,胡乱甩出飞镖以扰乱鬼子的注意力,冲至人前,借力按着其中一个鬼子的肩膀,再来一记前空翻,程落便站在两队鬼子中间。而这一翻,顺便的逃过了因为她猛冲过来,吓到其中一个鬼子,鬼子手脚一抖,连带着枪就这么“走火”。庆幸的是,这火走的时间有点长,直到程落已经跃起,子弹才跳脱枪膛飞出来。

先攻击了围攻谭乐怡的那几个鬼子,引开他们的注意。而且鬼子的队长已经死了,现在群蛇无首,面对程落的攻击,果断选择了还击。

“上马!快走!”程落朝着谭乐怡大喊。

虽然成功的引开了鬼子的注意,但马上的,程落就成了众矢之的,约莫十几个鬼子围着她。十几个黑漆漆的枪口,无一不对着她。

程落以格斗的姿势严阵以待,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开枪。程落觉得有些好笑:一个小队长死了,就全都傻了?

程落想要掌握主动权,然而鬼子都站得太密,根本找不到突破口。所以一切就静止了。

太阳已经完全落下,只剩微微的光线映在天边的云霞之上,整片的火烧云还能给这一个危机四伏的画面,勾勒出一些浅淡的影子。

“驾!”

一个女高音毁了这个静止不动的时刻,谭乐怡骑着马从程落的后方冲过来,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惊得鬼子慌乱闪开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七八声枪响,惊得在远处林子里栖息的飞禽直冲云霄。

而程落根本来不及拔出飞镖,只能先躲过枪口,顺着身子的惯性拉动匕首,划破了漪个鬼子的颈动脉,鲜血喷的程落一身。

“快上来!”谭乐怡勒住缰绳,让马停在程落身边。又将之前从鬼子队长手中掉落的手枪扔给程落。

程落拉住谭乐怡伸过来的手,但由于谭乐怡力气小了些,没把程落拉上马,却差点儿被程落拖下马去。就这么一点点失误,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。鬼子已经稳住了阵脚,纷纷向着程落和谭乐怡开枪。

程落甩开谭乐怡的手,猛地一拍马屁股,马儿在受惊之下狂奔起来,超乎了程落的估计。本来程落拉着马鞍,打算跟着跑几步,再跳上马去。这会儿却几乎是被马拖着走,她极限的脚程,在马蹄旁边根本是毫无用途。于是索性双手一拉,整个人横抱住马腹,以一个极为搞笑的姿势。又借着谭乐怡的帮助,才坐了上去。还咬了一嘴的马毛。

然而,程落刚刚坐上去,**的马再次受惊,前蹄抬高将程落和谭乐怡双双甩了下去,然后倒在一边。血从马的腹部喷涌而出,马儿痛苦的喘息着。

程落和谭乐怡看得不忍,然身后追兵将至。互相扶持着站起来,拼命的奔跑。后面枪声四起,两人弯着身子,跑得极为费力。

林子就在前面不到一丈距离,谭乐怡突然摔倒。

“乐怡,乐怡……”程落以为谭乐怡中枪了,转身扑到她身边,将其扶起,“伤到哪儿了?”

谭乐怡一脸痛苦,抚着脚踝:“你快走,不要管我!”

程落顺着谭乐怡的手看过去,谭乐怡的脚边儿有一个小土包,而脚踝已经肿成了一个小包子。程落稍稍抬头看看约莫十丈左右的追兵,颦眉坚定地说:“我背你!”

顾不得谭乐怡的反对,程落背对着谭乐怡蹲下:“快点!再慢就跑不了了!”

程落背着谭乐怡跑进林子,却没有吹哨唤来她的战马。鬼子也快进林子了,时间根本来不及,只能一个劲儿地往林子深处跑去。

却不想在逃跑的途中,两人掉进了另一个陷阱,滚下山坡。程落因受到的冲击力较重,晕了过去。谭乐怡喊不醒她,只能找了些树枝落叶,先把她们自己隐藏起来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往树林逃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