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团城支援

团城支援

经久不息的枪声虽然离团城不近,却还是惊扰到了团城的安逸。

到附近小村儿里探望百姓的战士听到了枪声,马不停蹄地赶回来,冲进团部报告,雷子枫一拳砸在桌上,然而程悦博的表现却冷静的异常。阿福、猴子和几个战士也在。

“老程,你打算怎么办?”雷子枫问道,他没有插手干预,从下午上官的反应,他还是能知道一些事情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一张嘴便泄露了伪装极好的担忧,程悦博起身就走。

“枪声一阵一阵的,你一个人去有个屁用。”雷子枫拉住程悦博,然后对其他人说,“阿福、猴子留下,其他人先出去。”

程悦博转头看着雷子枫,严肃而敌意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雷子枫并没有回答,等大家都出去了,雷子枫关紧门。拉着程悦博走到地图旁边,语气坚硬不容商量:“告诉阿福和猴子,要往哪边去找她!”

“雷子枫,不要闹了。这件事情你们干预不了!”

从雷子枫和程悦博的对话,听出了一些端疑,阿福开口:“政委,这只是一次任务。不能让鬼子为所欲为。”

“老程,你太小心了。我雷子枫以性命发誓,站在这里的所有人,你都可以绝对的信任。”雷子枫拍了拍程悦博的胳膊,真诚得很。

程悦博的表情有些痛苦:“不是不信任,我……好吧,沿着这条路走,我估计她们俩已经跑到林子里了。”

“阿福、猴子,去找几个人。任务严肃,一定要找信任的,嘴巴不关风的不行。”雷子枫吩咐。

“好嘞,雷爷。”猴子回答得干脆,他没有太多的军事素质,并没有从这些对话里听出太多的含义。

等猴子先出去了,阿福走近雷子枫:“雷爷,是不是……”

“对。”雷子枫看着阿福,打断问话。下午的时候还打定了主意不告诉阿福,现在就瞒不住了,“她跟我说过,那天都是气话,你就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不会。”阿福本就不安,得到证实后更是心慌得要命,“雷爷,我先去了。”虽然表现得淡然,但语气里却是按捺不住的急切。

等阿福出来,猴子已经交代了韩城,让韩城去把猴子已经选好的人叫了来。

阿福看了猴子一眼:“可靠吗?”

“当然可靠。”猴子瞅了阿福一眼,他猴子做事至于让阿福那么不放心吗?接着猴子又问了

一句,“咱是去干啥?”

“救人。”

“废、废话!难不成还救、救鬼啊?”猴子看阿福的眼光有点儿飘。

阿福看了猴子一眼,突然很想知道,如果猴子知道他们这次是去救程落,他还会不会这么口无遮拦。但是阿福没有说。他清楚地知道,雷子枫瞒着他俩,就是怕他俩乱了阵脚。阿福自己都难以自控,更别说是猴子。

阿福和猴子带着大伙儿一路小跑,约莫一个钟头,才跑到了破庙附近,大家都累得直喘气。猴子招呼大家休息:“歇会儿,不然待、待会儿见了鬼、子就软了。”

“我先去看看情况。”阿福急切地想要知道情况,却又赞同猴子的说法。

猴子看着阿福累得那模样,却也懒得阻止。猴子这张嘴唱得了小曲儿,侃得尽古今,就是在雷爷和阿福面前经常吃瘪。有时候,对他家妹子也没办法,只不过程落护这哥哥得很,不然猴子这小日子,也委屈得很。

阿福双手端着狙击枪,犀利的目光透过瞄准镜里的十字,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

绕到破庙的侧面儿,看到不远处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具尸体,暗淡的光线只能让他看到个轮廓。阿福的心突然沉了一下,喘息声渐重。又安慰自己:远处还有枪声,她一定还好好的。

于是抬脚走过去,看到的都是鬼子的尸体,和散落一地的弹壳。还有几支飞镖,一支钉在土墙缝儿里,其余几支倒在地上,上面儿还沾着割裂布料时,留下的一些线头。

阿福蹲下,捡起一支镖。这里经历了一场厮杀,正如傍晚时分的夕照和红霞——血色残阳。

听到后面的脚步声,阿福赶快把地上的飞镖都捡起收好,再将墙上的那支拿下来。然后转身迎上去:“前面二十丈有个林子,枪声从那边传过来。”

“那咋回事儿?”猴子指着阿福身后的那些尸体,问道。

“几个鬼子兵,快走,再不去就晚了。”巧妙地转移了话题,也远了猴子的思绪。以至于猴子没把“要救什么人”这个问题想得通透。

大家往林子进发,却在半道儿上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战马。

猴子止步,皱着眉看着那匹马:“这、这马好像见过。阿福……”

“这是乐怡的战马。”郑凡插嘴打断了猴子的话,“她怎么会来这里?”

猴子看了郑凡一眼,又对大家喊了一声:“还不快走!”

“喇叭!”阿福无奈,瞅了猴子一眼。

本来猴子还想回话,继而又觉得阿福的话也确实没错,鬼子就在林子里,万一让鬼子知道了他们在这儿,那这次任务,就会危险很多。所以,难得的,猴子没有接茬儿。

郑凡跟着大部队走着,思考着谭乐怡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。有关联的人和事情都想了一遍,又突然想到中午吃饭时候,听到程落回中央的消息:等等,这条路是……那不止是她在这里,还有落落。

“阿福哥……”

郑凡只是刚刚开口,阿福便转头看了他一眼,阻断了郑凡就要说出口的话。

猴子看了郑凡一眼:“你要跟阿福说啥?”

郑凡扯了扯嘴角:“没什么。”

猴子瞥了郑凡一眼,又看看阿福,总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