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遥遥相望

独立三团狙击战 遥遥相望 凤舞文学网

终于没有再听到枪声,程落都顾不得上酸痛,忙着爬出猎洞。指尖被石沙磨褪了些皮,露出鲜红的嫩。然而林子外面又响起的枪声,让程落又慌了手脚,一个不稳差点儿又滚了下去。

“程落,你小心点!”谭乐怡无奈脚踝受伤,只能在这里等着。只是程落的危险动作,看得她心惊跳的。

“我没事。你在这儿呆着,我马上回来。”程落终于爬上了陡峭的土坡,俯看着谭乐怡交代几句,便往林子边上跑去。心里不定的祈祷。

枪声在凌晨停歇下来,猴子抹去脸上的血水,就招呼大家撤。叫人来捡了枪,枪倒是多了,遗憾的是没几颗子弹。

猴子被阿福拦住:“鬼子发了信号弹,可能有援兵。”

“这不是我们就这十几个人,这会儿不、不走,你还等着被、被鬼子打啊?”猴子拉了拉被阿福扯歪了的衣服,瞅了阿福两眼。

阿福想了想,还是没把事说清楚:“信号弹发出也半个时辰,鬼子援兵估计也快到了,我们还不如留在林子里。”

猴子不敢苟同,一副不屑的模样:“我们往那山里走,根、根本就遇不上鬼子。你担心个什么劲儿?”

“猴爷。”郑凡看了阿福一眼,直接把猴子拉到一边,低声给猴子解释,“落落和乐怡就在林子里,我们撤了他们就危险了!”

猴子顿时瞪大眼睛,看看郑凡,又转头看看阿福。阿福吐了口气,无奈地把头偏到一边,过了好久才点点头——他是真的不想让猴子担心。

“我找她去。”见到阿福点头,猴子直接就往林子里走。

“猴子!”

阿福想叫住猴子,话音未落后就一阵枪声。幸好大家就躲在林子深处,树林挡住了枪子儿。

“。。。的小鬼子!”猴子一拳往旁的树干上砸去,用力得树叶都被震落了几片。又转走回队伍。猴子终于知道为什么雷爷和阿福要瞒着他,他这会儿还真希望他压根儿不知道这事儿。

慌得很!烦躁得很!

大家小心地往林子边上靠,林子外面全是空地,林子变成了他们的地利。天色也开始转亮,也能算得上天时。

然而最重要也是他们无法确定的,便是鬼子的人数。毕竟阿福一行也就十来个人,虽说都是好手,但这是枪林弹雨,即便他们再厉害,也是双拳难敌四手。

鬼子来了一辆哈雷,一辆卡车,约莫着三十来个人。

“每人三个!”猴子看了一眼,又赶忙躲到树后面去,歪嘴笑着看着大家。

阿福找好了自己的位置,又瞥了猴子一眼:“就你那破刀,当飞镖使?”

“抬、抬杠是吧?猴爷爷我待会儿借!”猴子狠命地瞅了阿福几眼,又在上摸了半天,才发现他还真的就带了他自己的家伙。

**团里现在军火奇缺,现在都还没有来源,手枪也只有雷子枫、程悦博和上官于飞几个人有。大多是三八大盖,也得两三个人才有一杆。

猴子气的很,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得把这批鬼子打趴下了,给雷爷收点儿枪弹回去。

一开始反击,就意味着暴露了藏的位置。鬼子倒是被撂倒了几个,然而接踵而来的机枪扫,让阿福、猴子他们连转开枪的机会都没有。只能紧紧贴着粗壮的大树站着,以隐蔽自己。只要一动,随时随地可能被鬼子的重机枪扫成筛子。

阿福趁着枪声稀疏的时候,转又崩了两个鬼子,再侧隐到树后。后背紧紧贴着树干,紧闭双眸微微喘息,稍露着疲倦的神色。下一刻,两声子弹钻进树干的声音,就在阿福的耳边响起,他下意识地偏头。

等阿福在转过头,却看到不远处一棵大树旁边,那抹担忧的目光。

阿福笑起来:她没事。

程落看着阿福,抬起食指在脸颊上比划了一下。

看到程落的动作,阿福用手背抹了抹脸上那道被子弹擦破的伤口,用从程落那里学的唇语告诉程落:“没事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站在那里,程落没有再上前。也是用唇语,不停地重复着,直到阿福点头,示意他已经看懂。

眼泪却毫无预兆地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来。阿福看在眼里,心像是被揪了一下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机枪的声音又笑了下来,阿福移开视线,脑子里计算着机枪手的位置,一个转,拉膛开枪。端掉一个机枪手,却引来一波攻击。鬼子的指挥官挥着他的黑把指挥刀,指着阿福藏的那棵树,下令全力攻击。

阿福紧贴着树干站立,尽量把自己藏好。只是阿福觉得,后的树几乎就要被子弹打穿了。

程落向前迈了一步,却收到阿福严厉的目光,似乎极力地制止着自己向阿福靠近。程落不由地停住了脚步,担心却印在眉间。阿福看得清晰,自然风轻云淡的弯了弯嘴角。

阿福的目光,像是一道屏障,阻住了程落的去路。无法上前,程落开始四处张望,等观察好了位置,便对阿福一笑,闪便擦着林子边上,开始迅速的跑动。

“落落!”看到程落的动作,阿福瞬间明白了她要做什么,却已经来不及阻止。

程落自杀式的暴露自己,成功的引开了对阿福穷追猛打的枪口。鬼子的子弹劈头盖脸地朝程落袭来。?...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