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郑凡受伤

郑凡受伤

猴子听见阿福的喊声,转过头只看到程落卖力奔跑的背影。拔腿就要冲过去:“落落,小心啊!”

阿福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猴子。正如当初雷子枫被鬼子抓住以后的那一幕,阿福一个侧身将猴子按在一棵树上:“猴子,最要紧先消灭了小鬼子!”

鬼子的火力被程落引开了些,给了大家反击的机会。一会儿时间,郑凡和温国宏已经崩了三、四个鬼子。

猴子挣扎着,龇牙咧嘴地瞪着阿福:“她是我亲妹妹,她是落落!”

阿福斜眼看了看那个一边奔跑、一边闪躲的身影,心里痛成一片,想是一颗颗子弹高速擦过,一阵阵紧缩抽搐着。阿福又转过头看着猴子:“她有丝毫损伤,你十倍加注在我身上!”阿福放开猴子,也不再去劝解,迅速抬起他的m1903,瞄准、射击。再闪身换个位置,拉动枪膛,扣动扳机。

阿福七次扣动扳机,竟然只放倒了六个鬼子。猴子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站在身侧射击的那些人。突然觉得自己对阿福很不公平:雷爷被抓的时候,自己拿枪抵着阿福的脑袋;现在阿福怕是比自己还紧张落落呢,但是阿福咋就能这么冷静呢?他是不是啥特殊材料制成的啊?

猴子看着阿福失手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程落没命的跑,只一会儿体力就消耗至极限,实在难以挪步,便躲藏在树后喘息。这仅是呼吸之间,鬼子立刻调转枪头,再次将全部火力移向阿福他们。

“这些鬼子倒是训练有素啊,换目标都不带喘气儿的!”郑凡喘息着,恨恨地骂了一句。他和阿福、猴子离得蛮远的,而且又在轻重机枪不停的扫射声中,并没有听到阿福喊的那一声,和那些对话。但是心里却嘀咕:刚刚是谁引开了鬼子的视线?是落落吗?

程落老半天都喘不上气,使劲儿一呼吸,整个肺部疼得,让她几乎流出眼泪来。“呃……”程落看着阿福和猴子他们再次被围攻,努力扶着树想站起来,却根本站立不住了,重重跌坐在地上。

程落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,努力地呼吸。再转头便对上了阿福的目光。程落强颜欢笑,却换得阿福眉头紧皱。四目相望,越过上百棵树木,却诉说着坚决:同生共死。

在阿福的目光中,程落咬着嘴唇站起来,面对着阿福。程落抬起右手,握拳,敲了敲自己的左肩。然后转身,继续她奔跑的任务。

然而这次,鬼子的火力,并没有再被引过来。本来握着黑把武士道的指挥官,将自己的武士道插回到刀槽里,扯过一把三八大盖儿,拉膛校准,嘴角邪恶地笑着,

这一枪就擦着程落的后脑勺飞过,打进程落身侧的树里,程落下意识地抬起双手拦住脑袋。却一不小心失去平衡,摔倒在地。

摔得五体投地,程落却不敢歇着,赶快往林子里滚了几圈,又一颗子弹,就定在她之前摔倒的位置。

猴子实在按捺不住,想去救程落。然而这会儿又不似刚才那么不管不顾,为难得很。

枪声稀疏了一点,郑凡一侧身,准备开枪。阿福和温国宏都还来不及拉住他。

“噗。”郑凡只觉得腹部一痛,手上顿时失了气力,狙击枪脱离的双手,开始往下掉。郑凡整个人往后倒去,像片树叶。然而目光却转向程落所在的方向,看到程落满脸诧异地看着自己,郑凡露出一丝凄凉地笑意。

郑凡没有倒在地上,稀薄的意识让他还能辨认,是有人给自己当了肉垫子。

就在郑凡倒下的时候,阿福侧身一跃,横飞过去垫在了郑凡身下。地上的一个尖土包,磕在腰间,疼得阿福满头冷汗。然就在侧身跃出的过程里,阿福抬枪,精准地在抬着三八大盖儿的鬼子指挥官的眉心,烙上了一个血骷髅。

听见阿福的枪声,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,纷纷拿出舍身成仁的勇气开始还击。猴子帮着阿福把受伤的郑凡扶到一边,捡起郑凡掉落在地上的狙击枪,虽然猴子没学过,但近朱者赤,和阿福兄弟那么多年,怎么都会一点儿。枪法还不赖。

许是因为鬼子少了指挥官,所以气势不济;许是大家看见郑凡受伤,阿福毙了指挥官而士气冲天。这一阵枪声下来,他们也没受什么伤,反而刚才一直压制着他们的鬼子被打得落荒而逃。

看着剩下不多的几个鬼子逃了,程落本想去看看郑凡的伤。却犹豫着不知怎么面对阿福和猴子,咬咬牙,将一支镖扎进树干里,拔出匕首在树干上刻下“安好”二字。落魄地逃回那个猎洞里。

谭乐怡看着程落倒头就打算睡觉,本想问问上面的情况,却也知道程落不会给自己解释,便只得作罢。

等到程落再醒来,已是满天星斗,便有了上面所说的那一幕。

让温国宏他们赶快将郑凡送回团部,阿福和猴子两人顺着林子边上寻来,却只看到刻在树干上的两个字,和扎在树上的,程落惯用的飞镖。

阿福取下那支飞镖,趁着猴子瞪着那两个字看的时候,将其收入怀里。

猴子看着树干上的俩字儿,硬是要去找程落。又被阿福拦住:“猴子,回去!”

猴子瞅着阿福:“叫、叫啥?凭、凭啥听你的?”

阿福不想解释,扯着猴子就离开。也不管猴子乱喊着反抗,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:

一路都没看见血迹,你应该没有受伤。只是,你不出现,是工作上的不便,还是不想面对我们?落落……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