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夜袭731

夜袭731

雷子枫、程悦博和阿福在办公室里,讨论着这几天收到的情报。看着程悦博一直在打哈欠,雷子枫关心了一句:“老程,先去睡会儿吧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程悦博抬手捂了一下嘴巴,又指着地图,“据我估计,他们应该会从这里把人送走。但是这地段,我们很难设伏。阿福有什么看法?”

阿福走近几步,看看地图,又看看雷子枫和程悦博:“雷爷,政委,送走那些人,鬼子肯定派大批人马护送,设伏我们比较吃亏。”

雷子枫本来想说上次破鬼子“坚壁清野”的那招,听阿福一说,又仔细想了想。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。

“雷爷,我担心,这几天鬼子会突袭。”阿福补充了一句。

雷子枫和程悦博交换一个眼神,脸上竟有些恍然大悟的神情:怎么没想到!鬼子突袭,声东击西。他们正好把人送走!

雷子枫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招儿,用手肘杵了杵身边的程悦博:“怎么办?”

“想啊!”被阿福这么一说,程悦博也才想起这么一出,也是想不出个招儿来。

雷子枫和程悦博几乎同时看向阿福,似乎就认定了,阿福应该有办法。然而,阿福被几道目光盯得愣了愣,也不说不出个所以然,保持沉默。就这样,独立三团团部办公室里,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儿的,互相看着。

“空城计!”终于,程悦博双手一拍,站了起来。

雷子枫和阿福同时看了程悦博一眼,瞬间明白了这三个字的含义。只是雷子枫有些担心:“团城那么多百姓,我们撤了,他们咋办?”

听了雷子枫的担忧,程悦博表情一滞。阿福迅速接茬说了四个字:“不撤,埋伏。”

程悦博赞赏地看了阿福一眼,意味深长地点点头。

雷子枫轻笑,有些戏谑却没有丝毫的不信任:“嘿,阿福,你倒是藏得够深的。”

“雷爷,我和山本宇交过手,说不上知己知彼,还算了解。”阿福解释一句。他不爱解释,只是不希望造成雷爷和自己之间的误会。虽然他信雷爷,也知道雷爷信自己。

程悦博看着眼前俩兄弟之间的情谊,不免有些伤感:曾几何时,他和四弟悦川也是这样,出生入死,彼此信任……

“那我们赶快行动,鬼子随时会突袭。得想把百姓安置好。”程悦博右手五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,在思考怎么安置这一城的百姓。

雷子枫搭了一句:“藏地窖吧,我们分头去通知大家做好准备工作。”

程悦博点点头:“那就分头行事,让上官带人去通知大家。我们去安排埋伏的事情。”

等事情都安排好了,又开始愁另一件事:731的事,怎么办?

“暗杀吧,开始转移的时候,肯定戒备森严。只有这个时候,我们才有下手的机会。”程悦博分析着情形,很艰难地说出几个字。暗杀这事儿,又谈何容易。

雷子枫看着程悦博,过了好久才点点头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“雷爷,交给我。”阿福开口。

阿福对731的仇恨,是其他人难以理解的深刻。

雷子枫看着阿福,安慰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。然而,却第一次对阿福不放心,抬手拍了拍阿福的肩膀:“我带人进去,你在城外接应。”

“雷爷……”

“好了。雷子枫,我去,青城的情况我比你熟。阿福在外面接应。”程悦博打断阿福的话。办公室里的三个人,都拼命把危险往自己身上揽。

雷子枫一拍桌子站起来,瞅了程悦博一眼:“撤退的路你能比我熟?狐牙峰怎么说都还是我的地盘。老程,你就乖乖待在团城,指挥战斗!”

“雷子枫!”程悦博也是拍案而起,脸上明显的怒意。

“雷爷,政委。好好说!”阿福看着这架势,生怕俩人打起来。赶紧走过去,将两人推开一些。

雷子枫和程悦博都瞅了对方一眼,然后歌朝一边儿坐着生闷气。

虽然看上去,两个人都火冒三丈的。但是大脑都迅速转动,希望找到一个万全之策。

阿福也不说话,靠在一边儿站着,随手削着他的子弹。他也在想,应该要怎么安排,才更好一些。

战争就在午夜,一触即发。雷子枫听着身后经久不息的炮火声,眉头紧皱:老程,你要挺住啊!

雷子枫头都没有回,大步地往前走着。身后跟着阿福和十几个好手。

最终的决定,共同进退。一行人悄悄摸进青城里,除了天上一轮皓月,只有青城里星星点点的灯光映照着。大家都穿着深色衣服,在这样的夜色之中,方便隐藏自己。

来到731残余部队的营房,看得到里面还有一些灯光。雷子枫向阿福打了个手势,阿福对雷子枫点点头,用手肘碰了碰温国宏,两人往巷子深处跑去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雷子枫又跟其余的人打了一个手势,所有人立刻分头行事,李小虎带几个人绕到后门,防止有人从后面儿逃跑。其余的人紧贴着墙壁,静静等着,号令一出,便翻身进院子里——杀了那一屋子的民族罪人!

阿福和温国宏爬上屋檐,每一步小心地挪动,不发出任何声响。阿福找好了方向,“嘭”一声打爆了院子里的灯,紧接着上膛,又崩了屋子里的两盏灯。

整个院子陷入了黑暗之中,院子里面的人在第三盏灯被打爆的时候,开始混乱。

“走!”就趁着这个时机,雷子枫喊了一声,大家一起翻过院墙。看准目标,手起刀落,便终结了几个鬼子的生命。

埋伏在屋檐上的阿福,依据刚才记下的位置,和自己过人的夜视能力,精准地毙了两个身着白大褂的鬼子。又和温国宏一起,为院子里的同伴作为掩护,几个在雷子枫和弟兄身后准备开枪的鬼子,都被他们一枪毙命。并不算温暖的夜里,阿福和温国宏紧握的狙击枪,都因激烈的摩擦,开始发烫。

雷子枫循着枪声,对着阿福所在的方向一笑,融尽所有的兄弟情义。

鬼子也循着枪声,看到屋顶上的两个黑影,抬枪进行猛烈的扫射。阿福推了温国宏一把,趁着力道一个翻身,掩藏好自己。阿福和温国宏,背部紧紧贴着冰冷的瓦片,微微喘息。温国宏抬手揉了揉因连续开枪而震得酸麻的右肩,想到刚才那一幕,要不是因为阿福推开自己……温国宏无奈地自嘲一下,对刚才的那一幕,自己竟然有些后怕。

温国宏转头看看不远处的阿福,阿福依旧保持着刚才抬枪的姿势,随时准备着反击。绕有些万事俱备的模样,阿福只要一转身,便可以开枪击毙敌人。温国宏看着阿福和他手里的枪,心下犹生敬佩之意。

雷子枫解决完面前的几个人,侧着身子冲进屋子里。没有灯光,便循着月光找人。一阵寒光映在墙壁之上,一把尖刀即将扎入雷子枫后心。然而雷子枫脸上却有了一丝笑意,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,便躲过了背后寒光闪闪的尖刀。又是一抬手,就抹了身后出刀人的颈子。

“雷爷,撤!”阿福耳尖地听到有大批人马赶来的声音,顾不得许多,再一个翻身,避过鬼子扫射的地方,将头冒出屋檐,开枪毙了几个鬼子,然后朝着院子了喊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