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雷爷被擒

雷爷被擒

虽然阿福早早察觉到,但还是晚了。大家正撤退的时候,鬼子的大部队靠了过来。

阿福和温国宏在最前面为大家开路,一路击毙从城门口围过来的鬼子,杀出一条血路。

“阿福,带大家走!我断后!”雷子枫看着两个弟兄被鬼子抓住,情势紧急。大吼一声,冲上前去与鬼子拼杀。等阿福听到雷子枫的声音转过头来的时候,雷子枫已经冲进鬼子堆里。

“雷爷!”阿福喊一声,抬枪帮雷子枫毙了几个鬼子,却又停下。光线太暗,阿福也不能看得太清楚,不敢贸然开枪,怕伤了雷子枫。

雷子枫看了阿福一眼:“走!”

“快撤!”阿福看看雷子枫,又看看身后一群人,理智告诉他,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团城外,程悦博带着团里的弟兄,举着大刀和鬼子厮杀。鬼子准备的大炮统统派不上用场。而且,鬼子被封住了后路,被八路军装进了口袋阵。无法撤退,只能抬着刺刀,近身搏斗。八路军来势汹汹,将鬼子压制得几乎连枪都用不上。山本佐气极,拔出武士刀冲进战场。当下就砍杀了两名八路军战士。

这场仗打得极苦,双方都死伤过半。最后鬼子突出一条血路,在撤退过程中,山本佐被擒。八路军因大伤元气,而没有追击逃跑的鬼子。在鬼子撤退之后,上官于飞和玲珑带着后勤的战士迅速出城,抢救伤员。

程悦博也不管不顾手臂上和背上的刀伤,和猴子一起将山本佐押回团城。只是刚刚到了团城门口,程悦博便止住了步子,招呼猴子一声,让猴子先押着山本佐回团部。

“我让你好好呆在家里,怎么不听呢?”程悦博对着等在团城门口,几乎望眼欲穿的何芷兰说道。语气里带着一些怒意,却掩不住满满都是关心。

何芷兰眼里盈着泪水,慢慢走近程悦博。小心地翻过被割破的衣服,探查程悦博身上的伤:“我怎么闲得住,你都几十岁人了,还是不会照顾自己。”何芷兰抬起纤细的手指,拂着程悦博手臂上,几乎见骨的伤口周围。轻轻吹了吹,才开始说话,语气温婉如水,一个字一个字敲击在程悦博心头,让这个被刀砍在身上都不曾吭声的男子皱起了眉头。何芷兰握着程悦博的手,用手帕擦去他手里的血,“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让我怎么放心……”

“胡说什么!”程悦博低声喝停何芷兰,手一带便将何芷兰拥进怀里,“别胡说,我还要给你补上一个婚礼,还要让你给落落生一堆弟弟妹妹。你要一直在我身边,直到我们一起寿终正寝。”

“悦博……”何芷兰回抱程悦博,他从不轻易答应她任何事,十年之久的相知相许,迄今为止,这是他对她许下的第一句承诺。

程悦博轻笑,却依旧眉头紧皱:芷兰,这辈子你要好好在我身边,我要好好守着你,不要有任何遗憾。因为下辈子……我爱不到你了。

“好了。”何芷兰轻轻推开程悦博,“快回去我帮你包扎,带回你的战友回来看到了,还不笑你啊。”

程悦博拉着何芷兰的手,注视着眼前伊人:“雷子枫可比我好笑多了,他都不怕,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“你又开始耍无赖了。”

程悦博无奈:“我只是想看你笑。而且,也只是对你而已。”

两人走回团部,毕竟还是有几个战士在站岗。何芷兰怕扰了程悦博的形象,想要把手抽出来,却被程悦博紧紧抓住。何芷兰只能慎怪地瞅了瞅程悦博。然而程悦博一直侧对何芷兰,那刚毅的侧脸,竟让她一时移不开眼去。

悦博,今生今世……不,生生世世我都只想要追随你的脚步,陪在你身边,我就别无所求。你既心怀天下,我便陪你守家卫国;你若扬鞭策马,我便陪你浪迹天涯。

猴子只看到阿福,却没有看到雷子枫。不等阿福开口说话,一拳就朝阿福脸上招呼过去。

“猴子,冷静点儿!”程悦博上前拉住猴子,却因为猴子挣扎,手臂上的伤口又被扯开,鲜血瞬间印红了整只袖子。

阿福抬手抹了嘴角的血迹,只是安静,不做解释。

“阿福,雷爷要出什么事儿,猴子我跟你没完!”猴子甚是气极,又看见程悦博手臂上的血迹,没有再向阿福发难,只是心里那股怒意不平,一拳砸在墙上,竟将墙壁砸出了一个坑。

司徒睿斓看着猴子的举动,着实被吓到,却又看到猴子的手因砸墙而冒出血珠子,赶紧上前安慰:“猴子,别这样。团长一定不会有事的。我们得冷静下来,才想得到办法救团长啊。”

猴子瘪着嘴,有些微微地颤抖,转过身看着程悦博:“政委,你救救雷爷!上次雷爷……”猴子说不下去了,声音里隐忍的哭腔,让司徒睿斓有些震撼,有些心疼。也帮腔道:“政委,我们快想办法救团长吧,团长在鬼子手里,太危险了。”

一旁,上官于飞想事情想得出神,眼眶已经红得不成样子。许是想起了雷子枫上次落在八重手里的时候,被伤成了那副样子。这次,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折磨。

阿福看着猴子,看着上官于飞。愧疚的很,他宁愿被抓的人是自己,但是除了雷爷,还有那么多弟兄……阿福垂在身侧的拳头,捏紧又松开。

一如既往的安静,就连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,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强烈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