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主动请缨

主动请缨

程悦博安抚了猴子,大家也都散开,只是上官于飞挂心得很,跟着程悦博一起去办公室想办法。阿福也是要跟去,程悦博却勒令阿福去休息:“休息好了,才有精力去救人!”

最后,只有阿福站在院子里。终是撑到了极限,阿福脸上露出了一丝疲倦,阿福颦眉紧闭双眼,凉薄的嘴唇微微动了动:“雷爷,对不起!”

阿福并没有回自己房间,大步走出团部。司徒语静偷偷跟着阿福,好奇地睁大眼睛,写满了想要读懂阿福的心思:阿福哥是要去哪里呢?忙了一夜回来,应该很累了吧,怎么都不去休息呢?

阿福心事重重,也没注意到有人一直跟着自己。绕到了后巷,走到了坦克边上,一时间竟没有气力爬进去。

终于还是翻进坦克,阿福全身无力地靠坐在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之间。

阿福打心底疲惫,身子同样也很累。其实他确实想着,忙了一夜,回来要好好睡会儿,但是……雷爷……

不是后悔,再一次阿福还是会这么选。猴子着急,阿福又何尝不是。

或许是太累,阿福本是闭目养神,然坐着坐着,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程落握着挂在胸前的木制小枪,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,想着之前和赵老师的对话,有些惆怅。

离开飞狐岭已经一段时日了,几天前,中央已经批下她所申请的调令,只是由于情况紧急,中央要求她和谭乐怡留下,完成最后一个任务:护送一位重要人物转移至上海。任务并不困难,完成得非常顺利。

到了上海,回到了“狐巢”。与大家一聚之后,便要出发。然看到赵老师的愁容,程落关心的问起。

“组织上让我们清除几个上海保安团的核心人物,当下人手奇缺,你大伯奔着你去了,现在你又要奔着你大伯去了。丢下我们这群战友,你们这家人也忍心得很!”赵老师的语气里,责怪之意丝毫不掩饰。

“赵老师,我……”程落心生愧疚,若是她真的是奔着她大伯去,那倒还说得清楚。可是不知道为何,离开的这段时间,她想念大伯和哥哥的时间并不多,满脑子都是另一个人——阿福。

“哎,算了算了,不留你。到那边去,好好照顾自己,正面战场腥风血雨,危险得很。”赵老师叹了口气,满是惋惜又满是关怀。

听着赵老师叹气,程落愧疚之心越发重,当即做了一个决定:“赵老师,我留下。完成这个任务以后我再走。”

赵老师惊讶地看看程落,嘴角有了些笑意,却还是拒绝:“我都给你大伯发了电报,说你就要去找他了,你不赶快回去,他得怪我!”

程落却倔强又顽皮地说道:“不,这本就是我最初的战场,你教给我的,要坚守阵地!”

“哎,好!那你没办法!”赵老师无奈地笑笑,拍了拍程落的脑袋,“不过,我看谭乐怡那小丫头是很想回去,让她先走?”

“我问问呗,难说她就留下了。”程落自信满满的笑笑,满眼都是“阴谋”。

赵老师稍稍严肃:“不准逼人家!这可是玩命的事儿,危险着呢!”

程落装得满脸疑惑地看着赵老师:“这怎么那么矛盾呢?您不是说正面战场危险么?咋现在又变了呢?赵老师,您为人师表,不能误导我!”

“你……小丫头,几天不见就长见识了是吧?我是你老师,你就得听我的!”赵老师被程落气得不知道怎么解释,干脆学着他的老友程悦博的办法,用身份压压这小妮子。

程落不服气,抬起手捏着自己的双颊,向赵老师做了个鬼脸,然后一蹦一跳的闪人。赵老师看着程落的背影,无奈有溺爱地笑起来。

程落蹦跶蹦跶地,心里却纠结:阿福,对不起。这个任务完成了,我一定努力尽快回来。我会努力在下一个任务没有达到之前回来的。

但是怎么办呢?就像她自己说的,她最初的阵地就在这里,她不想要做个逃兵。程落打小就倔,她从来都努力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。只是现在,心里装满了一个人。时下逼着她硬要在最重要的人、事、物之中做出选择,毕竟还是很矛盾,很无奈。

谭乐怡坐在一边,生气也不是,不气也不是。

“你别整天围着郑凡转嘛,乐怡,留下来嘛,好不好嘛?”程落和谭乐怡挤在一个板凳上,眼睛滴溜溜的睁着,可怜兮兮地注视着谭乐怡。

“我没有围着他转!”谭乐怡被程落说的有些羞,把头偏到一边不予理会。

程落没法,站起来往后面又绕到谭乐怡面前:“好,我说错了,是他围着你转,你留下来嘛,不要让他围着你转。”

“程落!”谭乐怡被程落说的有点儿恼羞成怒,“你不也围着你家阿福转嘛!”

“我乐意,我就喜欢围着他转。但我现在不也没围着他转嘛,留下来嘛,留下来嘛,留下来嘛!”程落开始耍无赖。

“好啦!无赖!”谭乐怡被程落逗笑了,却还是很无奈地回答。

程落得逞的笑意,被谭乐怡瞅了好几眼都不安分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主动请缨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