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落入陷阱

正文 落入陷阱

程落猛然坐起身子,掀开被子。换上一套纯黑色的衣裤,这样漆黑的色泽,昭示着她即将融入黑夜,经历风波。穿上靴子,程落抬脚踩在床沿,将匕首小心地塞进靴子里。然后卷起袖子,将插着飞镖的布袋绑在左手手臂上。

??程落有些发狠地将镖袋上的带子系紧,临要出门的时候,程落动了动手指,才发现左手的手指已经因为血液不通畅,而有些微微发麻了。程落无力地叹了一声,解开带子,重新系好。她抬手抚着腰间的枪。

??她实在没有办法,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,但是却又担心这万一那些人所说非虚。这要她怎么眼睁睁地看着苏慕天被鬼子杀死。最重要的是,苏慕天极有可能就是阿福的亲生父亲。这一点,让程落无法思考。更无法想象,如果自己做错了决定,害死了苏慕天,要她怎么回去面对阿福?

??所以,程落毅然决然打开房门,悄然离开了小茶馆。

??如果我错了,那所有的后果就由我自己承担吧。老天,求求你,这件事情千万要是真的,你不能那么残忍,老天,你不能那么残忍的对他!

??程落走在漆黑寂静的街道上,犹如暗夜的幽灵一般。只是这太过潮湿的空气,有别于飞狐岭。让程落很不舒服。

??越是靠近苏慕天的府邸,程落就越是心慌。

??程落,你这个没用的家伙!

??心里叫嚣着悲愤。她必须要紧紧咬住牙关,才能克制着不让自己喊出来。只是眨了眨眼睛,泪水就想要夺眶而出,程落只能睁大着眼睛,盯着面前那堵灰暗的墙壁,硬生生将泪水逼回去。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,却颤抖得厉害。

??她不停的告诫自己:虽然今夜是来救人,但若是今晚探到任何异常,一定要下手,一定要杀了苏慕天!一定要杀了他!

??过了一会儿,程落抬手握着胸前的那把木制小枪,心情竟开始慢慢平复下来。渐渐的,她的表情不再痛苦,也不再纠结和无奈。微微笑起,却带着一份视死如归的坚定。

??程落从一个偏僻的小角落,翻过围墙,跳进苏家院子里。苏家的院子极大,却鲜少有人。程落贴着回廊的围栏,小心的移动着。稍有一点儿声响,程落便立刻隐藏好自己。她无奈苦笑:怎么,自己都变成惊弓之鸟了。

??苏家的另外一个地方,一个黑暗的房间里,一个身着军装的女子站在苏慕天身后:“干爹,我在后巷发现了她,看来这次,我是要赢了。”

??“冉冉,不可骄傲!凡事都要步步为营,这事儿还没拍板,现在的成绩一概不算。你也不想想,我让你跟踪她多少次,哪次不是跟丢了?”什苏慕天语气严肃,“而且你看看那个荻野秋子,她比你强太多,到现在不都生死不明嘛!”

??“是,干爹,冉冉知错了。”冉虚心颔首,恭敬得很。

??苏慕天明锐地发现窗外有一个影子闪过,提醒冉:“该准备了。”然后抬起双手,在脑侧击掌。

??“啪啪”两声还回荡在屋子里面,门被轰然踢开。继而跟上的,是一声枪响。

??“干爹小心!”苏慕天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冉推开。冉收回手来,想要拔枪。

??闯进来的人却对苏慕天穷追猛打,这会儿苏慕天有了警觉,只是一个翻身,轻松躲过了一颗子弹。

??冉看着这样的情形,也不拔枪,而是绕着跑过去,与开枪的程落缠斗起来。几个回合下来,冉已经渐渐落败,程落却不恋战,明明要赢的局面放在她的面前,她却转身寻找苏慕天的身影。

??“啪!”

??程落只觉脑后和背部一阵火辣辣地疼痛,自己便失了气力,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,手枪就掉在手边,程落拼尽全力却没办法拿起手枪,更别说要站起来。额上冷汗涔涔。

??苏慕天从黑暗中走出来,“啪啪”地拍手,蹲在程落面前,打量着已经四分五裂的椅子:“冉冉,你这招真狠。整条红木椅子都被砸得粉碎。都说八路嘴巴硬,不过身板儿也挺硬的!”苏慕天转了话锋,“银狐,或者我也可以叫你程落。我是很期待见识一下你的嘴巴有多硬。还有,我还想见识一下,山本宇将军说的,让我儿子拿性命保护的女孩,到底是什么样子。你可别让我失望啊!”

??“你闭嘴……你没有资……格提……提到他!”程落咬紧牙,背部的疼痛几乎让她昏过去。程落不懂,看着这张酷似阿福的面容,为什么她会觉得想吐。

??苏慕天嘲讽地看着程落,大笑起来:“哈哈,我还第一次听说,身为父亲的,没有资格说自己的儿子!”

??“他怎么会有你……这样的父……父亲,他怎么会……有你这样的父亲!”程落忍着痛,趁着这阵痛苦地吼声,撑着身子差点儿便站了起来。然而冉看着如此迹象,残忍一笑。抬起脚来,看准刚才自己用椅子砸下去的位置,狠狠地踩下去。

??“呃……噗……”程落本来一直忍着喉咙里的一阵甜腥味,此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染红了地面。

??苏慕天本以为她已经晕过去,一低头却看见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,脸上露出一丝玩味:“哈哈,苏奕确实有眼光,有意思。冉,给我好好招待你这位‘未来的嫂子’!”

??苏慕天刚要起身,一只手却拉住了他的裤腿。摇晃的动作已经泄露了无力的状态,程落却抵抗着背上的痛楚和压力,稍稍撑起身子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:“他是你儿子,你的骨肉啊,你怎么……忍心那样对他?”

??苏慕天拉着程落的手腕,将她的手扯开:“儿子都不听老……子的话,这样的儿子,还要来干什么啊?”

??“狗汉奸!狗汉奸!他是你儿子!是你儿子!他没错……没错……”看着苏慕天得意离开的背影,程落带着哭腔喊出来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却始终没有掉出来。

??冉又往脚上使了点力气,程落便整个人趴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冉将手肘杵在自己的膝盖处,弯下腰说道:“我干爹累了,我来招待你就行了。”冉直起身子,拍了拍手,“来人呐,把她送到刑房去。”

??冉转身离开,两个同样身着军装的人,将程落从地上扯起来,程落咬牙挣来,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,恨声道:“放手,别拿你们的脏手碰我!我自己会走!”

??只是瞬间,两个枪口便抵上程落的腰际,逼着她往前走。

??囚室阴森可怖,比起外面的空气,更是潮湿异常。本来背上的伤已经让她疼得满身是汗,走进囚室的一瞬间,程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打了个冷颤——这里确实好冷。而且这个囚室的血腥味,让她浑身发麻,甚至腿上有些发软。

??是的,不管如何天不怕地不怕,毕竟也是个女孩子。遇到一些事情,总还是会有不安,总还是会害怕。程落却没有任何的后悔,只是伤痛得很,人倦得很。程落便走着,两只眼的眼皮全在打架。

??好吧,还有什么招数都快点使出来,早点完工,早点儿让她睡一觉。想到睡觉,程落不自觉的浮出一丝笑意。恰好被刚刚走进囚室的冉看到,冉冷笑:“真不愧是银狐,这种境地还能笑得出来。”

??冉打开一间刑房的铁门,对跟着程落身后押送的两个士兵说道:“捆起来,速度快点儿!”

??士兵将程落猛地推进刑房,将程落的双手高高吊起,捆在刑架之上。

??“下去吧。”冉挥了挥手,让他们先走。士兵离开的时候,将铁门半阖上,冉满意地笑了笑。又看向程落,“如果你合作,我可以什么都不做。”

??程落回以嫣然一笑,苍白的小脸尽是不屑:“那么,我还是想劳烦你……做点儿什么!”

??冉看着程落的表情,顿时怒极,一巴掌便扇了过去。程落没有防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,丢脸的自己咬伤了嘴皮,一股鲜血流了出来,却不甘示弱。程落笑着,舔去了嘴唇上的血,然后邪笑更胜,“呸!”一口血啐在冉的脸上。

??“啊……”冉赶紧抬手抹去脸上的污垢,然后怒视程落,“你就那么喜欢激怒我?好,我就好好招待你!”

??冉转身走到一边的柜子前,从里面拿出一卷钢丝。然后一步一步慢慢走到程落面前:“我想你听过说书吧,有些武林高手他就喜欢用钢丝杀人。我倒还是第一次试验。怕是很好玩的。”

??说着,冉将钢丝的一头固定在刑架的角落,然后围着程落,一圈一圈,用钢丝细细密密地将其缠起来,先是腿上,然后腰上,胸前后背,然后是手臂。最后将尾端连接在一台机器上面,机器上齿轮的在慢慢的转动。每转一圈,便将钢丝在大齿轮轴上裹了一圈。不过现在看来,这机器转动的速度却也不快。

??冉看着自己手上,刚才一不小心被那细细的钢丝割开的口子,突然笑了。将手伸到程落面前:“你看,这钢丝可是锋利得很。你身上这点儿薄薄的布料,估计也抵挡不了多久。我先去睡觉了。希望你明早还活着!”

??“好好睡,我会来梦里找你的!”程落继续笑着,全然没有畏惧之色。然后“嗷”地叫了一声,做出一副老虎要吃人的样子。

??冉看着程落那嚣张至极的样子,被气得直哆嗦。转而为之一笑,嘴角尽是阴狠之意: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。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