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交换人质

独立三团狙击战 交换人质 凤舞文学网

十字准心镜下,看到埋伏在崖下的战友,看到猴子和政委,看到倒在一边的鬼子俘虏。

同一个地点,上一次埋伏,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。然而阿福每次想到都还会后怕,都还心有余悸。阿福转头看看,再次提醒石敢当:“不准乱开枪!”

“师父,我这……”石敢当满脸的无奈和委屈,还想争辩,阿福却并未理会他,继续观察崖下的况。石敢当看着阿福不理他,也就悻悻地住了嘴。撅着嘴握着枪,把头扭朝一边儿。

山崖下的猴子,神色着急,满脸都是憋屈快哭的模样:都不知道雷爷被鬼子折磨成啥样了,这都啥时候了,人咋还不来呢?

程悦博看着一直不安分的猴子,竟也跟着着急起来,不快地喊了一声:“猴子,别跳了!”

“不是,政委,我……我……我着急。”猴子的脸皱成一团,眼眶还有些红。

程悦博无言以对,说实话,他也急。他也担心鬼子会怎么对付雷子枫他们。昨晚突然收到鬼子的电报,竟然那么轻易就答应交换人质的决定。然而在所有人都乐呵的时候,程悦博却是忧心忡忡。

连夜带人挖出一条短而简单的隧道,已做不备之需。所幸鬼见愁这个地方容易隐蔽,安排人埋伏的时候,困难也就小了很多。程悦博交代大家,该次任务主要是救人。能不费子弹就不费子弹,争取全而退。

又过了半个钟头,所有人都急切得很。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车声,猴子立刻俯下,趴在地上,侧头让耳朵贴着碎石沙的地面,才把声音听得真切。立刻跳起来,激动而紧张,还带着一点点跃跃试的冲动:“政委,他们来了。”

“哦,猴子,待会儿听我的!”程悦博点点头,根本看不出他的绪。似是一切如常,冷静得可怕。猴子看着程悦博平静的神,竟然奇迹般地也冷静下来,然后点点头:“是,政委!”

救援的过程并不像准备救援的过程那番紧张,也不如想象中的危险异常。过程实在简单到让人瞠目结舌。

山本宇并未出现,鬼子开着两辆卡车来,只是简单的交换了人质,然后将被捆着倒在地上的山本佐等人扶上车,便离开了。

猴子也没搭理,赶紧跑上去给雷子枫松绑:“雷爷,小鬼子没、没对你咋样吧?”

“没事儿!”雷子枫搂着猴子的肩膀,其实自己也疑惑,鬼子居然那么轻易放了他们,想起这几天鬼子在他们上打得那针,雷子枫不免心里发寒,却没有说出来,“就是这几天怎么没活动。”

猴子乐呵呵地笑着:“嘿,雷爷,我给你找了两、两坛好酒!还有花、花生米儿。”

“哈哈。”雷子枫笑着,拍拍猴子的肩膀。只是不知道为何,自己的腿脚有些无力。

猴子倒是贴心的很,整个人撑着雷子枫,生怕雷子枫摔了。

程悦博看着这两兄弟打打闹闹的,终是松了口气,无可奈何地笑笑。等着雷子枫走到他面前,在他的肩上轻轻敲了一拳。程悦博斜眼儿看着雷子枫,嘴角都是管不住的笑意,却不饶人:“死不了?”

雷子枫也笑起来:“开什么国际玩笑,最起码得在你后头!走,喝酒去!”

“就你这板儿,还是先喝水吧!”程悦博看着雷子枫虚弱强撑的样子,朝他前拍了一下,转大步离开。然而脸上笑得灿烂,却透着一丝掩不住的霾;看样子是没事?那就好。但是鬼子到底想做什么?

阿福看到雷子枫安然无恙,终于放心下来,等确定鬼子已经走远,才起离开。石敢当和温国宏尾随着,石敢当一直闷闷不乐的,刚才要不是阿福一直盯着他,他肯定能杀了几个鬼子。

温国宏看着石敢当,无奈地摇摇头,一股厌恶之意油然而生,压不住气愤说了一句:“不是拿起枪来,杀几个鬼子,就叫做保家卫国!”

温国宏快走几步,赶上阿福,离石敢当远一点,他心里舒坦点儿。

“切!就你懂?”石敢当看着温国宏的背影,一脸不屑。

赶上大队伍,阿福走到雷子枫边,愧疚之渐浓。还没等他想到怎么说话,雷子枫便将手按在他肩上。兄弟之间,何必多言。

阿福极淡地笑了笑,跟着雷子枫边。

这是,看见李小虎拉着辆小板车朝着雷子枫一行人跑过来:“猴爷,猴爷,找到车了。”李小虎那边跳着跟猴子打招呼,结果一个不小心踩了颗石子儿,脚下一滑,摔得个人仰马翻。雷子枫正想问猴子咋回事儿,结果看到这场面又忍不住笑起来,被自己给呛到,忍不住咳了几下:“咳咳……怎么回事?猴子。”

“小虎儿,快点儿。”猴子挥了挥手。

李小虎摔得嘴都破皮儿,牙也疼。一脸要哭地拉着小板车跑过来:“猴爷,车子到了。”

“摔、摔哪儿了?这倒、倒霉孩子,小心点儿啊!”猴子板着李小虎的脑袋,看他满嘴皮子的血,“回去让我玲珑妹子给你看、看看。”又转头看着雷子枫,“雷爷,请坐!”

程悦博看着猴子耍宝,无奈得很。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,递给李小虎:“自己擦擦。”

“谢谢政委。”

雷子枫瞅了猴子一眼,拉着李小虎:“来,小虎,咱俩一起坐。”

李小虎傻傻地笑笑,又偷偷地看了猴子一眼。猴子抬脚踢了踢李小虎的股:“快点儿上去啊!”

等一群人嘻嘻哈哈回到团城,等在团城门口的人早已心慌意乱,不知所措。

“雷爷,我们先进去。”阿福看着迎上来的上官于飞,便先跟雷子枫打了声招呼,带着大家先进城。

猴子和李小虎扶着雷子枫走过来,上官于飞站在雷子枫面前。几乎是用尽全气力,才克制着自己没扑到雷子枫怀里。抬手捂着嘴,压抑着自己的哭声,眼泪却像是断线的珠子,大颗小颗地落下来。

“猴子,你没事吧?”司徒睿斓从后面跑上来,大部队先进团城,搞得她好半天才看到猴子的影。司徒睿斓赶忙跑上来,拉着猴子仔细观察,生怕他伤着了。

“没、没、没事儿。”猴子笑着回应,也随着司徒睿斓的动作,给她转了一圈,来证明自己所说非虚。

雷子枫看着这一幕,笑得很欣慰。然后转头看着上官于飞:“哎,媳妇儿,你看着丫头跟我们猴子多配!”

“你……雷子枫!谁是你媳妇?”上官于飞羞得偏过头去。雷子枫却不依不饶:“这会儿你得承认了,哥不娶媳妇,那弟怎么成家?你不承认,可就耽误猴子和人小姑娘了!”

司徒睿斓看看雷子枫,又看看猴子,不好意思地放开猴子的衣袖,退开一步又低下头。

猴子也有些脸红,歪着脑袋别扭得很:“雷、雷爷,你跟上官嫂、嫂子的事儿,干嘛扯、扯上我、我啊!我和睿斓就、就是朋友。”

司徒睿斓小心地抬起眼睛,看了看面前的猴子,眼神很是受伤:原来我在你心里,根本没有什么特别!

司徒睿斓眼眶已经红开了,自己也觉得眼睛酸涩得很,怕在那么多人面前哭了丢人,只能赶快转跑开。

雷子枫看着司徒睿斓跑开,抬脚往猴子股上招呼:“猴子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猴子摸着被雷子枫踢了的股,委屈得很。他还茫然呢,怎么就把睿斓弄哭了。但是他还真的不知道,是什么地方做错了。

雷子枫看着不知所措的猴子,突然间气笑了:“笨啊!人小姑娘为什么那么关心你,啊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啊。”

上官于飞也实在忍不住拍了猴子一下,插了句嘴:“睿斓她喜欢你呢,不然她为什么大老远跑过来,就是担心你受伤!”

“这么说来,你也是关心我,喜欢我?”雷子枫接过话锋,皎洁地看着上官于飞笑道。

上官于飞有些恼羞成怒,气嘟嘟地看着雷子枫,却更让雷子枫笑得开心。

“那、那……”猴子看着面前俩人,又不好去打扰。但是他们说司徒睿斓喜欢自己,猴子又很茫然无措。

雷子枫还是转过头来看着猴子:“傻呀,追去啊!”

“哦。”猴子被雷子枫推了一把,也不知是该追还是不该追,但既然雷爷说了,那就去追吧。不过,虽然这是雷爷说的,猴子的心里却依然有些期待。

猴子追上司徒睿斓,却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拦在司徒睿斓面前,不让她走。

“臭猴子,你要干什么?”司徒睿斓哭得很伤心,咬着嘴唇,“你要看我笑话嘛?看够了吗?”

猴子看着司徒睿斓的眼泪,更慌,讲话更不利索:“我不、不是这、这个意思。你、你、你别哭啊。”

司徒睿斓不回话,转背对着猴子,轻轻抽泣。

猴子不知道怎么安慰,心里慌得很,却很期待。却是傻呆呆说起来:“睿、睿斓,雷爷说,雷爷说你喜、喜欢我……”

司徒睿斓听猴子这么说,好怕继续听下去,便厉声打断猴子:“是,我就是喜欢你,怎么了?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朋友。但你为什么非要让我难堪呢?”

“不、不是……我、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,她、她却不喜、喜欢我。”猴子低着头,表忧郁而委屈,让人心疼,“我喜、喜欢和你在、在一起,但是怕、怕你也不喜欢我。”

司徒睿斓突然有些呆滞,下一秒却抱住猴子。本来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庞,露出笑容,大大的眼睛里都透着欣喜,是大悲大喜之后的愉悦,也顾不得害不害羞,声音充满单纯的快乐:“傻猴子,我当然喜欢你,我当然喜欢你!”

猴子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不知所措,却在听见司徒睿斓的话之后,露出憨憨的笑容。?...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