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染上毒瘾

染上毒瘾

雷子枫的不安,在那天半夜得到了印证。从睡梦中被冻醒后,觉得自己全身异常的酸痛,辗转反侧却依旧无法入睡,无论是躺着、趴着还是侧着身子,雷子枫都觉得浑身难受。这样的感觉,就像是受伤住院后,久卧病床后的样子,仿佛身体里的每一个关节都趋势着他,要起来运动运动,然而全身无力让他像是一滩烂泥,瘫软在铺上。

雷子枫难受得想要吼两声,来发泄胸中憋闷的压抑。却又看着屋内窗外都是一片漆黑,而一直忍着。

就是因为雷子枫总说冷,上官于飞专门给他加了床被子。然而厚厚地棉被仿佛是压在身上的摆设,雷子枫没有感觉到任何温度,依然冷的很,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,不停的冷颤。就这么一夜辗转难眠,终于挨到了天亮。

“雷爷,雷爷。开门儿啊,我给你送早饭来了。”猴子端了一碗白面,面上放了几块鸡肉,花生米,还有青菜。猴子站在雷子枫门口喊了几声,不见回应,才抬手敲门。

几乎把手掌都敲痛了,依旧没有任何回应,猴子慌了,又赶紧跑到窗子面前去敲了几下。

猴子敲门敲了半天,程悦博、阿福和上官于飞都被引过来。上官于飞拉着猴子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上官大、大嫂,我来给雷爷送、送吃的,谁知他不、不开门儿。”猴子急得很端着的面碗一歪,洒了些汤出来,差点儿溅在上官于飞的身上。

上官于飞一听也是急了,冲到门口去敲门:“子枫,子枫,你在吗?听得到我说话嘛?听到的话,你应我一声。”

依然无果。

雷子枫蜷在被子里,想要回应却没气力,关节骨骼仿佛被千万只蚂蚁爬过,痒痛难当。雷子枫紧紧咬着被子的一角,才不至于喊出声儿来。

“上官,让开。”程悦博拉开上官于飞,“阿福,把门踢开。”

阿福颔首,他也正是此意。猛一抬脚,门闩应声而断,门猛地砸在墙上,又给弹了回来。阿福抬手挡住,让程悦博和上官于飞先进屋子,又等猴子进去了,自己才走进去,顺手将门掩上。

屋子里面,**一团被窝在不停的颤抖,程悦博大步走上前去,直接掀开被子。只是被子一角因为被雷子枫咬在嘴里而没有被完全拉开,程悦博看着雷子枫的模样,大惊失色:“老雷?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我不……不知道,冷,冷……”雷子枫艰难地伸手把被子盖到自己身上,咬牙切齿地颤抖着说。

猴子把面碗放在桌上,赶紧跑过来:“雷、雷爷,你这是咋、咋了?”

“猴子,你们先出去。”程悦博转身将猴子他们往外推,“阿福,你和猴子,上官去把昨天一起回来的两个战士带到我房间去?”

“子枫他……”

“可是雷、雷爷……”

上官于飞和猴子一起开口,却被程悦博严厉地打断:“你们在这儿也帮不上忙!快去!等会儿再跟你们解释。”

程悦博给阿福使了个眼色,阿福点点头,拉着猴子,又安慰上官:“上官,政委是大夫,见识也广,听政委的。我们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上官于飞深深看了雷子枫一眼,最终还是点点头,同意阿福的说法,帮着劝猴子:“猴子,我们先出去,子枫的事情交给政委处理。”

猴子被上官于飞和阿福拉出去,程悦博立刻关上门,用半截儿的门闩将门掩好,不让人打扰。再走回床边坐下,帮雷子枫拉好被子:“鬼子对你们做了什么?”

雷子枫想说话,却抖动了半天嘴唇吐不出一个字,只能费力地拉起衣袖,让程悦博看见他手臂上的针眼。

看到雷子枫手臂上的针眼,程悦博稍稍疑惑了一会儿,脑子里迅速搜索这信息,想起早前读过的一份资料。程悦博瞳孔瞬间地放大,似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。

此时雷子枫早已是头晕目眩,然而在恍惚中还是看到了程悦博的表情。正想开口询问,程悦博却猛然站起,惊恐而痛心地往后退了几步,又跌坐在桌边的长椅上:雷子枫,我对不起你啊,如果能早些把你们救出来……

“老程……呃……什……什么情况?”雷子枫捏着疼痛地的双臂,咬牙切齿。只是断断续续表述出自己的询问之意。听到雷子枫的话,程悦博呆滞地转头看向雷子枫,过了好半天,程悦博终是开口,声音很是沉痛自责:“你……你染上毒瘾了。”

雷子枫睁大双眼,满脸不可思议,瞪着程悦博,他不信!雷子枫想从程悦博脸上,看出点开玩笑的意思,却全然没有。所以,下一刻,雷子枫使尽全身力气坐起来,想要下床。整个人却滚了下来,重重摔在地上。

程悦博饶是无奈,赶紧起身去扶雷子枫,刚碰到雷子枫的衣服时,便发现那身衣服,已经全被汗水浸湿了。

“不可能!你骗我!”雷子枫想推开程悦博,却因双手酸软而没有将其推开,只凭借最后的一点点气力抓着程悦博的衣领,“我根本没有……”

“你手上的针眼,就是注射毒品留下的!”程悦博将雷子枫扶起,让雷子枫躺回**,声音稍带激动,“雷子枫,你听我说!鬼子这么做,怕是想要扰乱我们的军心,你得坚持下去!这毒瘾是可以戒掉的!你得坚持下去!听见没有?”

雷子枫用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,分析者程悦博的话,然而下一刻,一直憋在嗓子里的痛呼,夹杂着愤怒的情绪,全面爆发:“啊啊……!”

程悦博双目赤红,愤怒和痛心都藏在眼底深处,重重地一拳砸在墙上。

上官于飞、阿福和猴子正巧把那两个小战士送到程悦博的房间。两个小战士痛苦的哀嚎已经让三人心下极为不安,然而,又听到隔壁雷子枫的房间里,传出极大的喊叫声。

猴子一个激灵,转身便想雷子枫房间跑去。上官于飞几乎瘫倒在地,阿福将上官于飞扶稳:“别慌,上官。我们去看看。”

见上官于飞点头,阿福才将扶着她的手放开。虽安慰着上官于飞,阿福的心里却也急得要命。

雷子枫的房门几乎要被敲倒了。

“子枫,子枫,你怎么样?”上官于飞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进来。

“雷爷,雷爷……不是,政、政委,您倒是开门啊!”猴子心急的喊着,用力地敲着门。

程悦博紧皱着眉头,无可奈何地说:“让上官他们来看着你,我去看看那两个战士。”

看着程悦博快走到门口,雷子枫以惊人地毅力站起来,冲到程悦博面前拦住其去路。

程悦博被突然跑过来的人吓到,低头看着被雷子枫抓住的前襟。

“不准告诉他们!别……被让他们进来!”雷子枫说着话,整个人却不停地在颤抖。话音未落,又开始干呕起来。胃酸上犯,雷子枫难受至极。

程悦博并不赞同雷子枫的话:“他们三个,你是无论如何瞒不住的!别闹了!你给我好好休息,反正你这瘾,必须给我戒了!”

程悦博拔掉了门闩,上官于飞他们进来的时候,就看见雷子枫蜷缩在地上,止不住的颤抖。程悦博解释了整件事,三个人全都惊讶无比。

“先把雷爷扶到**去!”阿福看着猴子一脸气愤怒意,就怕他叫嚣着要去找小鬼子报仇,吵得全城皆知。赶紧喊了一声儿,转移猴子的注意力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染上毒瘾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