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虎口夺人

虎口夺人

雷子枫和那俩战士都被转移到何芷兰的家里。程悦博给上官于飞和猴子,解释了其中的厉害关系,知道阿福一向冷静,就交代了阿福,盯好了猴子。

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被压了下来。然而就在当天傍晚,其中一个战士因为受不了这般折磨,而撞墙自杀。何芷兰看着满头是血的小战士的尸体,痛心疾首。找来一块布先将其盖上,差阿福去给程悦博报个信儿。自己却是寸步不离地跟着猴子。

“兰、兰姨,我怕雷爷、雷爷他……”猴子想着那死去的小战士,和雷子枫痛苦的模样,忍不住哭出来,颤抖地说。

何芷兰看着猴子的样子,心疼得很。落落回了中央以后,就这孩子最贴心。悦博忙着团里的事情,分身不暇,也没太多时间来看自己。就猴子,像是一日三餐一样,时时跑来看她。也陪她聊天儿解解闷。何芷兰清楚,猴子这孩子重情义,对雷子枫那更是没得说。

“猴子,他是个坚强的人,一定挺得过去!”何芷兰帮猴子擦了眼泪,温柔和慈爱地拍了拍猴子的脑袋,“傻孩子,不要担心。这一关一定过得去的。”

猴子点点头:“嗯,谢、谢谢兰姨。”

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赵……”一个青年男子冲进小茶馆儿,便朝着柜台里的人喊。

站在柜台里的中年男子,抬头瞥了一眼莽莽撞撞冲进茶馆的人,眼神严厉又无奈。

青年男子挠挠头,走进柜台里,压低声音:“赵老师,刚刚打听到,她被关在苏家地下囚室里。”

“哪来的消息,准确吗?”赵老师手下拨弄着算盘,眼睛盯着账本儿问道。

青年男子顿了顿,才开口:“消息来源在后院,是雪狐给的消息。苏家守卫太严,我摸不进去。”

赵老师眯起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青年男子,本想怒骂,却看了看周围的人,低吼道:“你疯了?雪狐背叛了组织,逼得我们换了地方,你还把她带来?”

青年男子满脸无奈和担心:“赵老师,我真是逼不得已了。程落失踪了两三天,完全没有消息。”

谭乐怡从内屋走出来,走到柜台前:“赵老师,先去后院看看吧。苏慕天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程落在他手里,太危险了。”谭乐怡想起偷听来的那些事,一个能不顾骨肉亲情追杀自己亲生儿子的人,根本不可能对程落手下留情。

赵老师叹了一声,往后院走去。一个身着国民党军装的女孩坐在院子里,看到赵老师便迎了上去。

“赵老师,近来可好?”女孩恭敬地开口。

赵老师嘲讽地笑笑:“不敢当啊!”

女孩也不争辩,转了话题:“程落被苏慕天和冉设计逮捕,被关在苏家的地下囚室里。这几天冉一直对她用刑,再不救她,她怕是熬不住了。”女孩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担心和痛苦。

“肯定是要救她,只是你带来的消息,我不放心……”

女孩知道她不被信任,却还是打断赵老师的话:“赵老师,程落比我倔。我惜命,我还得照顾我那瞎眼的奶奶。”接着,女孩拉起衣袖,手臂上条条鞭痕,还有烙铁烙下的伤疤,“这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伤,至今未消退。我不想她和我一样,她受的刑,比我惨得多,我担心她会熬不住。赵老师,我对不起组织,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。今晚苏慕天要去参加鬼子的聚会,如果你们担心消息有假,那我去救人,你们在外面接应。”

久久未听到回答,女孩的心一寸寸冷下去,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,赵老师终于开口:“雪狐,我陪你去救人。”

“赵老师。”女孩有些惊讶,语气很高兴。

赵老师叹了一身,又继续说道:“不要辜负我对你最后的信任。”

赵老师让女孩等在院子里,便走进前厅,在柜台前写下什么东西,然后递给了之前冒冒失失的青年男子:“张浩,一切小心!”

“我知道,赵老师。你放心吧。”被叫做张浩的青年结果纸条,点了点头。

程落趴在阴冷的地面,累得要命,却睡不着。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,但是她却一直觉得冷。翻了个身,用还有力气的手指把玩着挂在胸前的小枪。看着小枪上裹着的毛皮都沾了血,程落又在还算干净的衣袖上擦了擦指腹上的血迹。

过了一阵子,程落听见外面有脚步声。程落瘪了瘪嘴:又来了。

然后赶快把小枪藏进衣服里,继续伏在地上装死。然而却迟迟没有听见铁门打开的声音。程落不禁颦眉:今天是想玩哪出儿啊?

还没等她的想法挥出大脑,便听到一声枪响,继而便是子弹和铁链撞击的声音。程落猛地坐起来,却因牵动了身上的伤,而龇牙咧嘴地吸着气。

“程落,程落……”铁门被拉开,发出难听的响声,压低的喊声从门口传来。

程落咬着牙站了起来,踉跄地往门口走去:“赵老师?我在这里。”

当程落终于看见了赵老师,脚下几乎已经没了力气,连站立都困难。然而一身黑衣,赵老师和雪狐根本看不出程落身上的伤。一只手拉住程落:“快走,刚刚开了那枪,我们行踪已经暴露了。”

雪狐塞了一把枪到程落手里,然后和赵老师一起,挡在程落前面,防着囚室入口有人冲进来。

虽心有疑虑,但这么危机的关头,程落也不多加询问。用尽力气握着手枪,费力地跟着面前的两个人挪步。几次差点倒下,用手掌杵着大腿,想要保持平衡。然而碰到腿上的伤,却痛得她直冒冷汗。

赵老师敏锐的察觉到程落不对劲,转过头看着她,想看出点什么。然而在这黑漆漆的囚室之中,也只能看出个轮廓,甚至连程落的脸都难以看得清晰。突然间觉得芒刺在背:就这么冲进来,完全不清楚囚室的状况,要不是刚才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程落的声音,怕是救错了人都不知道啊!而且,这个囚室之中,是否有双眼睛在暗中看着他们,一步步落入危险,还带着些阴冷的笑意。然而,直到他们都走出囚室,也没有人出现。

“赵老师,事情不对。枪声响了那么久,怎么会没有人来?”程落声音低弱地发出疑问。

雪狐也是同样的疑惑,但却心存侥幸的说:“囚室里也枪毙过好几个人,怕是他们都见怪不怪了吧。”

赵老师本来已经觉得危险,此时更是不安,却安慰两人:“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

三人从花园回廊边的竹子丛中小心地移到后墙,赵老师和雪狐搭了人梯,让程落先爬出去。

然而等三个人全部落地,从巷子两边却涌出大批保安团的人。抬着三八大盖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。

冉从队伍后面走出来,拍着手一脸笑意地看着雪狐:“你这心思,可藏得不好!我干爹一眼就看穿了。”

“果然,姜还是老的辣!”雪狐全是自嘲和无奈的叹息。

程落倚在像是,越过挡在自己前面的雪狐看向冉。挑了挑眉,嘴角带着略微的笑意,仿佛是在挑衅着眼前的人。

“程落,收起你的挑衅,免得我挖了你的眼珠子,拿去喂狗!”冉的心里,升起一股怒意。

然而程落却没有任何动作:“我倒是不介意,只是我觉得,狗应该对你感兴趣一点。”

“你……就解决你们三个,太容易了!就怕你到时候看不到,守门那几只狗,是怎么把你的眼珠子吃了!”冉不禁怒火丛生,一把扯开雪狐,抬起手枪对准程落的太阳穴。独立三团狙击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正文虎口夺人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