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逝者归来

逝者归来

段小宝是要哭了,一匹马挡在城门口,拦着百姓进出。他自觉跑过去想把马拉开,结果这马咬着他的衣服就不放。大下雨天的,这马比驴都倔,非拉着他在路中间儿淋雨。

段小宝可怜兮兮地看着咬住他衣服的那匹马,一人一马在大雨中对峙着。马儿时不时地扯一扯段小宝的衣服,想拉着他往东走。段小宝被拉过去两步,然后他又把马硬拽回来:今儿他媳妇来团城,他还得等他媳妇儿呢。

在城楼下躲雨的郑凡看到这场景,饶是好笑。便让谭乐怡也看看。谭乐怡盯着那匹马,神情稍许迷茫。郑凡刚想要询问,就看见谭乐怡疯了一般冲出去。

“乐怡……”郑凡没拉住她,便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
谭乐怡跑到马儿跟前,满脸不可思议。颤抖地抬起手,去摸马背。马儿放开了段小宝的衣服,犹豫事出突然,段小宝一个趔阻,摔了一大跟头。满身的泥污。再爬起来,满眼委屈地看着那匹马,自己躲到了谭乐怡后面。

马儿一仰头,以它们专属的方式,用鼻子咳嗽了两声,似是开心地抬了抬前蹄。许是担心马儿发狂,郑凡一把将谭乐怡护到身后。

“郑凡,这是程落的马!”谭乐怡拉着郑凡的手臂,几乎愉悦地说。

郑凡呆了一会儿,才转过头看着谭乐怡。眼神先是惊讶,尔后变得复杂。看着郑凡,谭乐怡的笑容也渐渐僵硬在脸上。谭乐怡赶紧低下头,绕开郑凡走到马儿面前。

马儿晃了晃脑袋,右前蹄在搅了搅地上的泥坑,然后转身往东走去。谭乐怡有些疑惑,但还是跟了上去。走了几步又停下来,转头看着郑凡和段小宝,声音有些着急:“快走啊。”

郑凡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还是跟了上去,然而双脚似有千斤重。他真想给自己俩耳刮子。

她没有死?她还活着……不,不能再想她……你有乐怡了,郑凡……乐怡……不要再想落落……不可以!不可以!

段小宝身上的泥污,差不多被雨水冲干净了。他还完全搞不清楚情况,只听着谭乐怡喊了一声,也就跟上去了。走了好大一截,段小宝才想起来,他不是在等人呢嘛,怎么就……

马儿带路,到了城东的河边儿。

“瓜妹,你咋在这儿呢?”段小宝看到跌坐在河边儿的人,赶紧上去扶,“咋样,有没有摔伤了?”

瓜妹脸色苍白地看见段小宝,指着拉着自己脚踝的那只手。虽然瓜妹已经看到了倒在河堤边上的人,然而她很没有完全从惊吓中回过神来。

郑凡和谭乐怡也都看得了倒在河堤边上的人,赶紧走了过去。

郑凡蹲下,扶起趴在河堤上的人。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,脸色苍白得可怕,就连嘴唇都没有一丝的血色,带着灰蒙蒙地乌青。

谭乐怡蹲下,握住那人的手:“程落,程落你醒醒。”

终于听见有人说话,扣住瓜妹脚踝的手才慢慢松开。然而这个时候,瓜妹的脚几乎都已经麻痹了。

半昏迷的人努力睁开眼睛,却看不清眼前的人。所以她用力甩了甩晕乎乎地脑袋,发丝上的雨水甩得郑凡满脸都是。

“乐……怡?”程落看着谭乐怡,叫出这个名字似乎经过了多少的深思熟虑,却显得异常的诙谐幽默。

谭乐怡无奈,但心里却着实的高兴:“是我!”谭乐怡看向郑凡,努力掩饰着心里那些憋闷的情绪,“我们先回去。”

“不要,这么回去,我哥得疯!”程落猛一下坐起来,一副生龙活虎地样子,眼神却又醉醺醺地。她笑,“先找个地方给我睡一觉吧!嘿……嘿……”

“要……要不去我家吧,反正瓜妹儿一个人在,也方便。”段小宝憨憨地笑起来,他可乐意帮程落的忙了。

郑凡和谭乐怡对视,似乎都在询问对方的意见。最后,谭乐怡点了点头:“你背她走。”

郑凡躲开谭乐怡的视线,愧疚得很。

瓜妹似乎有些怕程落,刚才真的是吓到她了。她本想抱怨段小宝几句,却低着头跟了上去。

段小宝的家,离团城也不到五里地。只是一间简单的小屋子,屋子外边儿有个茅棚,砌了一个灶台,放着一张小桌就成了厨房。

屋子里也就一张炕,谭乐怡看看段小宝:“在这儿,不太方便吧?”

段小宝挠挠头:“我可以住营里,而且我还得巡夜,也不经常回来。”给瓜妹使了个眼色,“去找两套衣服给她们换换啊!”

郑凡和段小宝退出了屋子,躲在茅棚里面儿避雨。瓜妹找来了衣服,谭乐怡看看躺在炕上的人。程落蜷成一团,似乎还睡得挺香。谭乐怡无奈,拍拍程落:“起来换衣服。”

“不,要睡觉!”程落转个身,还“吧嗒吧嗒”地咂咂嘴吧。

瓜妹被程落逗乐了,蒙着嘴笑起来。谭乐怡不好意思地对瓜妹笑笑:“她……她就这样……让你笑话了……”

最终,程落还是屈服在谭乐怡的啰嗦之下,起来换衣服。

瓜妹出去烧水。谭乐怡关好了门,又走回来。

“你干嘛?”程落看着谭乐怡。

谭乐怡打开程落那湿哒哒的包袱:“伤全好了?到底怎么回事儿,为什么程伯伯会收到……收到说你牺牲的消息?”

“差不多……啊……啊?牺牲?”程落的反应有点儿呆,完全搞不清状况。谭乐怡颦眉,无奈地抱怨:“我那天刚刚到团部,就不该答应你那些事儿,弄得我里外不是人!”

程落想了想,把脸凑到谭乐怡面前:“我大伯他们怎么样?”

“你别问我,别问我!我躲都来不及躲……”谭乐怡有些恼,往旁边儿挪了几步,离程落远一点儿。她现在就想揍程落一顿!

程落小心地看着谭乐怡,本来还想问点什么,却又没有说话。

肩上的伤,因为之前机枪的后挫力而震裂,又经雨水的浸泡,而显得面目狰狞。谭乐怡将药粉撒上去,程落难以忍受地颤了颤。

“乐怡,我想伤好了再回去。”肩伤剧痛,弄得程落浑身都不舒服,所以程落开口说话,想要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谭乐怡顿了顿手上的动作:“那程伯伯他们……”

“这伤也不用养很长时间。反正事情都这样了,我这样回去,他们一样会担心。”程落随便盯着一个角落发呆,其实她是害,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。离团城越近,那种心悸的感觉就越是强烈。

谭乐怡想了想这几日团部里忙碌的样子,又看看程落肩上的伤:或许程落留在这里,也好。谭乐怡点点头:“嗯,你好好养伤,伤好了再回去。我会跟郑凡说,帮你暂时保密。”

程落叹了口气,她都不知道自己在乱个什么劲儿,快马加鞭赶到了飞狐岭,明明团城就近在咫尺,自己却不敢进去。

等包扎好了,谭乐怡坐到程落面前:“我回来以后,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?”

程落一滞,躲开谭乐怡的眼神,摇摇头:“没……没什么事。”

“那……”谭乐怡总觉得又什么地方不对劲。刚想追问,却被程落打断:“其实偶尔有一次错误的消息,也不奇怪。当时老巢倒了,组织又没有找到我们,所以组织上以为我死了。要是我不回来,是生是死不都一样?不再联系的人,生和死本没有区别的。”程落尽量让语气轻松,她明明是在跟谭乐怡说话,却更像是在劝说自己。

谭乐怡听完程落的话,好压抑:“程落,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好了,没什么事。伤好了我会自己回去,暂时不要告诉他们。”程落结束了这段谈话,深呼吸一下,换一换心境,却始终拿不出她一向的嬉皮笑脸,所以打个哈欠,“好困。”

谭乐怡跟瓜妹道谢好久才离开,段小宝都被她说得不好意思。

段小宝跟在郑凡和谭乐怡后面,一起回团城。他挠挠头,在想:以前她不是总和程落过不去嘛,怎么现在又这么要好?

段小宝想得脑袋疼,得不出结论,他也就懒得继续想。

快到团城的时候,谭乐怡千叮万嘱,让郑凡和段小宝把这件事先瞒着。

“不告诉程伯伯他们?”郑凡不能理解,便问道。

“团里这几天忙着七三一的事情,程落要是回去,肯定不愿歇着,她伤还没好呢。”

“她受伤了?”郑凡紧张地问。然而问出来,郑凡才反应过来,他不该这样的。

谭乐怡一直没有看他,听到询问也只是点了点头。

段小宝没问啥,干脆地答应:“我不会跟别人说的。让她在我家安心养着。”

谭乐怡对段小宝笑笑,继续往团城走去。一路无话,直到走进团部,郑凡才开口:“乐怡,我……我之前说的,都是真心话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谭乐怡打断郑凡本就断断续续的话,想要逃开:“好了,你不需要向我解释。”

“乐怡。”郑凡拦住谭乐怡的去路,“给我一点时间,我是真的想照顾你。”

谭乐怡抬头看着郑凡,眼里衔着泪。安静地对视,却暗流汹涌。谭乐怡微笑,认真地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