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梦魇回忆

梦魇回忆

夜里偶尔有那么几声鸟叫,反而显得更加寂静。

弦月不亮,却是唯一的光。程落猛地坐起,全身冷汗。惊扰了睡在旁边的瓜妹,程落轻声致歉,又交代一声,自己走出了屋子。

下了一整天的雨终于停了,然而风却带着潮湿和寒意,坐在茅棚小桌前的程落,下意识地抱紧自己。她额头上的汗珠还清晰可见,一向明亮的双眼全是茫然和疲惫。

程落把头埋进臂弯里,努力想要忘记的事情又毫不客气地钻进脑子里。

幸得那场大雨,苏慕天留下的人并没有很认真仔细地搜查。由于赵老师的尸体离门口最近,伪军们找到了赵老师的尸体,便偷懒先离开。

半夜里,已是四下无人。张浩先醒了过来,努力移开压在身上的柱子,又找到了被瓦片埋住的程落。

“赵老师怕是被他们带走了。”张浩仔细找了个遍,都没有找到赵老师的尸体。

程落靠在一边,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。仰起头,漫天的雨打在他们身上:“是我连累了大家。”

张浩看了一眼程落:“少乱想!先离开这里,走!”

两人来到“狐巢”备用的一间小屋。只是一个藏身的地方,空空如也。程落和张浩都分别缩在一个角落里,直到天明之后,光线从唯一一扇小窗里跑进来。

本来呆滞的神情都有了变化,黑暗里面隐藏的疲惫和悲痛都在这一刻变了模样。

“要去找组织吗?”程落问坐在对角的张浩。

张浩沉思一阵,脸上的恨意明显:“暂时不要,我要先杀了苏慕天!”

“很默契啊!”程落的声音努力地轻松一些,她很能明白张浩现在的心情,他和赵老师亲如父子……程落无声地叹气,“那就开始行动吧,你去找赵老师的遗体,还有军火,我去调查苏慕天的行踪。”

“不行!一起行动!”张浩早就察觉,这件任务里,程落总是很反常。担心她自己行动再出什么意外,所以张浩反对了程落的安排。

“……”程落张了张嘴,想要反驳什么。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,低下眼眉点了点头。

整件事情进行得比想象中快,几天以来,程落的冷静也超出了张浩的想象。

小屋里,程落盘膝坐在地上,握着笔在一张图纸上画着什么,本来简单明了的图纸被她画得污七八糟,然而程落去自信地笑笑,将笔放下。转头看看天色,由于小屋的窗子朝东北方向,这个时候,就只能看到一些昏暗的剪影。程落吐了口气,伸了个懒腰,便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。

张浩提着一个箱子走进来,搁在地上。程落兴奋地跑过去,打开箱子。

“老规矩,你警戒,我行动!”张浩压住箱子,闲谈条件。

程落一把推开张浩:“老规矩个屁,老规矩都是我行动,少来!”

“程落!”张浩被程落气得脸红脖子粗,喊了一声。

悠闲地打开箱子,程落挑选着枪支:“就我们俩,还警戒什么啊?”程落指了指地上的图纸,“计划定好了,两条路线,让你先选。”

张浩看着那张图纸,无奈地眨了眨眼睛:他晕!

一把将程落扯过来:“那个……你直接解释比较好!”

程落抬头鄙视地看张浩一眼,然后气憋气憋地开始解释:“苏慕天今晚定的位置是二楼的雅座,这条线是办成小厮伺候着;另一条是从屋顶下去,我昨晚去看过,从后面绕进去挺方便的。哪啥,我觉得你干小厮这活儿挺恰当……”

“好啊,那我就当去端个茶,飞檐走壁挺累。”张浩打断程落的推荐,然后饶有意味地笑着看着程落。程落咬牙切齿地瞪着张浩:好吧,不上当!哼!

张浩得意地笑笑:“你这招玩了好些年了,以后记得换换!”

“自己小心,苏慕天太警惕,不要露出马脚。”程落埋头翻着那只箱子,不乐意抬头。

“偶尔给别人一次挑战的机会,总不能什么好处都你占了吧!”

程落斜眼儿:“好处?好吧,好处……”

“你的伤怎么样,不耽搁你飞檐走壁吧?”

程落找好了自己的武器,把箱子推给张浩:“就肩上被震裂了,其他都没问题。”

然而夜里的行动,很不顺利。程落才从屋顶翻进剧院,剧院已经乱成一团。二楼连续两声枪响,程落一慌,直接从屋顶的横梁上跑过去。

今天苏慕天是出席朋友的聚会,所以身边没有太多人跟着,听见枪响跑来支援的伪军还没到位。

程落双腿倒挂在梁上,弯腰看下去。雅阁里面,一个灰色西装的男子倒在苏慕天面前,应该已经断气了,而扮成小厮的张浩腹部中枪倒在地上。苏慕天抬起枪对着张浩,一步步慢慢走近,语气里满是笑意:“小伙子,那么年轻就这么拼命啊,不错不错!只不过狐巢气数已尽,你一个人孤身犯险,不成大器啊!”

“对,像你这样,生死关头就可以拉过朋友来挡子弹,才是做‘大事’的样子!”张浩按着腹部的伤口,声音因剧痛而有些颤抖。本来气愤的面孔,却在看向苏慕天的时候笑了起来。

“笑?”苏慕天看着张浩的笑容,自己也嘲讽地笑起来,手指慢慢扣动扳机,“很好笑吗?”苏慕天确实听到一声枪响,然而他却感觉到右臂传来剧烈的疼痛。手里的枪应声落地,苏慕天按着手臂上的伤转过头。

程落用手勾住横梁,翻进雅阁。一用力肩上的伤就撕裂开来,要不是她速度够快,估计就要掉了下去。直到落地,程落还心有余悸。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浩,张浩看着她还满脸欠扁的笑容:“时间……刚刚好!”

“我的兵在外面。”苏慕天看看程落手里的枪,再看向程落,嘴角还弯起一个弧度,自信的很,“而且,我是他父亲,你确定你能开枪?”

程落的眼神有一丝动摇,虽然只是那么一瞬,却没有逃过苏慕天的眼睛。就趁着这一刻,苏慕天一弯腰,捞起掉在脚步的手枪,顺势倒在地上,躲开程落的枪口。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“啪!”

程落及时回过神来,手枪的准心追着苏慕天的身影,连开三枪。苏慕天仰躺在地,剧烈地喘息着,血从身下涌出来。苏慕天确实没有料到程落会那么快开枪,他的计算错误,导致背上已经吃了两颗子弹。

程落慢慢走近,虽然苏慕天已经没有能力还击,但程落依然小心异常,步步为营。

“好!哈哈,好一个银狐!”苏慕天的大脑迅速转动,他必须想办法拖延时间。他还能听到剧院大堂里,人们惊吓和恐惧的喧嚣,这样的话,保守估计他得撑上十分钟,他的兵才能赶到。

程落看着苏慕天握紧拳头,然后微微放松了一点:“你听,这样吵!我给你五分钟,让你吧要说的话说完,我还有五分钟可以撤退!”

程落笑得自信满满,声音里都是压制不住的恨意!

苏慕天一滞,然后残忍地笑起来:“厉害!不过,杀了我,你还有怎么面对苏奕?”

程落咬了咬嘴唇,然后坚定地说:“不要试图动摇我!杀你这种汉奸,我问心无愧!”

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!你问心无愧又有何用?”苏慕天在积蓄力量,他已经没有再试图去攻击程落的防线,所以,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倒她!苏慕天仔细观察程落,寻找时机。

然而,苏慕天没有料到,就在他以为程落松懈的那一刻,程落对准他的心口,扣动了扳机。血液迅速的流逝,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吃惊的那一刻,眼神便已开始涣散。

程落阖上苏慕天大大睁着的眼睛,算是对他唯一的尊敬。毕竟,他是……

程落扶起张浩,先简单给伤口止了血:“我们得往上走,下面都是伪军,出不去。”

“放心,没问题。哎,你再跟苏慕天聊几句,我都快睡着了!”张浩的语气严肃,虽然像是在开玩笑,却是极其严厉的批评。

程落低着头:“我知错了!”

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地降下来,回忆被雷声打断。程落似是陷入了梦魇一般,不停地颤抖。

阿福,他说的没错,我应该要怎么面对你?我要怎么面对你?

程落跑进雨里,仰面迎接倾盆而下的雨水。

她觉得自己快疯了……如果不想要面对他,那为什么要日夜兼程地赶回来呢?但是,明明团城就在眼前,为什么自己又不敢去见他?

程落,你不是说自己问心无愧吗?是啊,为什么要愧?但是你在怕什么?你在怕什么?

谁能告诉我,我在怕什么?

阿福,你会怪我吗?你会恨我吗?会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