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反攻计划

反攻计划

“装甲车。”程悦博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纸条,有些气馁地对雷子枫说。

听完之后,雷子枫颓然靠在后坐上,手掌“啪”地拍在桌子上,火气不小!

“团长,原来不也打过装甲车嘛!”石敢当看着雷子枫的反应,问了一句。结果脑袋被猴子拍了一下:“上次是用炮,这次你给找来?”

石敢当瞅了猴子好几下,正想骂人。结果被阿福瞪了一眼,到嘴边的话又给憋了回去,就导致了脸红脖子粗的现状,加之稍有些黝黑的皮肤,就成了猪肝色。猴子看着石敢当那样儿,有些得意。抬起面前的水就往嘴里灌,还嘟囔着:“看、看你那熊样!噗…”

被热气腾腾的水给烫到,猴子把水全喷了出来,直往雷子枫身上招呼。好在雷子枫反应够快,“唰”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。

“猴子!”雷子枫怒视猴子,吼了一句。结果又听到另一个委屈埋怨的声音:“猴子,你干什么?”

等雷子枫回头看过去,才发现坐在自己后面的司徒睿澜,拉着衣袖,抹着满脸的水渍,脸上委屈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猴子赶紧蹦哒过去,捞起自己的衣袖就往司徒睿澜脸上抹,动作一点儿不温柔,但还算的上有那么一点轻柔:“哎…哎…那水太、太烫了,我不、不是故、故意的……”

雷子枫吐了口气,把猴子扯过来,认真教导:“你倒是悠着点儿,别水没擦干还把人脸给擦破了!”

司徒睿澜揉揉自己被烫痛的脸,头歪朝一边儿,不理猴子:早知道放下电文就该回去,臭猴子!

猴子挠着头,看看雷子枫,又看看司徒睿澜,又结巴了:“我、我那…”

“咳咳!”程悦博咳嗽了两声,打断这场小插曲。雷子枫往猴子屁股上踢一脚,然后坐下,继续想办法。猴子憋屈,揉了揉被雷子枫踢到的地方,又走回自己的位置上。

阿福靠在墙边儿,削着他的子弹,好像活在帷幕之外,只是一个看客。他不发表意见,雷子枫和程悦博也没有刻意去问,他们清楚,如果阿福有办法,他自然会说。

“子枫,上次不是缴了辆坦克,这次能用上吗?”上官于飞先给司徒睿澜检查检查被烫到的地方,又转过头对雷子枫说。

听到坦克,阿福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,然后又继续着:看来,还得去收拾一下…

“没弹药啊!”雷子枫有些急,语气里面挺多无奈。

这次的会议有些不了了之,庆幸的是离鬼子们要行动的时间还长。所以计划也不必要定得太早。

散会后,猴子硬是拉着司徒睿澜去医务室,让玲珑给看看。结果玲珑没在,出去采药了。

团部里医疗设备确实简陋,亏得有程悦博这个老大夫,教着玲珑做一些药物和简单的设备。正因如此,玲珑也实在忙碌。

司徒语静给司徒睿澜涂了一些药膏,还交代了几句。让司徒睿澜很是惊讶。

把猴子撵出去,司徒睿澜拉着妹妹的手,一个劲儿的问。

“姐姐,是你说的,我们是八路军。我就是想,如果我努力做好一点,阿福哥一定会对我改观的!”

猴子被撵出来,气呼呼的。不过眨眼的时间就过去了。哼着小曲儿往外走,打算出去溜溜,顺便帮雷爷去看看那辆坦克还能不能用。

在门口遇上了段小宝,打了个招呼,还唠了几句嗑儿。段小宝还纠结着,要不要把程落住自己家的事情告诉猴子。

段小宝正打算开口,猴子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猴爷我先去看看那坦克还能不能用,要打那731的什么装甲车,雷爷愁着呢,就不跟你瞎扯了。”

段小宝赶紧点点头,听到猴子说愁,他也就打住了到嘴边儿的话。

第二天段小宝不值岗,就抽个空回家。那他仅有的几文钱买了一小块肉,给媳妇儿开开荤,也给程落补一补。

段小宝最记得,老早几个月,程落给他的那个兔腿儿,那会儿省下一半想留给瓜妹,结果藏到他有空回家,早都馊了。

饭桌上,段小宝吃得挺香,即使除了那碗肉汤,其他菜都没啥油水,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。

知足常乐,程落看着段小宝和瓜妹,觉得温馨,也失落得很。

“团里忙不?”瓜妹给段小宝夹菜,顺便问了一句。

段小宝满嘴的饭,话都说不太清楚:“我…我是不忙,就巡巡街啥的,不过今儿猴爷说什么,要打731还是什么装甲车,然后去检查什么坦克的。”

“咋又要打了呢?”瓜妹有些愁,担心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。

段小宝又扒了口饭,有些兴奋:“打…打就打嘛,我还没杀过几个鬼子呢!”

“傻话!”瓜妹瞅了段小宝一眼,转过身子去。

程落看笑了,但随即便想到另一个问题:“小宝,那坦克不是没弹药吗?”

段小宝被程落问得楞了楞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程落无语。

等吃完了碗里的饭,一个计划在她脑子里已有雏形。程落一拍桌子,结果段小宝和瓜妹都给吓了一跳。

程落吐吐舌头笑道:“小宝,帮我带句话给乐怡,让她带点儿好吃的来孝敬我!”

“唔…哦…”段小宝看着掉在地上的菜叶儿,心疼地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