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置身荒野

置身荒野

药瓶空了,程落眨巴眨巴眼睛。那天晚上才愈合的伤口又被撕裂,旧伤变新伤,是最无奈的事情。

瓜妹恰好要给段小宝送东西去,走进来收拾东西,顺便问了一句:“程落,我进城去,你要去吗?”

程落挠了挠脸,表情有些不自然:“我就不去了,瓜妹,你进城的话,帮我买点儿药行吗?”

“嗯。”瓜妹点点头,“我怕记不住,你得写个方子给我。”

“好嘞。”程落找出纸笔,写了方子交给瓜妹,又塞了些钱给她。拗不过程落,瓜妹最终还是把钱收下,赶往团城。

东西给了段小宝,正准备去抓药,想起了程落塞给自己的钱,又赶紧跟段小宝交代。段小宝生气骂道:“你咋回事儿?怎么能拿她的钱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瓜妹窘迫极了,也委屈极了,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段小宝看看周围,把瓜妹拉到一旁:“程落就在我们家暂住几天,她原来帮过我可多了,记得回去把钱还给她。”

瓜妹低着头,听段小宝的话音软了下来,才点点头。段小宝笑笑,推了推瓜妹的肩头:“赶快去抓药吧。我得回团部去了。”

等段小宝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吓了一跳。司徒语静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,还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和瓜妹。

不过司徒语静没有说话,只是笑了笑算是打招呼,就走开了。

瓜妹怯怯地拉了拉段小宝的衣服,段小宝转头搁下一句话:“没事儿没事儿,赶紧回去吧。”

司徒语静一路走着,有些失神,她现在好烦,好乱。

程落明明已经死了啊?为什么又出现了?程落,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?你为什么就要挡在我和阿福哥中间?为什么阿福哥就只看得到你?我做了那么多,为什么阿福哥就只看得到你?你不是死了吗,为什么又出现了?为什么你还要回来?

不,我不会让你抢走阿福哥!

司徒语静狠狠地抹去留下的泪水,跑到城门口,等着要出城回家的瓜妹。

瓜妹回到家,把药交给了程落。正打算把钱还给她。然而屋子的门被猛地推开了。

程落有点不满地看向门口,只见一个身着八路军军装的女孩子现在门口。许是那套衣服让程落卸掉了戒心,然而也有了些不安:团里知道她回来了?那阿福……

瓜妹看着军装女孩,有些不安地往程落身后靠靠。程落看了看瓜妹的反应,又转头面向门口:“同志你好,你是……?”

发出询问,程落是觉得这个女孩眼熟的,却实在想不起是谁。

女孩听到程落的话,不可遏制的怒意迸发出来,走近程落。还没说话便抬手想要打人。

程落轻易地抬手挡住,面上也有了不快。随手一带,便将女孩推离自己一段距离。

女孩按着被程落捏痛的手腕,咬牙切齿双眼含泪,瞪着程落的眸子全是敌意:“我叫司徒语静,记清楚了!”

程落抿唇,无所谓地颔首:“我会考虑!”又低声对瓜妹说,“你先出去。”

虽知道程落看不见,瓜妹还是朝程落的背点点头,低着头快步走出去,司徒语静也不理会——她只想对付程落。

瓜妹出了屋里,便赶紧往团城跑。现在,六神无主的瓜妹,只想赶紧找到段小宝。等跑到了团城,瓜妹几乎都要晕了过去。城门口的战士是原来和段小宝一起站岗的,看到了瓜妹,赶紧带她去找段小宝。

鬼子行动的日期近了,现在团里也拿到了坦克的弹药。办公室里忙碌了好久,总算拟定好了整个计划。雷子枫率先伸个懒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。程悦博还靠坐在椅子上,懒得动便闭目养神。

猴子跟着雷子枫出去,司徒睿澜酸酸地对上官于飞说了一句:“臭猴子,就知道他家雷爷!”

上官于飞笑而不语,倒也为猴子高兴。睿澜确实是对猴子很真诚,很在乎。

阿福还在削着他的子弹,本来没想动,然而此刻却实在想要避开这样的环境。每每这种时候,阿福总会有那种奇怪的窒息感。

他走出办公室,没有想到什么,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。阿福看不清自己心里的想法,空洞得像是置身于荒野。

为了不那么空洞,阿福开始回忆,竟发现无论是哪一段回忆,他都看不清楚程落的脸。

即使阿福能感受到她的笑,她的调皮捣蛋,她的认真和她的关切。但是阿福就是看不清她的脸。

阿福的呼吸很重,心口从最开始的窒息感,变成了真正的难以呼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