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杀父之仇

杀父之仇

本以为可以瞒下来,然而事情出乎程落意料的复杂。

因为她昨天才到团城,侦查任务已经派给了谭乐怡,并且谭乐怡已经出发,所以她只得在团部瞎晃悠。昨个儿听雷子枫给她告密,说了猴子和司徒睿斓的事情,程落一大早便摸去电讯室里。

上官于飞和司徒睿斓早已经在工作了。趁着没事儿的空当,上官于飞和司徒睿斓都和程落说笑了几句。

听到电报机“嘀嘀”的想起来,上官于飞将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安静一些,然后带上耳机开始接受电报。

程落凑到司徒睿斓身边,小声询问着她和猴子的事情,弄得司徒睿斓面色绯红。

等上官于飞放下耳机,拿着电报纸转过头来,满眼赞许地看着程落:“刚刚截下一封鬼子的电报。”

程落疑惑地看着上官于飞:截下电报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?

“你好厉害!杀了大汉奸苏慕天。我之前在总部的时候,就曾经听说过苏慕天的恶行……”

程落的脸上变得惨白,上官于飞的声音在她耳边开始模糊,本来闹腾的表情也变得无措。只是上官于飞和司徒睿斓都浸在高兴之中,没有注意到程落不对劲。

脑子乱的要爆炸似的,程落行尸走肉般地走出电讯室。上官于飞和司徒睿斓都很是疑惑地看着程落的背影,只是下一刻便打消了那份疑惑。

“你在这儿看着,我去跟子枫和政委他们说。”上官于飞高兴的情绪溢于言表,统统显露在脸上。

程落慌张地找着阿福,虽然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找到阿福以后,自己要说什么。这一切是不是来得太巧了?她昨天才见到阿福,昨天才回到团部,却逼着她立刻去和阿福坦白,逼着她告诉阿福那么残酷的事情。

恍惚走着,撞得了谁。

“落落。”阿福扶住撞到自己,又有些恍惚的程落。

听到声音,程落抬头看着面前的人,顿时像是触电一般的退开几步。

阿福颦眉,却没有上前,站在原地担心地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程落又退了几步,拼命摇着头,不敢正视阿福。

“小心!”程落脚后就是从回廊到院子里的三五个台阶,但她还在不停的往后退。阿福一慌,大步上前拉住程落,却惹来程落激烈地挣扎:“放开我,你走开啊!”

“后面是台阶!”

程落没有挺进阿福的话,依然在继续挣扎:“放开我,我求求你,不要管我!”

挣扎中,程落的拳头打到了阿福胸前的子弹带。力气并不大,然却因为昨天被打伤,现在钻心地疼了一下,阿福抿唇,吃痛地松了手上的力气,程落挣开阿福往后退,便摔了下去。肩上的伤又疼了起来,程落也懒得动了,抬手捂着肩膀,整个人蜷了起来。

程落的动作让阿福慌了起来,赶紧走下去扶起程落:“落落,摔到哪儿了?”

让程落靠在自己怀里,阿福清楚的看到那紧闭的双眼上,睫毛上闪动的泪痕。然而程落却一声不吭,阿福只能犹自担心。

这会儿,程落似乎平静了下来。平静地睁开眼睛,平静地看着阿福,然后自己站起来。阿福突然之间心生一股苍凉之意,嘴角有着悲哀的意味。看着程落,一颗心没底儿地往下坠。呼吸都尤为小心。

“你走开好不好,不要管我。我没事,真的。”程落尽量平静的语气,全身却抑制不住地在颤抖。

阿福薄唇微动,想说什么,却又什么都没有说。吐了口压在胸中的浊气,拉了拉绑着枪的军绿色布带,转身离开。其实,他也在逃吧?他也在逃吧!

听着程落努力压抑的声音,看着她整个人都在颤抖,阿福是多想上去抱住她,安慰她。可是……可是她确实要自己走开。

程落几乎站不住了,摇摇欲坠就要倒下。看着阿福一步步走远,这个坚强乐观的女孩子竟心生一股绝望。努力深呼吸,最终还是开了口。音调里带着强烈试探的意味,似乎还有着让人捉摸不透地乞求:

“苏奕。”

阿福像是被雷电击到一般,再没有力气向前走。头转回了一半,却不敢再转过去,不敢看到程落。

苏奕。这两个字就是他的噩梦,他还在上海那会儿,苏家不就是地下党的头号敌人嘛?落落,你都清楚了是吗?我的手上,沾着你战友的鲜血,所以,我们应该是敌人,是吗?那还是请你不要说,我会走。

程落看到阿福站定了脚步,无力得想要瘫倒在地。她是多想自己猜错了,即使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了自己的推断。只要阿福没有回答,她都愿意相信,是她猜错了:阿福就是阿福,苏奕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可是……

程落深吸了一口气,用平静的语气,说出骇人的话语:“我亲手杀了苏慕天。”像在闲话家常,没有半点儿起伏,连她自己都听不出其中的绝望。

阿福觉得自己的脑子“轰”地一声响,然后耳鸣不断。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,沉默之后只是抬步木然地走开。

程落笑起来,自嘲之意极浓。

“你疯了吗?”

听见声音,程落偏头看向身侧的回廊,谭乐怡就站在回廊正中,而程落却完全没有发现。

“你疯了吗?为什么要告诉他呢?”谭乐怡不可置信地看着程落,她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程落不敢回团城,为什么顶着伤不顾死活地回来了,却不敢进团城。

程落吸了吸鼻子止住泪水,有些暴躁:“团里已经收到消息了,我说不说他都会知道。你怎么还是改不了你偷听的毛病啊!”

谭乐怡几乎被程落一句话气死:“我从外面赶回来,就听到你说你杀了苏慕天,我哪里有偷听?”

程落木讷地点点头,想离开这个地方,只是抬脚就差点摔倒,好在谭乐怡已经走到她旁边,赶紧扶住她。

程落转身抱着谭乐怡,压抑地流出眼泪。

“程落,程落……”

“乐怡,他不会原谅我吧……他会恨我吧?”程落哽咽地求助,却弄得谭乐怡手足无措。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程落。

突然想到了什么,谭乐怡轻轻拍了拍程落的背:“不是的,苏慕天先利用他抓了你,他怎么还能怪你?”

“不,不是!”程落像是头小豹子,猛地推开谭乐怡,本来无措的双眸霎时间变得炯炯有神,话语掷地有声:“你答应过我的,这件事情不会告诉任何人。而且,这不是让他原谅我的理由!我不想他愧疚。他不该为苏慕天承担那些事情!”

程落看着谭乐怡担心的模样,在想自己的语气是不是重了些,她不该对谭乐怡生气的。

低下头,程落转身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