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因爱生恨

因爱生恨

同一天里,司徒语静离开了团城,没有告诉任何人,包括她的姐姐司徒睿斓。司徒睿斓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房间的时候,才发现妹妹的东西,已经全部收走了。直到第二日傍晚,从青城过来的商客捎来一个口信,司徒睿斓才知道,司徒语静已经安全到家,一颗悬了一整天的心才终于放下来。

距离七三一残余部队转移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,大家的情绪也渐渐膨胀起来。有激动,同时也有着忧心。

再次讨论作战计划,雷子枫问了关于坦克弹药的问题,谭乐怡有些不好意思,当时是为了给程落瞒着,不得不说是自己去盗鬼子的军火库,现在在一些人眼里,倒是变成了贪功。

程落真是无奈到家了,什么时候开始,谭乐怡都变成了背黑锅专业户,还全都是为了她。所以为了表示感谢,程落夸张的表现了一次千恩万谢的场景,惹得整个办公室一阵爆笑。

只是逗乐大家的人,在这场热闹中,安静地看着站靠在一边安静削着子弹的人,容颜微伤。

然而这场精心策划的伏击中,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极其微小的环节,几乎导致全军覆没。

官县的日军军营里,山本宇的房间。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将旗袍穿好,纤细的手指,缓慢扣上前襟的一排纽扣。

“山本将军,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。”待打理好装束,女子坐回床边,万种风情地靠在山本宇怀里。

山本宇伸出**的手臂,搂着女子的细腰:“当然,我会把银狐和苏少将留给你处置。我想你和你的姐姐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消息。”

“山本将军放心好了,我姐姐肯定不会防着我。只要她知道的消息,我肯定也能知道。”女子笑起来,妩媚而危险,“对了,我都差点儿给忘了。前几天谭乐怡好像盗了你们的军火库,山本将军想要以装甲车转移你们的人,怕是还得斟酌呢。”

山本宇脸色一冷,用日语对着门外喊道:“来人。”

“山本将军,有何指示?”走进来一个士兵,恭敬问道。

山本宇面色严肃:“迅速盘查军火库,天亮前把所有的数据统计好交给我!”

等士兵关门出去了,女子娇慎地轻轻打了山本宇几下:“你真恶心,居然不关门!”

山本宇笑起来,对女子提出的问题不予理睬:“多谢语静姑娘给我的消息,还有什么对策,语静姑娘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听出了山本宇下逐客令,女子并未不悦,而是笑得越发灿烂:“那语静就静待山本将军的佳音。”

女子站起来,准备离开。山本宇又朝门外喊了一声,两个士兵为女子引道开路,送她离开官县回到青城。

一个中佐被喊进了山本宇的房间,山本宇已经穿戴好。

“山本将军,司徒语静这个女人,可信吗?”

“因爱生恨的女人是可怕的,但同时也是最好利用的。”

雷子枫他们早早就埋伏在装甲车要行进的主干道上,坦克也被用稻草盖了起来。俨然就是一个巨大的稻草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心里都涌起沸腾的热血。

因为司徒语静的擅自离开,之前有卫生员请假离队,导致团里卫生员紧缺。所以这次,没有安排任务的上官于飞和司徒睿斓,都参与了玲珑领导的卫生队。

坐在坦克里的雷子枫等得有些心急,抬表看看时间,然后站起来走动走动。

终于,谭乐怡从侧面绕到了稻草堆旁边,轻敲了坦克的履带两次。雷子枫听见响动,准备开始行动。

谭乐怡也把自己掩藏起来,掏出手枪准备战斗。

另一侧,程落和猴子都爬上茂密的大树,以枝叶为掩饰,藏好自己也便于观察敌情。看到了装甲车的影子,程落朝猴子打了个手势。

看到程落的信号,猴子一笑,学起了鸟的叫声。阿福听到了信号指示,拉起枪膛准备战斗。雷子枫的坦克也发动了引擎。

行动即将开始,猴子和程落都已经打算下去投入战斗。而程落不经意间却瞥到这桦树林深处,有窸窣的动静。

程落拍了拍猴子,让猴子也往那个方向看看。等看仔细了,两兄妹慌乱的对视,猴子赶紧发出了撤退的信号。

然而撤退的信号却被坦克打出炮弹的声音完全淹没,战斗已经打响。箭已离弦,唯一的方法,只能是速战速决。

坦克的炮弹在装甲车边上炸开,装甲车的轮子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,而车身已经是人仰马翻的状态。后面的随行护送车辆也被装甲车堵住了去路。装甲车里的人慌乱的从里面爬出来,三个鬼子的士兵,和一个身着白大褂的鬼子,还没等爬出装甲车便已经被阿福击毙。

雷子枫爬上坦克顶,举起手枪朝天放了一声响,所有埋伏在周围的八路军战士都争先恐后的冲锋陷阵。

猴子刚从树上下来,便跳上坦克。雷子枫顿时想骂猴子几句,却被猴子截住了话:“雷、雷爷,快撤,我们遭、遭埋伏了!”

“什么?”雷子枫诧异地瞪着猴子,又朝猴子手指的方向看去。只见一片人影压过来,雷子枫顿时怒意上脑,咬牙切齿。却又不得不克制住自己,脑子迅速转着,想着对策。

雷子枫盯着林子里的那片人影,已经不得不下撤退的命令。雷子枫转身扯着嗓子朝着正在浴血奋战的斗士们大喊:“撤退,快,撤退!”

程落早已给卫生队打过招呼,所以抢救了伤员后,卫生队撤离最为迅速。

雷子枫把带领撤退的任务交给猴子,自己开着坦克,去阻截一方鬼子。

幸亏将坦克的弹药全部带上,坦克虽然被茂密的树林阻住了前进的方向,却也算是挡住了一侧的鬼子。坦克和鬼子的部队僵持着,也给部队的撤离营造了一些机会。

程落和谭乐怡护送卫生队先撤离到了安全的地方。毕竟司徒睿斓没有作战的经验,在撤退的途中被冲散,程落将护送卫生队继续撤离的任务,交给谭乐怡和上官于飞。独自跑去寻找司徒睿斓。

程落几乎是一路找回了原地,才找到了摔在尸体堆里的司徒睿斓。摔倒时磕到了额头,司徒睿斓已经晕了过去。程落费了些劲才将她叫醒。她们此时,已经是在鬼子的后方。

猴子带领着队伍边打边撤,鬼子也毫不放松的紧追不舍。

程落捡了几杆枪,也顺道给了司徒睿斓两杆。接过枪,司徒睿斓有些颤抖,一个原因是害怕,然而另一个原因却压制了这种情绪——激动。

虽然枪法很不准,却还是很聪明。司徒睿斓跟着程落,以小游击的形式游荡在鬼子的后方。也是因为前面的枪声太过于震耳,程落她们渺小的枪声并没有引起到鬼子的注意。

小心绕到敌人右翼,想要找机会和猴子他们会合。然而程落却没有看到阿福的踪迹,心里“咯噔”一紧,转身给司徒睿斓说了自己的计划,便想要撤回去找人。

司徒睿斓听了程落的话,心里直犯嘀咕,有些六神无主:“我跟你一起去吧,我退不回去的。”

程落叹了一声,无奈地点点头。带上司徒睿斓一起撤了回去。

雷子枫的坦克依旧停在原地,而那一侧的鬼子也没有过于激烈的动静。其实雷子枫心里也发毛,他只是一个人,如果鬼子从后面偷袭,那么他就彻底玩儿完了。然而坦克外,靴子和铁皮接触的声音确实吓了雷子枫一跳,雷子枫迅速开动了坦克,履带转动。

脚下的履带突然动起来,程落几乎被扯下坦克。千钧一发之际抬手掀开了顶盖,扣住了入口处:“雷子枫,是我!程落!”

听到了声音,雷子枫赶忙停住坦克:“喂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儿。”程落站稳身子,有些后怕地吐了口气,“我哥他们已经退出好远,你可以撤了。小心点儿,鬼子已经派人潜过来了!”

“好,进来吧!”雷子枫喊道。

程落跳下坦克:“我还有事,你先撤!”

没有理会雷子枫的“咆哮”,程落先跑向了司徒睿斓。本想让司徒睿斓跟着雷子枫先回去,然雷子枫许是估计程落跑远了,便先撤走。

程落郁闷地看着开走的坦克,真是把雷子枫咒骂了千遍。

两人将所有的尸体都查过一遍,每每翻过一具尸体,程落的心就猛地颤一下。她不希望是,却又着急地想要找到阿福。

查过一遍尸体,根本没有时间去悼念死去的战友,大部队的鬼子即将靠近,程落不得不拉着司徒睿斓先躲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