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软骨头儿

软骨头儿

事情的发展好像异常的不尽人意。雷子枫和猴子站在一处,看着大院儿石桌上坐着的程落,而程落专注的看着一个刚刚报名参加八路不久的战士。

“猴子,你这妹子咋回事儿啊?”雷子枫很上火,满肚子气儿没处撒,“哪有她这样的见一个爱一个。”

猴子也很疑惑。其实说实话吧,他和雷子枫想的估计也没差多少,只是听着雷子枫这么说程落,猴子还是有点不太开心:“雷、雷爷,这不、不能这么说落落……”

雷子枫瞅了猴子一眼,打断道:“还不能说?她这样子那阿福咋办?”

“这不他、他们俩的事儿嘛。皇、皇帝不急太、太监急。”猴子只是想说句实话,却没反应过来他的话里面儿暗指的内容。

“什么?”雷子枫抬脚就往猴子屁股上招呼。被提到的猴子赶忙捂着屁股闪到一边,一脸委屈的表情,怯怯地看看雷子枫:他可没说雷爷是太监……

程落抬手撑着脑袋,有些无聊。

“哎,我说程落,你要无聊你就别盯着我了。我不都保证过了嘛,你就放心吧。”贺朗试探地跟程落说。满脸堆笑的样子,让程落真想抬起拳头砸过去。

“你再啰嗦我就把你舌头剁了,以绝后患!”程落抬起食指指着贺朗,咬牙切齿地说。

贺朗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说话。这会儿装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似的,乖乖站在一边。只是偶尔斜眼瞅瞅程落,脑子里虽然还盘算着逃跑,但是心底早已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贺朗可是还清楚的记得:

接了山本宇给他的任务,夜里摸进团城,等到第二天早晨才报名进了八路。为了赶快和周边儿的人打好关系,贺朗便用上山本宇交个他的方法:利用团城现在传得沸沸扬扬的,程落杀了大汉奸苏慕天的事情,来跟大家套近乎。

挑起了话题,大家都聊得兴致勃勃,贺朗寻找时机,开口说道:“哎,我不是从官县那边儿来的嘛,我听见那些个伪军在议论,听说这大汉奸苏慕天的儿子,就在咱飞狐岭。”

贺朗说这句话的时候,很有那种奸诈狡猾的狐狸的气质,一双眼珠子细致地观察着所有人震撼的表情,把话停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,等着有人迫不及待地问,他才好继续讲下面的话。否则渲染不了气氛,提不起大家的兴趣,大家左耳朵进右耳多出,怕是这事儿就不方便传出去了。

大家开始窃窃私语,讨论起来。贺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“战果”。

“哎,是谁啊,你倒是快说啊。”有人开始问起来。

贺朗刚刚打算开口,余光瞟到又有人想要加入他们来听故事,贺朗便想着再等等,人多才能口杂嘛。

然而贺朗没有料到,挤进来的那个女孩子要吃人一般地瞪着他:“官县来的?走狗?”

贺朗的脸色有些铁青,周围的人看他的神色顿时就有些变了。赶紧解释道:“喂喂喂,我说你一女孩子家,怎么那么没口德?官……官……官县来的怎么了,凭什么就说我是走狗?”

“大家先散了吧,这事儿雷团长会给大家交代的。”

贺朗气恼地瞪着那个女孩,又奇怪地看看就怎么散了的那些八路战士:怪了,这丫头什么来头,这些人居然那么听话。

贺朗抬杠地叫道:“大家不想知道苏慕天那儿子是谁啊?”

然而贺朗完全没有想到女孩儿会有那么大的力气,直接将他拉走。留下刚刚听热闹的人们,面面相觑。

贺朗确实是有些懵,连反抗都忘了,就被女孩儿带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。贺朗觉得这角色似乎反了,按理说应该他把这女孩儿往小巷子里拉才对。贺朗这么想着,就往墙角缩一缩,把自己抱作一团,嘟起嘴巴一脸惊恐之色地看着女孩。

好吧,下一刻贺朗发现自己想太多了。女孩从腰间拔出手枪:“说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哎,这有话好好说,先把枪收起来,一不小心走火就糟了。”贺朗被吓到,一脸孙子相。眼神盯着那枪口,声音都在抖。身子小心地移动着,时刻准备着,一有机会就要跑。

只是不管他怎么动,怎么说话,那枪口都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干扰,紧紧地贴着他的头皮。汗都冒出来了,贺朗就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“你到底想来干什么?”女孩咬牙切齿地再次问道。

一个老乡走进巷子,见到这一幕,哭着喊着转身就跑,一路鸡飞蛋打。女孩听见响动,微微偏头看了一眼。贺朗抓住时机想要夺下女孩儿手里的枪,然而他刚扯住女孩儿的手腕,女孩果断松手,用另一只手接住落下的枪,速度之快还不等贺朗有所反应。

贺朗还楞楞地看着女孩之前拿枪的手,胳膊就被钳制住,被一记过肩摔,翻倒在地。贺朗觉得腰都要散架了,在地上翻滚**,都快哭出来了:“你是谁啊你,我又没招惹了你。”

女孩轻笑着摇摇头,蹲下身来用枪拍了拍贺朗满面灰土的脸:“程落。”

“妈呀。”贺朗顿时坐起身来,拼命往后缩,双手合十像是拜菩萨,“饶命啊,我……我知道错了,你就饶了我吧。我不敢了,真……真的不敢了。”

“……”程落顿时无语,眼里都是轻蔑的神色。

贺朗看着程落把视线移开,爬起来转身就跑。

“啪”一声枪响,贺朗完全能感觉到那子弹根本是擦着脚边过去的,赶紧停下步子,却栽得个狗吃屎。

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,我都交代,我都交代……”贺朗抱头蜷在地上,惊恐地大叫。

贺朗把山本宇讲的故事和给他安排的任务,都告诉程落。巨细靡遗,不敢有丝毫的遗漏,生怕下一颗子弹就送他去见佛祖。

“如果团城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事,我就杀了你!”程落故意装出一副心狠手辣的模样,瞪着贺朗。

贺朗哆嗦了一下,继而暗笑道:切,我把事儿说了就走,你还能跑到官县去把我杀了?

程落看着贺朗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睛,笑道:“我都能跑到上海去杀了苏慕天,官县算什么?呵,你是中国人,怎么就能对鬼子那么死心塌地?”

贺朗被程落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,有些惭愧的低下头。

其实,即使威胁了,程落依然不放心,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。

程落并不在乎谁会误会,反正也没事儿,就死盯着贺朗。三五天下来,贺朗都不敢跟谁说上几句话,本来逃跑的念头,也退却了去。

毕竟,他本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,他的生存态度——只要有命在就行。

只是这样,程落不允许他跟别人说话,他跟程落唠嗑,程落又懒得理他。这实在让贺朗很是憋屈。

贺朗想了想这几天的事情,心里抱怨了不下千遍。

“程落。”听到有人叫程落,贺朗倒是先转头看看。谭乐怡朝他们走过来,拍了拍程落的肩,“过来,我有事问你。”

程落看看谭乐怡,又瞅了一眼偷笑的贺朗:“在这儿站好了,稍息立正一百遍!”又抬手朝贺朗比划了一个朝他开枪的动作。

贺朗气得很,一屁股坐在石凳上:哼,我就坐着了,怎么了?

程落和谭乐怡并没有走远,隔了几丈远,只要贺朗听不到他们说话就行。

谭乐怡奇怪地看了贺朗一眼,又收回视线看着程落:“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儿?”

程落有些闷,怎么是个人都往那儿想啊?她哥问过,雷子枫问过,现在谭乐怡也来问。无奈地瞥了谭乐怡一眼:“别乱想。我只是不想他给团里惹麻烦。”

“惹麻烦?怎么说?”谭乐怡被程落说的云里雾里的。

“他知道阿福的身世。”程落两手一摊,满是无奈。

谭乐怡叹了一声,看着程落摇摇头,恨铁不成钢的语气:“你这是没救了!”

“呃……这是山本宇的计策!”程落急忙解释道,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团里的人知道他是苏奕,会闹出什么事儿来?雷子枫会怎么做?他身为团长,他应该要保阿福,还是要稳定军心?我哥那事儿就闹成那样,这件事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?山本宇就是要把团城搅成一锅粥!”

谭乐怡不说话了,她确实没有想那么多。

程落挑挑眉,看着谭乐怡满脸思考的神情,老实交代:“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,只是这几天一直盯着这家伙,没事儿干就想这个问题。”

“那你不如干脆点解决了他!”虽然谭乐怡认同程落的想法,但是也实在是看不惯程落天天这么盯着贺朗。

程落表现出一脸惊恐的神色:“你怎么比我还狠呢?”

“我……我烦!”谭乐怡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。其实如果贺朗愿意悔过,是应该给他机会的。

程落轻声给谭乐怡解释自己的想法:“贺朗这人就是个软骨头,盯着点儿就好了,他不敢乱说的。”

谭乐怡看程落皱眉,也转过头,顺着程落的视线看过去。就看见猴子在和贺朗说些什么,贺朗有些怕怕地看着她们的方向,又讨好的笑着跟猴子说着什么。

谭乐怡感慨:“好一副软骨头!”话惹笑了程落,谭乐怡瞥了程落一眼,“怎么,现在不去盯着了?”

“软骨头应该不敢说,我过去我哥铁定怀疑。”程落有些无奈,只能赌一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