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最后的战役

最后的战役

鬼子的精锐部队几乎倾巢而出,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,然而援兵未到。独立团出动了全团三分之二的部队,到现在还剩下不到四分之一。整个鬼见愁都弥漫着硝烟和血腥味儿。

枪声依然此起彼伏,如置身于地狱修罗。主战场由山坡转移到了山脚的林子里,四处危机暗伏。一点响动随时可以引起一阵枪战,哪怕是飞禽被闯入的人类惊到,扑起了翅膀,也能把树下的战士或是鬼子吓一跳。这时候,不知道在林子里是谁开了一枪,打伤了群飞的一只禽鸟,便引来了四周的杀机,那只禽鸟落进林子里,还没落地,就被随着那枪声赶来的人射成了马蜂窝。

开枪的人是个看上去有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,大约十五六岁。第一次拿枪上战场,刚才跟着老兵们,也没多少好怕的,还高兴自己打死了几个鬼子。只是退进林子以后,便和大部队走散了,对死亡的恐惧猛然袭来,让他变成了惊弓之鸟。

幸得八路军和鬼子所用的都是三八大盖,枪声不能暴露他的民族立场,危机并没有极快的靠近过来。只是小战士全然没有意识到他的枪声会引出什么样的后果。

终于,原地徘徊的他看到了靠近的七八个鬼子。毕竟年纪还小,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,手足无措。

鬼子们发现了一个离队的八路,快步靠近,上膛声连连不断,然而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。

一个身影从树后横飞出来,手握双枪。趁着身子横飞的劲头,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五六个鬼子。来人是雷子枫,听到枪声,他便先让大部队先行撤离,自己跑过来看看有没有弟兄落下。

等最后两个鬼子反应过来转身想要还击的时候,只见雷子枫借着惯性在地上翻滚两圈,然后半跪在地上稳住身子。在鬼子还没来得及瞄准的时候,雷子枫双手一甩,两把手枪便朝着鬼子的脸旋飞过去。

俩鬼子被突然袭来的手枪一惊,赶紧躲避。半跪在地上的人迅速跃起,助跑几步后,一脚踏在旁边的树干上。借着这股力道跃高,抽出绑在右腿上的鞭子。鞭子一甩,勒住其中一个鬼子的颈部,手再一使力,便操纵着两个鬼子撞在了一起。而被勒住颈部的鬼子,已经在这一阵窒息中死亡。

鞭子抽回来,鬼子的枪口已经瞄准了他。一声抢响过后,倒下的,却是那个鬼子。雷子枫看向抬着枪还瑟瑟发抖的小战士,称赞的一笑。

收起鞭子,弯下腰去缴鬼子的枪支弹药。小战士跑过来,帮着雷子枫一起捡。尔后迅速离开。

退出了鬼见愁,雷子枫看着面色疲惫,满身血污的大伙儿。心里压抑得喘不过气来,转身抬起刚捡到的那挺机枪,怒指青天扣动扳机,愤声大吼。眼眶镀了嗜血的红,神色悲痛。

等吼声耗尽了气力,抬枪的手猛的就落下,恍然往后退了几步。歇了口气才发出命令:“撤出去,等援兵到了,我们再为兄弟报仇雪恨!”

“报仇雪恨!”队伍中谁重复了一句,这四个字便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天地之间。

撤退的途中,遇上了程落他们。没有看到阿福和谭乐怡,程落赶忙询问雷子枫。雷子枫顿时一惊,回想过后,从冲锋开始,他就没有再看见谭乐怡:“阿福他们掩护撤退,谭乐怡……你们先撤,我回去看看。”

程落慌了,介于没多久前他们探到的敌情,程落几乎吼出来:“掩护撤退?鬼子的后续部队就快把鬼见愁包围了!”

雷子枫一听,瞳孔不着痕迹的微缩了一下。程落看到雷子枫手里的轻机枪,伸手想夺过来:“把枪给我,我回去。”

雷子枫的手往后一抽,避过了程落。又指着程落对着身后几个人说了一声:“来人,把她给我绑回去!”

程落不可理喻的看看雷子枫,又警惕地盯着想要过来治住自己的两个战士。步步为营地往后退,试图劝说雷子枫:“雷子枫,你是团长,你必须留下来指挥战斗!我不会排兵布阵,但侦查和逃跑是我的强项……”两个战士已经走到程落面前,她没底能说服雷子枫,却又不想跟自己的战友动手,心急地的大喊一声,“雷子枫!”

“好了!回来吧。”雷子枫不否认程落说的有道理,便撤回了那两个战士,只是他心里乱的很,声音便大了些。把轻机枪扔给程落,又喊人把M1903和轻机枪的弹药集起来,拿给程落,然后给程落交代了些事情,“自己小心点,阿福他们埋伏在……”

看到程落,阿福脸色一变,很是诧异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程落痞痞地抬起轻机枪,再指了指背在背上地包袱:“我是辎重运送员。”

阿福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瞅了程落一眼:“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!”

“好啦,我是来通知你们撤退的,鬼子后援部队赶来,就快包围鬼见愁了!”程落颦眉,绕开阿福走到谭乐怡面前:“你在这儿啊!你就不能跟雷子枫吱一声啊!”

谭乐怡自知理亏,也不反驳,只是偷偷看看郑凡看看,又看看程落:“大部队都撤走了?”

程落点点头:“我们也快撤吧,不然我们就要被包饺子了。”

兵贵神速,鬼子精锐部队的行军速度果然不容小觑。阿福一行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撤退,而且队伍约摸就五六十人。然而撤到鬼见愁入口处时,撤退的路已经被鬼子掐断了。

阿福抬手止住大家的脚步,抿唇会想着鬼见愁的地形,然后招呼着大家,想躲开鬼子的视线。

只是没多久就被鬼子发现了。五六十人的部队,面对着鬼子约摸两百人的部队,九死一生。

趁着战斗打响前的一两分钟,程落将包袱里的弹药分给大家。然后大家分散开来,各自先掩护物。

阿福选的位置并不符合他一个狙击手的专业素质,只是那个位置离程落很近。

程落选了个很容易暴露的地儿,架起了轻机枪,这样可以引来鬼子的注意力,给其他的同志制造还击的机会。然而这一刻,程落却想起在上海发生的那些事:倒塌的小茶馆和剧院里的暗杀。许多情绪复杂涌来,几乎瞬间将她淹没。又看到阿福埋伏在几步之外,再次感受到愧疚,程落却又觉得不可思议,便自嘲的笑笑。

鬼子已经越来越靠近,然而阿福却看见程落恍惚地想要站起身来,也不顾得会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,俯身冲过去将其按住,担心地呵斥道:“你想干什么!”

然话音刚落,便响起了枪声,子弹铺天盖地袭来。阿福将程落掩在身下,紧贴着地面。幸得面前一块不高的石头作为屏障,两人又位处高地,子弹都没有招呼在他们身上。

掩藏在其他位置的人看着心急,终于在枪声稍微稀薄一些后,收到了阿福用手势传达的命令。

那边的枪声引来了鬼子的注意力,阿福将程落放开,看着程落灰头土脸的模样,极是无奈:“……自己小心。”很多话却堵在嘴里,只是说了几个字,便拿起他的M1903,重新找了掩护物投入战斗。

已经第九个人倒下,身中七枪。

鬼子分为两波人一队人主要对付郑凡他们那个方向,枪法较好的一批八路军。而另一队人则以重火力压制着程落的轻机枪。这样,倒是给阿福赢得了空隙。

鬼子已经损耗了一半以上的人,火力早已没有刚才的强劲。程落小心的移动着身子,想要换一个位置。

然而她才跑来没几步,便被一个鬼子发现了。那鬼子刚瞄准想开枪,手里的枪却被一颗子弹击落在地。然后鬼子赶紧躲进人群里,拿出腰间的手榴弹,扯了引线向程落扔去。然而,即使手榴弹出手了,这个鬼子还是没有逃过被一枪毙命的命运。

刚开了枪,却没能阻止那颗手榴弹朝程落飞去。然而最糟糕的是,程落根本混然不知。阿福知道这个枪声震天的时刻,自己喊的再大声,她也不一定听得到,便背起枪迅速冲了过去。

好在距离并不远,千钧一发之际,阿福将程落扑倒在地。程落刚要挣扎,便听到了一声巨响。

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力,尘土漫天。小块的碎石和支离破碎的弹片,在这样的冲击力下,以极快的速度从爆心飞出去。部分残片在伏在地上的人身上擦过,削开衣服和斗篷,在手臂上、背上印下些可怖的擦痕。还有一块弹片划过脸颊,在阿福的侧脸上,扯出一道极长的伤口,从眼角一直蔓延到了颈部。伤口虽然不深,却流血不止。

“阿福……阿福……”程落艰难的转过身,看到禁闭双眼的阿福,一时间手足无措。托住阿福的脸,却摸到了一手的血,“阿福,你醒醒啊……阿福……”

四起的烟尘架起了视线屏障,让鬼子无法发现他们。然而阿福一直没有醒过来,程落颤抖地抬着一根手指,往阿福鼻下探去。不到半寸的距离,却漫长得可怕。手停在半空中,进退不知。

心悬在半空没有着落,程落几乎无法呼吸,微微张开嘴希望缓解这种窒息感,然而下颌也开始微微发颤。声音颤抖:“阿福,你醒过来好不好,你不要吓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