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三团狙击战

新的篇章

新的篇章

战斗胜利,撤回团城。一二九师则任务在身,负责监督剩余的鬼子撤离飞狐岭。

程落和谭乐怡在一二九师还有一些未完成的任务,谭乐怡受伤,所以程落跟着一二九师离开。

“我会在这里等你。”

这是离开的时候,阿福对程落说的话。

雷子枫再一次问上官于飞:“鬼子都滚了,跟我走吧。”

“子枫,我……我是一名党员,而且你……”

雷子枫打断上官于飞:“我不管这些,我答应过老刘一起打鬼子,现在鬼子投降了,我的任务完成了!”

上官于飞没有说话,红红的眼眶泄露了她的犹豫不决,

雷子枫笑呵呵的拉着上官于飞的手:“嫁了汉子跟着走,反正你得跟我走!”

其实雷子枫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和自信,他怕,怕上官于飞的不确定,更怕上官于飞拒绝。

上官于飞看着雷子枫,又赶紧低下头,脸烧得厉害却难得的没有反驳,像是跟猴子拜了师:“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……等我……等我处理完团……团里的事情,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就跟雷爷走!上官嫂、嫂子,有、有啥好害羞、羞的!”猴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蹦跶出来,蹲在石椅上,恰好给上官于飞接上了最后一句话,还连带了一句评价。

上官于飞被突然蹦出来的猴子吓到,又羞又恼地瞪了雷子枫一眼,自己跑开了。雷子枫看着上官于飞的背影,打从心底里笑出来,没有平日里的玩世不恭。然而瞥到了旁边的猴子,又憋住了笑,装得一脸严肃,抬脚就往猴子屁股上招呼:“死猴子!要你多嘴。”

说时迟那时快,猴子双腿一使力,便跳开了。没有被雷子枫踢到,猴子便朝着雷子枫笑啊笑的。

“伤没好两天又开始折腾了?”程悦博见雷子枫和猴子在大院里,就走了出来。

雷子枫犹豫一阵,还是跟程悦博说了要离开的事情,却没料到程悦博并没有阻止。猴子喊着贺朗去备酒,一对忘年之交在团城独立三团团部大院里,大醉一场。

几日后,雷子枫和猴子秘密离开团城,随行的还有司徒睿斓。阿福和上官于飞将雷子枫他们送至城外十里地,便又返回团城。

程悦博带人巡岗,巡到城头时,看到了坐在城头上的阿福。程悦博跟身后的战士打了声招呼,便朝阿福走过去。

“阿福。”

“政委。”阿福从城头上跳下来,走到程悦博边儿上。

程悦博好好的打量了阿福一番,笑问道:“在等落落?”

“我……是的。”对着程悦博,阿福有些尴尬。要程落跟自己走,他并没有考虑到其他。

“好了,芷兰帮落落传了话。”程悦博知道阿福在想什么,便摆了摆手,又拍了拍阿福的肩膀,“小丫头交给你,我放心。有空闲别忘了来看看我们。”

“好的,政委。”

谭乐怡的伤已经全部好了,她和郑凡一行人本是一二九师杜司令手下的人,现在抗战胜利了,杜国华也毫不客气地找程悦博要人。

程悦博再次送人离开团城,让他觉得有些萧瑟。

转眼,离雷子枫离开那日,也已过了半月。上官于飞忙完了手里的事宜,也全部向程悦博汇报过。程悦博忙得有些乱,不仅仅要接手这些人的工作,还要对上对下交代他们离开的问题。自然,实话是不能实说的。

等待的时间太长,磨去了阿福的信心。看到上官于飞出城,便同路随行的离开。

“杜司令,都处理完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程落把所有的档案放到杜国华桌子上,整理档案向来不是她的强项,这些档案真是折磨得她抓狂。

“等等,等等。”杜国华叫停程落,拉着她到另一个营帐,“他们接手青城的时候,发现一些老美的枪械,对老美的枪械你在行,给他们上几堂课!”杜国华本着爱才惜才的精神,就是不想让程落回独立团。毕竟那程悦博也抢了他的爱将很长时间啊。

程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真想拍晕自己。

等她彻底忙完所有事,策马扬鞭赶回团城。在城门口遇到了段小宝,跳下马来跟段小宝打了个招呼。牵着马回了团部,却得知阿福已经离开团城。

程落不可置信的看着告诉她这个消息的贺朗,然后转头往外跑出去,却在拉住缰绳的时候迟疑了。她不知道阿福为什么不等自己,他明明亲口对自己说过的。

部队开拔,在几天以后。独立团撤出飞狐岭,团城交由一二九师暂为接管。小林翔偶尔会哭闹着要找阿福或者猴子,然而被折腾的对象,都是程落。部队开拔这日,小林翔哭闹得尤为厉害,不知缘由的,小家伙就是不愿意离开飞狐岭。七八岁大的小孩子却执着得让人无奈。

然小林翔没有亲人,也不能把他扔在这里。何芷兰给程悦博出了个主意,让程落把林翔送去交给猴子他们。程悦博当然知道何芷兰的用意何在,却是有些不舍。犹豫再三,还是同意了何芷兰的做法。

而反对的人,是程落。程落固执地反驳,谁都可以送林翔过去,但是自己一定不会去。

虽然说得斩钉截铁,最后还是拗不过何芷兰的劝说和心里的向往。程落拜别了她的大伯和兰姨,带着小林翔一起上了狐牙峰。

只是这一路,越往前走,程落心里就越是没底。不知道缘由,心里就是慌张得厉害。

“雷爷,要不要再拉几个人来,重操宝刀啊?”

在半道上,遇上了猴子和雷子枫。程落心里失落得很,却给自己找到了借口。

“消停点儿!”雷子枫拍了猴子一下,转头看到了程落,“哎,你总算来了。”

程落双手一摊:“我只是收到任务,把林翔送过来。这小家伙不想跟大部队走。遇到你们就好了,我完成任务了。”

说完话转身便走,程落甚至没看猴子一眼。毕竟猴子要跟雷子枫一起走的事情,并没有跟程落说过。程落突然间觉得悲凉,她找猴子找了那么多年,而对猴子而言,有没有这个妹妹似乎都无所谓,反正有雷子枫在那儿就行了。

可她却不了解猴子的想法,程家养育落落多年,就像他猴子跟了雷爷那么多年了。猴子不希望让程落在程家和亲生哥哥中间做出抉择,就像猴子也没有想过要在雷爷和亲身妹妹之间做选择一样。相别多年,能够重逢,猴子已经很满足了。

看着程落的背影,猴子自知理亏,并没有阻止。雷子枫看看低着头的猴子,追了几步上去拦住程落:“吃错药了?你哥你都不理。”

“……”程落没有理会雷子枫,大不了就是往旁边走两步,再继续往前走。

“阿福在后山。”知道程落生猴子的气,雷子枫也不提。反正要让程落留下来,估计还得靠阿福。

看着程落离开了,雷子枫逗了逗小林翔,小林翔呵呵地笑起来,张开双臂要雷子枫抱,然而嘴里还提出了另一个要求:“雷爷,我要骑大马!”

“猴子!”雷子枫朝着猴子叫唤一声,等猴子看着他,他又动了动脑袋,示意猴子让林翔折腾。

程落暗骂自己不争气,即使告诫自己千遍不要厚脸皮,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后山。绕过地雷阵,绕上了那个山崖,便看到了雷老夫人的墓碑。

没有人,程落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一口气,抑或是失落。总之,那份情绪很是复杂。

正打算离开,转身便看到几步之外的阿福,他的脸颊上还有淡淡的红痕。那份紧张的情绪再次袭来,程落低下头,绕开阿福快步离开。

阿福本是来后山给雷爷拿东西,既然都来了,便想来拜一拜老夫人。就这样遇见了程落。

程落逃一样的走着,阿福并没有很快拦住。只是大步跟在程落身后。直到离开老夫人的墓足够的远。

“落落。”阿福拉住了程落的胳膊。

“放开我!”程落在挣扎,想要逃开。可是胳膊被拉得很紧,她根本没办法挣开阿福的手。

阿福将奋力挣扎的人圈在怀里:“你都来这里了,还要逃嘛?”

终于,程落放弃了挣扎,埋怨而艰难地开口:“你说过等我的,你说过的!”

缓缓开口,阿福的声音亦是压抑而煎熬:“对不起。我等了好久,等得害怕。”阿福确实怕的,在城楼之上等待的时间,他是多害怕她会反悔。所以他选择了先离开。

感受到阿福的不安,程落所有的怨气竟都不知去向。他的不安,她一直知道的。只是即使如此,程落还是推开阿福,面对面她却又先低下了头。

“我好欺负,所以你和我哥都可以随随便便就扔下我!”说得怒意十足,却没有任何气场,便转变成为了哭腔。

“落落,你的世界很大。”阿福靠近程落,再次将她拥在怀里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而我的世界很小。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你想,就可以找到我。”

程落嘟囔着嘴,不乐意地样子:“那要是我不找你呢?”

“我会一直等下去。”

程落慎怪的往阿福胸口打了一拳:“你就不会去找我吗?死阿福,每次都是我主动,你就觉得我那么厚脸皮吗?哼,反正从一开始你就不待见我!”

“那你还不是总粘上来。”阿福轻笑,看着程落一脸夸张的气愤表情,阿福还真不能觉得程落在生气,便开了句玩笑。

然而这句玩笑,把程落气得吹胡子瞪眼。瞅着阿福,转身就要走。

阿福赶紧拉住程落:“落落,别生气。”

“嗷呜!”程落转头,变身龇牙咧嘴的小野狼,对着阿福吼了一声。

秋叶以落,大雁南迁,中华大地上,书写着新的篇章。